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愧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两年前得法,全身是病的我修炼几个月后,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飞,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带我走進大法的弟子给我请了《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讲法及师父经文等,我如获至宝,高兴万分。两年来,大法弟子把“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及真相光盘等都及时给我送来,对我明白真相、精進实修都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为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救度世人,我也学着老弟子的样子,把这些真相资料送给亲朋好友和有缘人。就这样,两年来,对同修送来的大法资料,我都是高高兴兴的接,看完再愉愉快快的送,其他什么也没想。

直到有一天,经常看真相的一位同事问我:“问你个事,你们的活动经费哪里来的?”我莫名其妙:“什么活动经费?”“就是做这些资料,光盘的钱哪里来的?”……我不知道。”

两年来,每当同修快来送资料的时候,我就急切的盼,来了就快看,看完了,就快速送给世人看。是啊,做这些东西的钱是哪里来的?我怎么就没想过哪?!

上周,同修来送资料时,我问这个问题,同修说:没有任何地方、没有任何人给我们一分钱,这些都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凑的钱。因大法被迫害八年多,大法弟子大多都是受到非法劳教、拘留、抄家、罚款、开除、停发工资等迫害,经济上都比较困难,大家都是省吃俭用,省下钱,送资料点,做资料救人。有的老年弟子省下儿女给的生活费,有的小弟子拿出长辈给的压岁钱、零花钱,有的卖菜的、卖早点的、做小买卖的大法弟子,在街上挨冻受累,风吹日晒挣的钱,舍不得吃好的,舍不得添衣服,攒的都是一元一元、一角一角的钱,一大堆。资料点的同修看了,都哭了……。

我真糊涂,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些?两年来,同修给我请的大法书有一大摞,真相资料已无数,我都没拿过一分钱,我有工资,却让经济上都不富裕的同修担负着资料费。我的病全好了,在大法中受了益,却不知回报,这不是没良心吗?

第二天,我准备了两千元钱,送到同修家,我恭恭敬敬的双手递给他,请他捎到资料点,弥补我对两年来的深深愧疚。我想:资料点的同修,又要上班,又要做资料、买耗材、保养设备,何等辛苦,还担那么大风险。象我这样等着看的,再不及时拿钱,让本来就辛苦的资料点同修再为缺资金发愁,这怎么说的过去?

我把这件事写出来,一是表达一下我的愧疚之情,再是,让有象我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的同修知道一下,免得象我一样,过后如此的惭愧、内疚。

另外,我建议传递资料的同修,对想不到拿资料费的同修,送资料时,及时善意的提醒一下,我觉得这不存在不好意思的问题。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师父的弟子,都是为了证实法,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