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认同感

也谈正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谈到正面讲真相,有些同修有顾虑,认为正面讲常人不愿接受。据一直在做正面讲真相的同修们观察,过去常人抵触真相有很多原因,在正法進程的今天,很多人不是不愿接受正面讲真相的内容,而是对基本真相的内容已经大体知道了、道理上也不否认,但感情上还有一个心结,造成障碍。但这种障碍,在很多情况下是不难打开的,因为只需我们自己调整一下自己,做的更纯更善。

一般来说,人都重情,容易被感情左右,因此在人与人之间交流时,心理上和感情上的认同感就很重要。

记的师父在法会上讲法时,为了我们更容易理解和接受,常常用“我们”“我们大法弟子”(正式发表的讲法中用的是“大家”、“大法弟子”等等),借常人话说就是听起来很亲切,一家人的感觉。修炼中我们都能认识到,看似普通的称呼里,充满了师父对弟子的一片苦心、体谅与慈悲——我们毕竟还在修炼的过程当中,还有情在,特别是当被指出问题和纠正思路时,难免有人情的反应。师父的慈悲与体谅,抑制和化解了我们人情的阻挡,使我们能更顺畅的接受师父的纠正与指导。

那么我们在为人讲真相时,其实也面临认同感的问题。如果善用认同感,很多人感情上最后那点抵触就会失去作用,从而真正得救,我们也达到了更高效救人的目地。

谈到这个话题时,有位同修举了自己讲真相的例子。他跟一位也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同学讲真相,同学有节制的反驳,也就是在接受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在抵触。经过几个回合后,同修发现,自己在谈论问题时一直在说“中国”如何如何,自己觉的很客观,而同学在反驳中却一直在说“咱们国家”如何如何。同修意识到其中的感情取舍问题,改变了用词,再继续谈,效果就不一样了。这是善用“咱们中国人”、“咱们国家”、“咱们留学生”这个共同点,所达到的正面效果。

我们很多人也都有过同类经历。九九年“七二零”,当邪恶拼命造谣,企图把大法弟子从千家万户中人为的割裂出来、抹黑成社会的可怕异类时,很多常人受到了影响,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庭都被邪恶谎言起到了离间作用。有同修的家人也在其中,开口闭口“你们”、“你们法轮功”如何,话语中,好像因为大魔头决定迫害法轮功,这位学法轮功的同修一夜之间就从亲爱的家人变成了“危险份子”、“阶级敌人”。在当时邪恶压顶的情况下,同修没想出更好的措辞,只是指出:为什么开口闭口老是“你们”、“你们”的?我不还是我吗?谁跟谁是一家呢?我只是修炼大法后身体更好了,心性提高了,你们以前也觉的欣慰,怎么现在突然把我当外人、当敌人了?共产党说法轮功六亲不认,到底是谁六亲不认呢?家人顿时语塞,想起了彼此的共同点,善念出来了,不再不容这位同修开口了。这是“一家人”的感情所起的正面作用。

本来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社会一员、家庭一员,在常人层面,我们跟周围人的关系本来就是“咱们家”、“咱们学校”、“咱们单位”、“咱们知识份子”、“咱们老百姓”、“咱们中国人”、“咱们村”、“咱们国家”、“咱们老年人”的关系。相反,现在的中国人,有几个还从心底里认为自己和共产党是“咱们共产党”的关系呢?因此,讲真相中,其实我们是占有感情和亲疏上的优势的。如果我们在正面讲真相的文章和各类材料中,更体谅一词一语一称呼对常人读者的感情所起的微妙作用,那么很多人就会更容易对我们提供的事实和评述产生共鸣与认同。同样的“四二五”上访,如果是“你们法轮功”干的,对“我们中国”如何如何,常人的理性就会被抑制,魔性就会占上风,从而耽误他得救;如果是“咱们老百姓”、“咱们中国人”需要个有人听自己说话和申诉的地方,和平申诉对咱们大家的精神健康和社会安定都有好处,听者的理解和善念的感触往往会油然而生。

相反,如果无意中让人感到我们态度居高临下,说话撇清关系:我们大法弟子,你们民众、你们世人、你们常人、你们大陆人,你们不懂、我比你懂的多,……,这等于自己把自己隔绝出来了,有切断交流双方(比如作者和读者、制片和观众、说者和听者)的感情和共同维系的作用,由此而产生的感情隔阂,常常对救人效果起到明显的阻隔作用。

当然,从根本上说,并非只是表面称呼上的问题,我们不是为了发表自己的观点而讲,也不是以证实自我为目地;实质上是对世人有多大慈悲心的问题,以及让自己有足够的容量,记住自己是为世人能理解和接受、能得救而讲真相。

一点个人认识。抛砖引玉,希望更好的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