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从邪恶场所被迫害回来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最近,有一名我在劳教所认识的老年同修要回来。但听内部人说,她回来后先不准备回家,而是到儿子那去,这让我想起在劳教所时一次听那里的警察说,她去幼儿园接孩子,碰到前段时间回家的一名外地大法弟子也去接孩子,问之答曰,回到家后同修总去找她,她不愿与同修接触,为躲避同修就来姐姐家,每天帮姐姐接孩子。而且,我前几天去外地和同修切磋时,该同修说有三、四名她认识的同修,两年多前从那邪恶场所回来的,到现在还在固守着这种状态。

从这几名同修和我回来后的状态,使我想到是否有一部份同修从那个邪恶的场所回来后,都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不正确的状态,为此想说说我回来后的感受和经历。

我曾被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恢复人身自由。到家三、四天后才得知妈妈已在十个月前去世了。家里人说,妈在临终前说了句“师父,我是您弟子。”就走了,很安详。知道实情后,我把心尽量放平稳,在法中去悟这件事情,可偶尔还是心痛的偷偷流泪,

家里人也开始不支持我学法了,他们认为如果我和妈妈不学法,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去哥哥家,哥哥和侄子们不让说这方面的话题,在自己家,丈夫当时的态度是:从此家里不许出现关于大法的一张纸和半个字,甚至把再学法就离婚的话都说了,他们是被伤害的怕了。

四个姐姐中有两个姐姐是我们同修,家里人不愿意我们接触。嫂子曾对四姐说别再和小妹说这事(指谈法轮功),如果他俩有个差错(离婚)你能担当得起吗?要想让小妹好,就别再跟她说这些事。而那时我也不愿与她们(任何同修)联系与接触。不愿听她们说的那些话,觉的她们所说的与自己悟到的完全是两回事。赶上有事去姐姐家,姐找来同修与我切磋,这时,我只是坐在那听她们说,心里却想,你们说的都是我以前悟到的理,而我现在悟到的理,都是你们还没悟到的。觉的自己经历了这段她们不曾经历的魔难,我现在比她们悟的更深,更透,甚至有时脑袋里还时不时的还蹦出比她们层次高了的想法,就是觉的自己已经跟她们不一样了。

当时抱着这样的想法,还觉的自己是在法中,而没认识到其实在那个邪恶的场所里,本身就是自己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的行为不符合法造成的。在那里由于长时间学不到法,不知不觉中与法对我们的要求有一定的距离,已经悟偏了,虽然嘴上说着不承认旧势力、不承认迫害,可是走的路却是旧势力安排的,在被迫害中魔难中被动承受中修自己。

师父的叮嘱并没忘记,知道旧势力是为我们而存在的,我们才是这场大戏的主角,却没有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在销毁、铲除邪恶的同时建立自己的威德,同时救度着自己的众生)。相反,在那个邪恶的场所,我们却把邪恶看的过于强大,而忘记了师父早已给予我们神的能力。总是用一些人的观念去衡量和思考问题,而不能用神的正念去对待,致使常被旧势力钻空子。是因为我们不正的念符合了它。所以好象自己总是在被迫害的阴影中。

那时在劳教所我还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两年时间如果我在外面讲真相能救多少众生啊,我是信师信法的啊(现在回想,实际那时并没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师父怎么不管我,不帮我出去啊?现在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抓、被迫害、甚至失去生命,师父怎么还不法正人间,咋还不结束啊?回来后通过学法,认识到那时都是用人的想法看问题,也没理解好法对我们的要求是什么。其实从修炼那天起,我们的路就是师父在管着的,正是因为自己那不正的想法,旧势力才把我们抓的紧紧的。那个时候,师父看着我的想法不知有多着急呢。

我们常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那时还以为自己一直是在法中,在守着正念呢,但实际所表现的早已不纯不正了。而且竟然还在心里想;师父咋还不法正人间呢?回来后,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后惊悔自己当初的那种状态。如果迫害现在就结束,那时有多少人还在被谎言的蒙骗中不了解真相;有多少人在被谎言欺骗中无知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做了不好的事情而却没有机会去改过;又有多少大法弟子还没有从人中走出来;更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魔难中还没有修出正念来,而且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红色恐怖下做错了事还想弥补,等等等等。如果当时真的结束,那么这些世人,这些弟子、包括那时的我在内不就都随着旧宇宙而毁掉了吗!想想,那时的状态多危险、多可怕呀!

现在每天都有无数的世人在觉醒;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在升华;每天都有曾经走错路的弟子走回来,当然也有变得不好的。但正因为师父给了我们这个时间,我们才有机会修正这些不正的。那天看到师父的经文《真修》中的一段话,倍感佛恩浩荡;“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从内心感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和佛恩浩荡的力量所在。

这是我后来通过学法才认识到的,而当时我却被在那个邪恶场所中邪悟的歪理带动,那种麻痹、封闭自己的状态多么危险啊!那时不想接触别人,只想静静的呆在家里看书,理理家务,管管孩子、丈夫,很少出屋。偶尔去姐姐家碰到有同修在时,也只是与她们打个招呼,简单的说几句,就找机会走开。姐姐拿来的师父讲法、经文、明慧周刊、周报等等,我只是看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其余的放在一边,一眼都不想看。就这样,将近四个月的时间,我从那个旧势力为让我们脱离法、脱离整体而设立的封闭自我的邪恶场所走出来后,又被自己思想中的歪理禁锢了起来(其实那时刚从那种地方出来,还有很重的怕心,以及对家人的顾虑心),自己把自己无形中与整体隔离开,固守着自己错误的认识在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

零七年八月,我搬到现在的居住地,这离两个姐姐家很近。每周姐姐都拿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给我,师父的新讲法我也能及时看到,又总能接触到同修,慢慢的在同修们那种精進做三件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开始认真学法,每周看明慧周刊。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分钟集体炼功,我把手机定好时间,天天跟着炼,四个全球整点正念我也不落下,而且每次正念结束后我又用五分钟去清理自己和家庭中(家人背后)对正法干扰的因素。一段时间过后,身边的场好起来了,丈夫不再在意我做这些事。我在默默清理他背后因素的同时和他正面去讲,最后他知道我们绝不是“盲信”,大法究竟是什么,迫害法的那些邪恶,天为什么要灭它,他也感受到我们对法的信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有时到整点发正念时他还提醒我,赶上我手里有活放不下时他就接手去干。而且有时我与别人讲真相时他还能插几句,回到哥哥家也不象过去那样了。让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法“修内而安外”。我们身边的环境(空间场)都是因我们的心,我们的念而变化的。

回想当初,如果我一直固守着那错误的歪理,如果没有回到整体这个大环境中来,那会有多可怕呀,我那时的“自闭”不正是旧势力所希望的吗!我们的停滞不前,不正是旧势力一直变换着招数、想方设法要达到的目地吗?太危险了!所以同修们别象我当初那样回不到整体修炼环境而把自己放在一边孤立、封闭、隔离起来,那样的话不是和我们在那儿被迫害一样了吗?旧势力为迫害大法弟子是无孔不入的,明显的迫害我们一下就能分辨出来。而有很多是不容易辨别出来的,甚至是很难察觉的迫害,而且它为了达到毁掉大法弟子为目地的。

为今朝能够得此法,师父从历史的很久远前就为我们安排着这一切,朝朝代代的结缘,历经千万年的等待,就为了今天的这一刻。正法时间是有限的,我们身在其中觉的好象很漫长,等这过程走过之后,我们会看到那真的只是一瞬间。所以在这有限的过程当中,我们千万不能懈怠。

由于过去的不精進,再加上如今的这段经历,在魔窟里面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的宝贵时间,现在我们终于从那个邪恶的地方走出来了。正法还在進行中,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尽快跟上,认真学法,多接触同修,一定要看明慧周刊,回到我们的大环境整体中来。千万别等一切都结束了才惊悔自己的不清醒。精進不起来时问问自己:我们究竟为何而来?

从邪恶魔窟中回来的同修们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多学法,回到整体之中,赶紧修正自己在那邪恶环境造成的错误观念,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去兑现我们的史前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