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广东三水男子劳教所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广东三水劳教所(不包括附近的妇教所、少教所、戒毒二所、法制学校等),又称农场下设四个分所,一、二、三分所各设四个大队,其中三分所面积最大,第四分所最小,设二个大队,还有入所队、出所队,以及总所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管大队”,另外还有劳教所医院的一个中队。

被非法送三水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就分散、隔离在这四个分所的十多个大队和医院的中队内,人数最多集中在“专管大队”(又称五大队),其它大队平时均有关押一个或几个法轮功的任务,人数不固定,随时根据当时情况变换,被各种形式迫害致伤致病致残的法轮功(包括其它劳教人员)即转入劳教所医院的中队。

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

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2006年6月之前设在三分所内,与二大队合并使用一幢三层楼房。“专管大队”成立前,该幢楼属二大队,每层10个监房,“专管大队”成立后,二大队全部压缩在三楼,“专管大队”在一、二楼,用于非法关押、隔离法轮功学员,每间室隔离一个、或两个人、或几个人、或十多个人不等。另外,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专管大队”在二分所的禁闭室旁的一座二层楼房(每层9个监房)设立“攻坚基地”(对外称某某分队),曾经数次进行高压强迫“转化”法轮功(包括把妇教所的女法轮功学员调来混合“攻坚”),所使用手法之卑鄙、凶残、恶毒、下流,震惊中外,经过曝光后,其迫害法轮功的形式更加隐蔽、圆滑。

“专管大队”于2006年6月已搬迁到二分所内,在靠三分所方向挨靠所前马路围墙内一角的一座两层旧楼房。位置偏僻,与同时搬来的入所队、出所队紧邻,所以有时恶警谎称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出、入所队,蒙蔽外界,掩盖迫害。被隔离严管的法轮功学员生活条件恶劣,不易被外界所知,如个别阴毒警察指使“值班”把本来就没有阳台又不通风的后窗口堵塞关闭,有时还不准开前窗。大、小便均要由“外围值班”向干警打报告批准,还规定不准两个法轮功学员或两间室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上厕所和洗漱,这样,一天24小时就在最基本的大小便问题上限制、刁难,有时内急,个别阴毒干警暗示或恐吓“值班”故意拖延不开门,谎称值班干警不在、或厕所有人等等借口,拖延几个小时或一天都去不了,这是专管大队一贯以来侮辱人格、摧残身体、胁迫放弃信仰的手法之一。

利用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除了管教亲自迫害法轮功学员外,利用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三水劳教所一贯以来最常见的手法之一。劳教人员被称“劳教仔”,大部份因吸毒、赌博、盗抢、买六合彩、嫖娼、打架勒索等原因被劳教。一般情况下,每个被视为不“转化”的法轮功均有四名“劳教仔”贴身包夹,二人一班日夜不停,(特殊情况有八个包夹一个),除贴身包夹外,还有外围监控,这些劳教仔在所内称为“值班”,在干警的指使下无条件地完成一切杂务,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层层监视,如里面的“值班”由外面的“值班”监视,外面的“值班”由“班长”或“委员”头衔之类的“劳教仔”负责监视,最后是干警时常巡查监视,如果里面的“值班”疲倦闭上眼打瞌睡,外面的“值班”就要警告或向干警打报告,有时个别恶警故意制造恐怖气氛,突然袭击,抓住某个“值班”闭眼打瞌睡或离开法轮功学员身边的把柄,结果就是整个里面“值班”和“外围值班”均受株连挨骂,被干警叫去训话、写“检查”,轻则警告(恐吓要更加严厉看管法轮功),重则加期或拉去电击,人人都感受到强大压力、恐惧紧张。凡是来到专管大队的“值班”都感受到当时环境的恐怖。来到专管大队首先就是被集中在一起“开会”,由主管干事宣读“纪律”“事项”,如不准和法轮功学员说话等等;传授如何折磨法轮功学员:如不准闭上眼、不准双腿交叉、不准坐床、不准做手势、不准炼功、对法轮功学员一举一动做记录、监视法轮功看录像看书,不准法轮功站起,等等等等。从专管大队解教的“值班”要全面的搜身检查,连内裤也不例外,以防止片言只字泄漏出去。

“值班”从出所队调来,大部份是还有1个月左右到期解教,有时出所队不够人数,即直接从各大队调过去,专管大队的“值班”人数平时至少保持40或50人以上(不包括其它大队的包夹),如果有上头压下的“攻坚”或所谓的“加强教育”任务(实质是精神肉体折磨),算上攻坚基地、禁闭室、医院的达上百人甚至更多,(人数比例是一个法轮功学员配4至6名内外“值班”)。“值班”的成份复杂,有的是“几进宫”,有的“劳教仔”是当地雄霸一方的黑社会头目,或毒枭,或社会上的“烂仔”,有的流氓成性、污言秽语、五毒俱全,有的在社会上欺行霸市、目中无人,有的在看守所就是牢头,打人凶狠、整人阴毒,各式各样,因此劳教所动用这些人做包夹,足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程度是多么的严重,有的“值班”说:“管教叫我杀人都敢,只要不加期早出去就行。”但无论这些人在外面、里面多么骄横霸气,在管教面前大气不敢出,一旦有管教传唤“值班”二字,马上一路小跑到管教面前蹲下听候吩咐,管教叫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很不情愿也不敢违抗,而且平时的“思想表现”写得很合场所口味,均是形式、应付,表里不一,有的刚写完,背地就大骂劳教所。各种人的心性表现在劳教所演得淋漓尽致,有的值班很卖力(怕被加期),有的为了讨好干警,落井下石(打报告出卖同伴),有的为保护自己万无一失,利用在社会上各种卑劣的经验、招数针对法轮功学员,有的手法连管教都想不到。也有的“值班”很同情法轮功学员,力所能及地给予方便。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人手段

被严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人身权利被剥夺到如同死刑犯,不准正常睡觉,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录象,三更半夜找谈话或半夜刚允许睡下就被叫起床“学习”,或长时间强迫蹲着,在关押法轮功弟子的室内乱贴污辱法轮功、侮辱人格的标语,如果撕掉标语,则以“破坏”、“搅事”、“对抗场所”等借口加期或充电禁闭。有的管教品行极坏,平时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想办法整人,不但按照上头所谓的纪律、条款、指示进行迫害,还私自额外地利用在职权力或当班机会最大限度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如在攻坚基地把挂钟拨慢1至2个小时,延迟法轮功学员已经很晚的睡觉的时间;夜间经常以查人数或检查呼吸为名推醒法轮功学员,有时一夜推醒几次;在蚊子成群的夏天不但不给蚊帐,睡觉时还指使值班不准法轮功学员用衣物挡蚊子,平时还把长衣裤收走,只准穿短衣短裤,常见法轮功学员被蚊子咬得全身是伤口。阴毒管教指使值班无论吃饭、睡觉、洗澡、大小便,不得离开法轮功学员半米范围内,不准法轮功学员靠近窗口,不准向外张望等等,所以在专管大队一直以来就经常看到这种场面: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的时候就有里、外两层“值班”把法轮功学员围夹在中间才能去厕所,以防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如果被干警看见不符合规定,就对“值班”施加压力,气氛恐怖、紧张,致使“值班”人人自危、非常恐惧,在这种环境下,“值班”们被迫违心地、机械地做着每日的工作,盼着早日离开这个恐怖的场所。

每一个管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程度不同,有的为了升官、向上爬,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极尽能事,扮演不同角色,有唱红脸的,有扮白脸的,有的管教看上去外表斯斯文文,戴着眼镜,但整起人来比那些凶横恶煞的毫不逊色,下流阴毒;有的管教表面伪善、背后一套,在幕后策划(如整材料加期、禁闭等);有的管教表面不露声色,专门恐吓指使“值班”折磨法轮功;也有的经过接触法轮功学员,或多或少明白真相,不象以前那样,有所收敛;有的管教心中有数,如果没有上头指示迫害,也不想为难法轮功学员,只是上班来下班走;有的分所大队管教有同情心,在生活上给予方便;所以每个法轮功学员被隔离在每个大队或各个监房的被迫害程度不同,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很惨。

很多“值班”经过与法轮功学员的零距离接触后,也明白了真相,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有的表示出去要学法轮功。

在“专管大队”、“攻坚基地”,有些管教与劳教所医院的医生、护士串通,给法轮功学员的饮食下不明药物,这些所谓医护人员还对恶警强行灌食、电击、吊扣、长时间剥夺睡眠、长时间强迫蹲着、蚊虫叮咬等各种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提供人体极限的参考,在“死不了”、“不出人命”的底线下实施最大限度的折磨。

人死如蚁

三水劳教所一直以来有劳教人员被迫害死亡、或终身残废、或精神失常,曾经有管教在禁闭室把劳教仔的阴茎电废、眼睛电瞎、全身电烂的事例,有的大队经常有因承受不了充电禁闭的恐吓、度日艰难,而被迫选择吞刀片、吞火机、跳楼、上吊、剪刀刺腹、撞墙、绝食、暗绝食等等(所方称自伤自残)的事件发生,劳教所医院经常接收的就属此类从禁闭室转来的“病人”和各大队送来的“自杀未遂者”,被害人及家属面对打着政府旗号、穿着警服而整人害命的“人民警察”无可奈何而噤声,偶有投诉、反映实情者终招来报复,导致劳教所内即使有上级检查或问话,也不敢说真话,(常以“伙食差”、“想不开”等无关紧要的词语掩盖实情)。“醒目”、“识做”是“劳教仔”自我保护的“流行语”,一切真相被掩盖,也正因如此,劳教所个别恶警才毫无顾忌地把各种卑劣的整人手段发挥到极点。经常把“劳教仔”或被整对象叫到办公室“谈话”、“了解思想”,一旦不合“口味”,发现“思想苗头”,就会以“消极怠工”、“搅事”,要“加强教育”等等的名义恐吓、整人,如果送入禁闭室,就更加肆无忌惮,出事了由上面摆平,死人了由医院证明因病死亡,死无对证。所以在劳教所各大队的所谓“检讨”“检查”“供词”“证据”“思想表现”“转化书”“教育成果”等等的各种白纸黑字就是这样出笼,明知是假的也只有违心地表面应付,否则就是另一种结果---用管教的话:“叫你吃尽苦头、生不如死”。(所以中国公、检、法系统所谓的“白纸黑字”背后是多么的荒唐与罪恶,多少违心、谎言、多少冤假错案和无数冤魂就是这样产生,恶性循环,因此这种暴力恐怖下的“白纸黑字”作为司法依据或鉴定是不应成立的)。迫害法轮功也是把这种最败坏、最恶毒、最野蛮的传统恶习发挥到极限。

劳教所干警与劳教所医院的医生、护士直接就是夫妻、子女、亲戚、邻居之间的关系。有的医生职业道德败坏,“劳教仔”有病去分所的卫生室看病如果“不醒目”送香烟或饮料等,根本就不管是什么病(有时看也不看),一律是给一小包药片,服药后病症加重,有的医生根本不把“劳教仔”当病人看待,甚至把“劳教病人”当模特练习来提高医术和药物试验,有的分所队医给“劳教仔”注射针水时,直接隔着裤子刺入屁股肌肉注射,“劳教仔”敢怒不敢言,只是过后回来在大家面前大骂这些医生为“兽医”、“不是人”,因此造成很多“劳教仔”即使有病,只要忍得住,也不敢、也不想去看。

三水劳教所自建所以来,导致很多人非正常死亡或致伤病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件经常会被在网上曝光,其它一般劳教人员被迫害死亡,家属弱势无助,只好认命,也不敢追查死因,不了了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成了劳教所死个人等于死个蚂蚁。

欺骗外界

对内整人害命、榨取劳力的同时,三水劳教所欺骗外界、欺上瞒下的表面功夫人人皆知,每逢有上级检查或外界参观时,事先早已通知各大队布置劳教仔打扫卫生、摆花、插彩旗、厨房加菜(有肉类)、转移异见和伤残人员和严密看守法轮功学员(怕法轮功讲真话)、安排“先进工作者”如何应付检查等等。检查团一到,“专管大队”众多的“值班”即大部份被暂时转入室内“休息”,或和所谓已“转化”的一起去教室“听课”“学习”。整个劳教所迎接上级的是一派“整洁”“祥和”、“文明”的气氛,检查一过,紧张恐怖的整人阵势即时恢复,坎坷的日子(有的大队工场内管教拿着电棍,说不定在谁背后电一下,并经常抽查“单工”充电)、糟糕的伙食仍然依旧:常年吃的是清水煮冬瓜、烂豆芽、苦涩萝卜,所谓加菜,也只是在此基础上加进鸡鸭的内脏、躯壳、屁股等无人要的部份,或劣等变臭的猪肉,从来没有什么“炒菜”,长年是“一锅煮”。接见室所挂着一汤几菜的伙食菜谱纯属是对外界的欺骗。

某年有一次外界来参观,劳教所摆出捕鱼加菜姿态,捉上一桶桶活鱼摆样,参观团一走,捕捉的活鱼随即倒回鱼塘。又比如近年为了美化劳教所形象,发给劳教人员所谓的超产奖金,但这只能购买所内昂贵的“加菜”或水果,不能购买其它日用品,包括亲属给的钱也要按百分比加菜。“劳教所,食人命”、“无钱也苦,有钱也难”,这两句话就是多年来劳教仔对所内各种层层扒皮的榨取和物价贵得离谱的真实形容,即使物价贵得离谱,劳教仔还要找关系托老乡才能买到,因为每天在工场劳役长达十多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而且钱票过期自动作废,或者一旦转所转队钱票不能使用,或要很长时间才能转过来,如果到期解教还用不了等于自动送给劳教所。注:三水劳教所各分所每个大队劳教人员大约300至400或500多人,曾有“万人劳教所”之称,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劳教所。

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断曝光劳教所的迫害恶行,近年来三水劳教所恶警有所顾忌,工场内当众电击收敛了一点,在这方面劳教人员很感谢法轮功,常说如果没有法轮功敢于讲真话揭露,他们更惨。

以上仅仅是对广东三水劳教所曝光的一部份,还有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