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我们的真相资料

把“不搞政治”落到实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起初听到常人社会说我们“搞政治”的时候没有向内找,认为社会上的这些人被党文化搞的实在糊涂。但是随着不断的听到或自身也遇到类似的事情,意识到这些都不是偶然的——常人为什么老说我们在搞政治呢?他们当然是被党文化毒害着说出这样不明事理的话,但是里面有没有我们自身的原因呢?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你们执著大法符合人的科学,那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是迷信;你们执著大法能治病,它们就控制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不叫人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甚至你们说大法不参与政治,它们就叫邪恶的人造谣说大法与李洪志有国外政治势力等;你们说大法不收费,它们就说师父敛财。你们无论执著什么,它们就叫邪恶之徒造什么谣。甚至你们担心大法被破坏,他们就制造假经文。”(《走向圆满》)

师父的这段讲法我们都明白,但是有多少时候我们对照着法真正向内找了呢?师父多次从不同角度讲过我们不是搞政治的法,我们又能真正同化多少做到多少呢?常人说我们搞政治的时候,我们可以从多个不同的角度谈我们不是搞政治,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从内心真正理解法和做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往往我们不自觉的就会陷入常人的这层理里面做事甚至遇到问题争论起来,其实还是我们对法的理解不足和不能严格的不折不扣的做到造成的。

我看到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样那样的常人的文章和著作,其中很多都是与讲清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被迫害没有直接关系的政治色彩浓厚的资料,掺杂在我们大法弟子做的真相资料里面,使我们的真相资料不纯净,这难怪常人说我们搞政治了。

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去年一些大法弟子大量印发汪兆钧的信,到现在还有人认为这样做没什么不妥,也有人把它附在我们讲真相的材料后面给一些政府部门的人,认为很多人能由此明白真相;二是现在大陆同修在制作VCD/电脑两用真相光盘时,在里面携带了大量社会人士的一些文章和著作,很多都是常人感兴趣和能自觉传播的,大法弟子却非要拿过来和大法弟子的东西掺在一起,认为那些东西更有说服力。我想,撇开一些表象看实质,或许看到,这对于我们纯净的讲清大法的真相起到的不完全是正面的作用,甚至有负作用,一些人会被另外空间的生命操控着,说我们大法弟子在搞政治。

其实,当我们认为常人的这些文章能够起到更大作用的时候,就是依赖常人了,就是在这一个问题上把他们看的比我们强了,无形之中就把我们自己放在了常人这一层面上了。“你也是气,他也是气,你发气就给人治病了?说不定人家那气把你给治了呢!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制约常人明白真相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讲清真相靠的是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我们纯净的救度众生和为法负责的心态,我们怎么能够依赖于常人呢?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到法学教授的时候把这个问题说的很清楚了,关键是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能不能够时刻用法衡量着、把握着。

文章谈到的问题只是表现出来的表面现象,修还是修我们自己的心,向内找,时时注意到把我们考虑问题和做事情的基点放在救度众生和证实大法上,我们的真相资料会做的更好。

个人的一点想法,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