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营救家人同修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和母亲是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份同时得法的。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母亲被邪党恶徒绑架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迫害中,母亲在人心驱使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母亲又重新走回助师正法的路,但是心里一直背包袱。

二零零一年邪党迫害特别嚣张,由于母亲默认了旧势力要加大魔难过关,于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半夜里被恶警绑架。当时恶警也想绑架我,但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呵护。当时恶警怎么问我,我也不回答,就是发正念,他们没有动的了我。

母亲被恶警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后,我立即打电话通知本地的同修帮助发正念解体邪恶。然后我静下心来,每个整点发正念解体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任何生命不允许动大法弟子,求师父加持母亲正念正行。并打出正念让母亲做得更好,不配合邪恶,要堂堂正正闯出魔窟。

母亲在坚信师父、坚定大法的正念和师父的呵护下,以绝食方式五天后被无条件放回。在母亲被非法关押的几天里,我连续做了三个梦,看见母亲做的好,就知道母亲一定会回来。

二零零三年,母亲去市场被“六一零”恶警看见,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当时我正在外地做资料,听到母亲被迫害的消息后,立即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母亲正念,不管母亲有什么漏洞,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每个整点发正念。加持母亲强大正念,放下生死,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

当时听说劳教所天天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我就在思想里打出一念:母亲不存在被“转化”,正念强大抵制迫害,谁也“转化”不了她,谁也不允许动她一根汗毛,谁动谁的罪。让母亲坚定大法做的更好,一切都是师父说的算,大法弟子说的算。

在给母亲发正念期间,不断的有邪恶因素干扰,我都在法上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把它们破除、解体。如正在发正念时,思想里就冒出:“你给你母亲发正念,不给别的同修发,你不是亲情吗?”想让我放弃,当时我抓住这一念,心想我不承认,我和母亲就是这样亲情的关系,这一念立刻被解体掉。但我心里没有母亲的概念,就是同修,不允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

又如,发正念时想到母亲做的不足的地方,这是邪恶因素想让我动心,我当时正念否定,灭掉这一不好的念头。

还有发正念时,邪恶因素有时让我的大脑迷糊,觉的不管用,我又抓住这不好的思想清除它,继续发正念加持同修。

但是当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有些不知如何去做的更好。就在这时,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不要放弃,不要气馁,自己学法时,心里想着让母亲也在学,邪恶不灭正念不止。于是我的正念更强了。

旧势力看到在这方面对我不起作用,就利用家人干扰我,让父亲变得不好,让他有外遇,弟弟妹妹们埋怨我和母亲给家庭带来了不合。当时我心里很不好受,压力很重。但当静下心来学法时,就认清这是旧势力利用亲情干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也阻碍家人被救度。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否定、清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这不是家人想做的,是邪恶利用家人不好的思想干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父亲一定会好起来。

母亲半年后正念回来。我跟母亲交流时得知,母亲在劳教所期间正念正行,所做所为跟我发正念所想的几乎一模一样:在劳教所企图“转化”母亲,母亲放下生死,正念正行解体了邪恶,做的非常好,在十二月份的所谓“攻坚战”期间,劳教所调动外地武警迫害大法弟子,也没有人敢动母亲。

母亲回来后,我们在法上认识,父亲外遇一事也得到了善解。我理解这是大法弟子在法上展现的神通所起的作用。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真心感谢慈悲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无以言表,感谢同修的帮助。我和母亲作为大法弟子一定在最后的证实法路上做的更好,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