我们都反思一下自己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辽西大面积迫害的反思》(明慧周刊海三二二号)针对二月二十四、二十五日发生在辽宁的邪党恶警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的情况,对辽西大法弟子在一段时间内整体上的漏洞说的比较到位,确实应该引起辽西广大大法弟子的重视。事情发生了,损失惨重,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无论是与事情有关的,还是无关的,都应该向内查找自己的漏洞,都应该在法理上有个提高,这样才能真正达到整体提高。

一.忙于做事,学法不入心

我们回顾了一下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时我们地区的学员或辅导员无论是路上相遇还是坐在一起学法,只要是见面总是在法理上切磋,总是谈到自己还有哪些方面做的不好,大家也都能从其他学员的谈话中得到启示,从而更严格要求自己。

现在我们已经進入正法时期,经过了无数风霜雨雪的洗礼,应该说早已超出了“七·二零”以前的层次,许多实修的同修在切磋中能谈出对法理更高的认识。可是却出现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在大陆这种严酷的环境中,本来学员之间见个面甚至都得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而一些只忙于做事的学员在一起时却很少在法理上切磋,多是在如何做事情方面探讨,或者是谈其他同修的状况,甚至还拉起了家常。

是层次拉开的太大已经没有共同修炼上的语言了吗?我们认为不是。拉开的层次再大,也大不出大家共同学的师父的大法,尤其是向内找的话题,无论是层次多高或多低大家都听得懂,不可能无法沟通。我们觉得根本原因是这些同修都只注重师父叫做的三件事中的一件事或两件事,而忽略了静心学法修自己这最根本的一件事。我们应该珍惜同修见面时间,用来多学法,在法理上切磋,共同在法上提高上来。

客观情况是几年来我们地区邪党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总是连续不断,部份同修为营救被绑架的同修真的是疲于奔命,因为营救是需要進行方方面面的联系的,所以废寝忘食的忙碌,即使能坐下来学法,也难于静下心来。学法不入心,与不学法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可是学法修心,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修炼提高的根本,也是我们能不能以纯净心态去做神圣的事情的根本,也决定着我们最后能否圆满。我们千辛万苦绝不是只为了积一点常人的福份吧!

其它如频繁组织召开交流会,而交流的内容却很少真正深刻的向内查找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往往是不知不觉的在证实自己,或者是絮絮叨叨的讲做事的过程……无端的延长着交流会的时间,有的交流会一开就是六、七个小时。几十人聚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本身就有着安全隐患,同时我们也得考虑提供开会地点的同修及其家人和自己的家人的承受能力。还有的同修在家里坐不住,没有什么必做的事情也是与其他同修频繁联系,到一起即使是在切磋,也不必那么频繁,还是应该多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

我们一定要静心的、入心的学法,在法中真正的提高自己。

二.热心于多方联系,崇拜外地同修

朝阳有几位同修很长时间以来非常关注我们地区,频繁的来召集交流会,有的学员有时一天竟然连续参加三个交流会,从早晨一直到后半夜才回家。交流会上他们反复谈他们如何做的,目地是让我们也像他们那样去做,可是每个地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怎么能用他们的框框来套我们呢?可是交流会后我们总是有人说“朝阳同修修的好,我们不行”这一类的话。实质上这只是少数人的感觉。朝阳同修修的好,但却不是这几个人所说的那个“好”,朝阳和我们地区的绝大多数同修都是一种不张扬的状态,无论社会上发生什么事情都在扎扎实实的做着三件事,三退人数不间断的稳步的增加。

由于我们同修对朝阳几个同修的崇拜,助长了他们的执著心,他们不但频繁召开交流会(当然大部份同修是不会被他们牵动的),大谈他们自己做的如何好,客观上起到了证实他们自己的作用,甚至直接指导我们一些具体的做事方法。已经把自己摆在我们地区的学员之上了,这样反而干扰了一些地方长期以来自然形成的讲真相救度世人的正常程序。有的学员已经提出了不同看法,但他们却不知道真正的反思自己,执著心继续膨胀,还要协调全省行动。

朝阳几个同修误听来路不明的沈阳“同修”的鼓动,极力实施所谓的全省统一的营救行动,却又缺乏谨慎冷静,与我们同修手机通话有达半个小时以上,对一些敏感词语也不加隐讳。结果这一系列不理智的做法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二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包括我们地区在内的辽宁多个市县的一批大法弟子几乎同时被绑架、抄家、关押、罚款及被判刑,有的被致伤致死这样重大的损失。

且不说恶党垂死挣扎的疯狂,我们先说说我们自己:我们也有漏被它钻了空子,这有朝阳那几个同修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部份同修的责任也不小啊!我们不但把他们捧坏了,也迷失了自己,没有走正证实法的这条路。有师在,有法在,修炼没有榜样,怎么能跟着这几个人跑啊!而且这部份同修也不是听不到不同意见,却一定要固执己见。对所谓“协调全省统一行动”这件事情,有头脑冷静的同修始终持不同意见,不想参与,但却因为来了个他非常信任的同修协调这件事而放弃自己的主张,无条件配合了。这其实也是我们许多同修所存在的误区。我们已经不是一次为自己的执著付出太大的代价了!

还有外地一位“修的好”的同修也受到我们部份同修的崇信,来我们地区也受到热情接待,她宣扬的全是她自己:做事不要有怕心,她的资料点就是公开的,连常人都不避。她自己没有怕心是很好,但她是不是应该考虑到其他同修的安全,考虑到自己家人和其他同修家人的感受?也可能她的环境真的已经开创出来了,可是大陆许多地方是不能效仿她的做法的。有的同修向她询问自己的修炼情况,她都能一一说出。有一次她参加了我们一个三十多人的交流会,这个会却变成了“问事会”,她在解答大家提出的一个个问题。不用深说,我们大家都想想:这在法上吗?

在这里还应该提出一个问题:现在有些同修的宿命通等功能出来了,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情况,他们有的就要说说,我们听到了,如果对我们心性的提高有帮助,我们就反思反思自己,提高上来。但是千万不要去迷信他们,遇到什么事情总是问问他们才知道如何做。自己修的如何也总想问问他们,我们自己有什么执著心,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心性多高,功就有多高。修炼的路得自己走出来。据说曾有一个开天目的学员在我们地区学员中说过:我们地区到后期必须得靠外地同修来做协调工作。我们部份人对外地同修的依赖是不是与此有关?

然后就是沈阳陌生的“同修”的一个能说出我们某同修名字的电话就能得到我们部份同修的热情的接待,来了几个沈阳的“同修”亲自导演了所谓全省的营救行动。我们有的同修还带他们参加我们研究证实法项目的交流会,带他们见见这个同修,见见那个同修。之后我们十多名同修遭绑架,资料点被破坏是否与这个情况有关?

我们法轮大法修的是主元神,师父要求我们明明白白的修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主意识一定要清醒,也一定应该能够有辨别真伪的能力。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师父已经给我们开智了。不要向外求,静下心来学法修自己,要靠自己在大法中真正的提高上来。

三.同修之间联系过密切,依赖性强

我们有的同修总是频繁与其他同修联系,有时确实有事,有时并没有什么必做的事情需要联系。常听有的同修说“某某来电话说想我了,让我去一趟”。同修情啊,快放下吧。更有一部份同修做三件事都依赖别人,常在一起做事的某个同修一旦出了问题,自己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去年八月份我们四十多名学员遭绑架,就有一部份人说不知道做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做了,整天人心惶惶。自己的心稳定不下来,却说整个地区的同修都是这种状态,其实只是他们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之中。我们每个学员都应该具有独立做好三件事的能力,同时又能有力的配合正法的总体形势。因为我们将来修成之后都要成为自己世界的主啊!

四.对正念认识不清,忽略常人这层的不安全因素

有的同修认为自己正念强,不用去管常人这一层是否安全,这本身就已经没有正念了。况且我们毕竟是人在修炼,你认为的正念是不是正念?纯不纯?他们常用手机与同修通话,一说就是四、五十分钟,甚至对一些敏感词语毫不隐讳;上网频繁,在网时间长;频繁出现在各种场合;营救同修请两位常人律师跟随;长时间的在某同修家里开交流会;部份大法弟子聚在一起选协调人;同修间交往过密……这是不是他们被迫害的原因?我们认为的正念的内涵应该包括排除常人这一层的不安全因素,避免邪恶钻空子。这方面的教训太多太惨痛了。不能因为环境宽松一些了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五.注重情面,却免不了背后的议论

对个别学员的一些不在法上的做法,许多同修也都能看出来,也能直截了当的当面指出来,但也有的同修却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可又知道他确实不在法上,所以就忍不住在背后谈论。特别是同修遭迫害,有些其他同修背后议论纷纷,同修没出问题前,我们就应该善意的指出同修的执著。况且同修出事了,我们应该给他加正念,而不应该加不好的因素,使同修之间产生间隔,影响整体修炼环境。其实这种做法隐藏着我们许多常人心在内,是应该去掉的。我们真的应该形成一个向内查自己的不足,向外能够直言不讳的指出对方不足的修炼环境。而每个同修也都应该能够客观的不带任何观念的听取并思考同修的不同意见。执著于自己的意见,心已经离开了大法。

我们地区有一大批有幸亲见师父、亲耳聆听师父讲法的弟子。我们已经经受了风风雨雨的考验,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一定要做的更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就谈以上几个方面,目地是引起广大同修的重视,都查找一下自己,更快的使我们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由于层次和其它原因所限,说的不一定准确,也不一定全面,仅供大家思考。愿意听到不同看法。

我们地区同修统一定的每周六晚八点到八点半发正念的时间,已经坚持很长时间了,请大家继续坚持,大家共同加上一念:彻底清除我们地区破坏师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我们坚信:我们大家真的能以力可劈山之势坚持不懈的发出纯正的正念,一定能彻底铲除我们地区的所有的邪恶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