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编者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兑现着自己久远前对师父的承诺。这个兑现的过程虽然有时会很艰辛曲折,但这些艰辛和曲折何尝不是承诺的当初自己明明白白看到而甘愿承担的。相信我们资料点的同修们将来回过头来再看这段经历,会有与今天截然不同的轻松感受。同时,在世间,资料点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存在,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工作中默默无闻却不可缺少的存在,资料点的工作状态和资料点同修的修炼状态,不可避免的直接关系到各地区整体讲真相证实法工作。希望此文的发表,有助于资料点同修得到同修们更多的正念支持从而转入更好的状态,有助于资料点更健康的运作,大家一起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接上文)

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写到这儿,对于资料点同修就不会很陌生了。几年来,虽然同修在文章中随时都会看到“资料点”三个字,但同修详细谈资料点的时候很少。一是因为,真正经历过资料点生活的同修并不多;二是资料点的同修却很少来谈自己。一是他们的时间太少,没时间执笔。二是很多有过资料点生活经历的有的不是陷入魔窟至今没出来,就是摔了跟头状态一时的恢复不起来不想回忆过去太多。再有的就是已经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或是本人为了安全无法谈起。

后来我看到很多的交流文章中提到资料的或资料点同修的一些问题,大多是一些不是资料点的同修的文章。所以尽管有些问题的确存在,但是对问题的看法一些方面很不圆容,甚至很偏激。以至于到了后来已经在一些同修中产生隔阂或是抵触的因素,这将直接给我们证实法带来一些额外的干扰。自己的目地就是想和同修能進一步的交流,共同有所提高。

我写的这些都是一些反映资料点好的一方面,当然不好的一方面肯定是有的。网上很多的文章也提到过。就象吉林同修所说的“吃供养”这种事情是否存在,我说肯定存在。但是是否完全就象同修说的那样,我说也不见的完全那样。以我自身来说,自己完全可以找一份工作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我也知道很多的资料点的同修以前他们都是有着丰厚的收入的。有的并不是完全是被迫害的走投无路才来到资料点的,是他们都是在那个时期主动的挑起这个担子来。其中当时我在第一个资料点一起配合的一些同修,有的在当地就是相当富有的老板。他们出来后几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尽管在迫害中后来走了弯路。但在当时那个邪恶的时期,他们的确在证实法中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就是现在很多的同修也无法和他们当时的那个正念相比。他们能舍去自己的美好生活主动的挑起这副救度众生的重担来,和现在还在为自己的安全与自身的利益而不想甚至不敢筹建资料点的同修相差多远。现在有的同修不用说是“吃供养”,你给他钱他都不会到资料点来干的。也许我说的这些话太直白,但是很真实。在我帮着家里的同修创建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中,在和同修交流如何创建家庭资料点的时候,你一提“小型资料点”几个字的时候,他马上就低下了头,头不抬眼不睁的想法回避。有的同修你一提让他考虑考虑,他连忙摆手却步。

自己当初真是转圈找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找不出个人来。你帮着同修建立资料点,你教他技术还得你先主动点,并要帮着他把家务活或是自身的问题解决了,才能安下心来跟你学技术。弄不好人家都不学了,你干着急没辙!

我们这儿真是这样的。不象同修说的不放手,有时候我要听说哪个同修要学技术想建资料点自己就喜笑颜开的:哎呀好!找到一个!心里很高兴。

从吉林同修一文看出,谈到有些协调人不放手。我是这样看的,关键问题不仅是在那个协调人身上,但是也不否定协调人有问题。如果一个地区的证实法的路就让那个协调人给挡住了,我说这个地区的同修还真有问题,这本身就是问题。我说一个正念强大的大法弟子他证实法的路谁也挡不住,邪恶也挡不住。就象一些同修说自己那方面这方面的条件不成熟,不能建立家庭资料点。我认为大都是借口,你真的想干,邪恶都挡不住你,何况这些表面的人的因素。那么反过来问问自己想成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条件具不具备。如果说自己想成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条件具备,而成立家庭资料点的条件不具备,那么是否就是自己想成为大法弟子是在讲条件?自己是在有选择性的给自己安排修炼的路,而不是根据师父的要求来走自己的路。假设师父就度我一个弟子,而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你必须要建立起一个家庭资料点来才会圆满,我会不会去建?但这又不叫修炼了,而是为了一种利益而有所为了。

有的同修说自己不懂电脑或其它技术。而我知道有的同修你让他建立资料点他说不懂电脑,而后来却为了自己的生计买回了电脑。有的同修说这方面的技术不行,那方面的技术不行,自己笨。但是我看到在日常生活中为了自己的生计,谁也不比谁笨,谁也不甘心让别人落下,而在建立资料点方面心甘情愿的让给其他同修。大多同修说自己不懂技术,但是我们在常人中为了生活的需要,只要能赚到利润,再难的技术也要想法学到手。我们可以为了一个常人中的学位累的脑袋蜕成秃头,眼睛成了近视而不达目地决不罢休。而在建立资料点的时候,说放下就放下,不管其他同修或是搞技术的同修从中花费了多少心血。在我们内心深处如果有一架天平,一边放上是自己的个人利益,另一边放上是一个家庭资料点,问问自己天平会向那边倾斜。很多的同修你让他接材料他都说没有时间,而自己的生意要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什么时候有时间。让他成立家庭资料点他说自己经济条件不行,而自己装潢房子上几万的花费。

正法進程已经進入尾声,我们问问自己真的在救度众生上用心了吗?!真的像师父度我们一样耗尽了自己的一切了吗?!

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放下“私我”走出人来

在帮着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中,发现还有另外一种情况被一些同修没察觉到的人心利用。这种情况就是大型资料点的存在。

近期(这是去年大约十月份的事了)特别是各地一些在做资料方面走在前列的同修相继的出事,几乎周边几个地区“火烧连营”。有很多这些被迫害的同修本身就是资料点的同修。其中有些都是与我有所直接联系的或是曾经接触过的。有的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迫害了,甚至是多次遭受过迫害。

虽然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在网上出现大约有四年了吧,但是发现周边地区包括我们本地,真能完全独立运作的小型资料点或是家庭资料点少之又少。记的有一次我去外地,和他们地区的一位协调人谈起小型资料点的方面。这位协调人说,在他们地区仅他知道的家庭资料点就有上百个了,但是真正独立运作的也就是十多个。为什么我们谈起这个问题来,因为这个地区一位流离失所的搞协调的同修刚刚被绑架。和我交流的这位外地同修在我前年正月初二到他那儿取神韵晚会光盘母盘的时候,他正在点上刻盘,从大年三十就开始了,已经刻出几千张盘了,眼前放着两台一拖八的刻录机。这位同修就在前几天(现在说是二零零七年十月份左右)也被绑架了。他也是一位流离失所的资料点的同修。在当地已经建立了上百个家庭资料点了,为什么外面的资料点的同修还忙成这个样子!一个很根本的原因之一是,家里同修或是家庭资料点的同修的严重等靠。本来这位同修说想利用过年的这个机会静心学学法,可是家里的同修都说要忙年了,就顾不得刻盘了。但同修想正月期间又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不忍心白白放弃这个救人的机会,所以该同修就把家里同修闲置的刻录机搬到点上来了。[编注:大陆资料点同修想不到的是,在海外现在也很难找到人手为大陆做光盘了,勉强做了也常常保证不了质量,更保证不了时间。艰难到处都存在,针对大陆这个大法弟子的主体的艰难不会不存在,尽管其中有很多是旧势力的安排,但很多同修还没想要走出来。]

说到年与节就引申一个话题。

我们这些在资料点的同修,根本就没有那个年与节的概念。哪里是年,哪里是节根本就不去想。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怎么区分呀,一忙起来谁管这些。就我自己来说这一晃就是八年,怎么也觉不出来,就象一切都是昨天的事。心里整天就想着证实大法工作的事,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就是一年。很少去想自己,如果不是别人问起来,还真是忘了自己的年龄。可是一想起来自己已经这样大的年龄了,怎么自己都觉的不相信呢,怎么时间过的这么快呢。越在自己精進的时候越觉的时间的流逝飞速,越觉的时间的紧迫。在这个过程中不去注意哪天哪日了,就是注意哪件哪件的工作完成了。自己做出来的工作当成是一种时间的记忆,就象过去的结绳记事一样简单。

很多家里的同修总觉的真相资料跟上了,所以就不再去想资料来源的问题,认为这些事是他们做资料同修的职责,与己无关。而那些家庭资料点的同修一旦遇到了什么问题就停了下来,自己说是调整调整,这一调整就是一个月或两个月。这一调整就把一切问题都调整到在外面搞协调的同修或是大资料点的同修那去了。什么打印机的问题,电脑的问题,真相资料的供应问题都让大资料点的同修或是总协调的同修去调整吧。什么时候调整好了什么时候完事,自己尽管把心“彻底的”放下,总会有人把问题解决的,不用“执著”。但是大资料点的同修或是总协调人他们会去执著的,他们执著的还是不轻的。这么多的事都推到了他们的眼前,可是他们再往哪推啊,不执著都不行的。记的在前年的下半年一位外地的协调人被绑架。其实我所说的协调人、搞技术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听起来好象有不同的分工,很多往往都是协调人、搞技术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于一身。这位协调人在他去外地时被绑架后,他当地资料点的同修在搬家的时候找出了大约三十台打印机发到了我这儿,让我帮着修。因为这位出事的协调人本来也是当地的搞技术的同修,他一出事,在技术这方面就成了短缺。为什么这么多的打印机都压到了他的手里?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帮着家里的同修建的资料点,“当然”一切问题就要找他了。其实这在各个地区都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一切问题总会有个出面的同修来解决的,所以“等”和“靠”是很“实用”的法则。

自从这位同修出事后,就有另一位同修来协调这些事了。由于我的时间也很紧,就不能长期的帮着这个地区来解决这一问题,就自然有当地的同修自己解决了。可是这位协调人后来在我见到他的时候说了一个很令同修深思的问题,虽然听起来很好笑。由于这位同修客观的原因不能解决这些打印机的问题,就直接对家庭资料点的同修说:以后谁的打印机坏了谁自己想办法。这一句话就解决了当地的打印机维修的问题。该同修说自从与同修这样交待后,很明显的打印机坏的少了,用的也仔细了,出了问题各自也不等不靠了,自己求亲告友的找人解决问题。这种前后的截然不同的变化说明了什么问题?还是这个地区还是这些同修,却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结果。这个问题就是“人心的变化”,这个人心就是“出了什么问题大资料点的同修总会来解决的”。

其实这种心足以促成大资料点同修的迫害,当然我们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的。但是我们的这些为私为我的人心非要在同修遭受魔难的时候才能修掉吗?后来的这位协调人也在大约二零零八年四月被邪恶绑架了。

很多的同修在《明慧周刊》的修炼体会中也常常提起这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总要前面的同修倒下了(遭迫害)后面的才能站起来,为什么总是倒下一批才能起来一批?其实这种局面几年来一直是这样上演着。在近来(这里还是指的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明慧报道的在我们周边地区遭绑架的这些同修中,有的就是跌倒后接着爬起来的这种同修。对于他们自身的修炼状态或心理状态是任何一个不在其中的同修永远都无法理解与体悟的。在自己跌倒的时候面对着邪恶,还要想着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还要想着外面同修能否还能及时的接到师父的讲法与经文,是否会因为自己遭受迫害而给当地的证实法的工作带来损失。说这些不是为了好听,而是这些大法弟子真实的心性体现,这本来就是他们早已做到的。否则他们就不会在倒下来的时候立马站起来跟上的。近年来在我接触的周边很多的走在证实法前列的同修,他们或就是资料点的同修、或是搞技术的同修、或是搞协调的同修,看看都是一些老面孔。就是说在很多的地区还是起先的那些最先走出来的那些同修来回上演着。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又跌倒了,然后再爬起来继续挑起那副担子来。真是不容易,这在神的眼里看看都是不容易的事,在神看来都会感动的落泪的。而我们自己的同修为什么到了今天还会如此的麻木呢?

大法弟子证实法难,可是我觉的伟大的师尊更是难上加难。佛恩的浩荡,也许只有真正在正法时期走过来的大法弟子才能有所体悟,但是能体悟的不会是全部。佛的慈悲只有真修的弟子才会体会到。当他真实的强烈的感应到佛的慈悲的时候,其实他也有了慈悲,也有了神的正念。

想想我们觉得难,可是千难万难也没有师父难。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从来没有说我度你们真难啊。可是我们为了世人的得救我们才耗尽了多少,却是看起来如此之难哪!有时候向前一步如此的艰难,真是连皮带肉的舍不得扔下一点点人的利益。什么时候才能从人的索取变为神的付出就好了。一批批走在前列的同修倒下的时候,除了邪恶踏上的那只脚以外,还有众多同修指在他们身上的那只手。众多同修批评他们的一句“干事心”足以抹煞掉他们的一切的成绩。记的有一期周刊的一位同修谈了当地协调人的一些情况。有一天这位同修到一位同修家去恰好碰到那位协调人在那儿帮同修安锅(新唐人)。此同修就上去给了那位协调人一句:你今天学法了吗?!那位协调人笑着说:没有。这位作者同修文中说:说自己不学法他还有脸笑,这不是干事心是什么。在当时我就生了一念,想拿起笔谈谈这一问题,但是没有时间。这是二零零六年的一期周刊谈到的事。我当时的心一下子感应到那位协调同修的苦涩心情,他还能笑出来了不起。可是这位笔者同修也是很“了不起”,看出了这位协调人“干事心”很强。我想这位同修如果真的了不起,他会说:请你把工作放手给我们,你回去学法吧,这样这位协调人肯定会感动的流泪,那就真感动人了,那就不愧对这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大法弟子的称号,神都会佩服你!

可是这样的同修少之又少的,如果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其实是很平常的,不就是做事先考虑别人吗?可好我在七年的时间里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位善心很大的同修,她主动的提出要帮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做一些工作。因为她的主动与善心、无私,自然的就成了一位协调人,可是最后她也被抓進去了。在她出事之前一个劲的念叨同修谁能帮帮她就好了,可是没有一个同修应声。因为她的工作量也是很大,学法跟不上,家境生活状况也不是很好,所以压力很大。后来出了事后应声的同修倒是多了,再不能说的同修也要凑上前来说两句,可是说的尽是这位遭受迫害同修的不足,有的已经咬牙切齿了。这样的事情在几年来我们同修不会感到很陌生的,没想到作为一个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协调人说不定还要经受来自同修间的打击。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当一个技术同修或是协调人在他没遭受迫害之前,越是忙的顾不上学法炼功,越是为同修百依百顺,越是被同修说是心性高,个个同修见你翘大拇指。但是一旦有漏被迫害了,同修反而会这样说了:你看他整天就知道这走那串的瞎蹦跶,工作代替修炼,干事心太强了。个个提起来哧鼻子、翻白眼。这是一种人的狡猾与奸诈,完全是一种党文化的折射。用着你的时候,捧的你老高,不用你的时候,摔的你稀烂。说这些话的同修,其中就包括那些同修在没遭迫害之前牺牲了很多他们自己的修炼时间,而默默帮助过他的同修。当同修遭受迫害了,他又反过来这样说。这是在二零零七年年末大陆一个沿海地区一批同修遭受迫害后,外面同修对他们的态度。这种前后的同修态度变化我是亲眼见过和亲耳听过的。这样的同修不是少数,而是多数。这使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地区总是一盘散沙、迫害不断?反过来想想,整体同修这种心理素质,怎么会凝聚成一个金刚不破的粒子团呢!邪恶怎么能害怕呢!

写出这些真是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不写这些真是实在让人说不过去,觉的对不起遭受迫害的同修与仍在外面坚持的同修。几年了,这种现象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从同修交流心得可以看出一个问题,就是哪个地区出事了,先找那些“领头羊”的问题。翻来覆去的在资料点的同修、搞协调的同修、搞技术的同修身上找毛病。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倾向。我认为这的确反映出一个整体同修的修炼状态,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执著问题,而是一个对修炼的本质上的认识问题。这就象一个修炼人一样,他的本质不动,那么一切表现都是假的。如果一个地区的整体的同修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又怎么能体现出整体配合展现出来的法力呢?这是以每个同修的修炼和心性基础为根本的。心里处处想的是自己,功劳总是自己的,错误总是别人的,这不是成了“伟光正”了吗?!

为什么有的同修从天目看到另外空间一些邪恶往资料点的同修那儿聚集?我也联想到为什么一个资料点的同修会那样快的走到被迫害那一步中去,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太缺少整体同修给予他们的正念加持,否则那些邪恶它们根本就不敢往那资料点同修那儿聚。它们往资料点同修那儿聚,那么我们的整体同修的正念也形成一个焦点也往那聚,那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平时就会从同修的表现中看出很多的问题来,整体出事了是他们资料点同修的问题;资料供应不上还是他们的问题;他们自己出了事更是他们自作自受:那是别人不让他们学法炼功的?那是别人让他们包揽这么多工作的?那是别人让他们这样忙的?同修又会如此说。不是有同修就在交流体会中说过:那不是旧势力叫你忙的顾不得学法顾不得炼功吗?那是师父安排的吗?且不说这种认识对与错。那么反问一下我们自己,当看到他们没时间学法没时间炼功的时候,被工作拖的稳不下心的时候,我们做到了什么,我们又想到了什么?旧势力给他们安排了这些,那么旧势力又给我们安排了哪些?我们又给资料点的同修们安排了哪些?我们能坐视不管袖手旁观,那是被旧势力安排了去安排资料点同修?还有的同修干脆把他们理解成师父讲的那第三种人,就是业力大,吃苦多。我作为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很能切实的感应到来自同修中的这些不正常的心态,太少找到大法弟子就是一个整体的那种感觉。自己也不是在求得他人的理解与支持,本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成就自己的一切,越来越明白自己走的路与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作为一个资料点的同修或是搞协调的同修、搞技术的同修,其他同修对他们“杀伤力”最强的一句话就是“干事心”。“干事心”成了大多数同修抡向这些同修身上的一根打人的棍子。一个棒杀就把这些同修轻易的敲在那儿不动了,或是敲到大多数同修的对立面去。他们,也包括一些小资料点的同修往往被其他一些同修的“干事心”这根棒子敲傻了。你要干工作吧,同修说你“干事心”;你不干吧,同修又说你没责任心。進退两难。其实我说的这个“干事心”并不是师父法中讲的那个干事心,这个“干事心”是一些被动的消极的怕心重的同修用来“保护”自己的借口。他们把同修所做的证实大法工作统统的说成干事心,最好和他一样的状态他就不会说你是干事心了。

有一位也是家庭资料点的同修,他在另一位家庭资料点的同修出事后,就说人家是干事心,光知道干事。可是翻过来看看他,他真的没有“干事心”——他负责的那个片,资料跟不上,周刊两周送一次也行,三周送一次也行,当地的小册子下来了也不知道。他不想干资料工作,他把设备搬回到别的同修家里去,让别的同修干,让一些刚走出来的同修干。他说他干不合适,他太上眼了。要不实在没材料,憋急了就跟帮他建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其他资料点的同修要。他知道没材料跟别人要,可是别人做吧他还说人家“干事心”。结合他的状态就会知道他说的别人的“干事心”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了。难道把一切证实大法的工作以种种的借口推给别人才叫没有干事心吗?

我想起了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说过写实派被印象派挤下去的道理。印象派一句“你画的再准确还能有照象准吗”一句话就把写实派给否定了。那些真正的画家把功夫都用在了手上了,只会做不会说了。而那些不会做的却会说了,把功夫都用在嘴上了。在我们大法弟子的群体中也存在这种现象。

就干事心本身来说,如果没有大多数同修的等靠心,哪来的那些资料点同修的“干事心”。如果家庭资料点真的能遍地开花,独立运作,那些大资料点的同修他们以“干事心”做出的材料送都没人要,这样你看他们再怎样干?总不会没人要他还在一个劲的干吧?我知道现在很多地区的小型资料点的运作还是依附在大资料点上,只不过形式变了变。比如一切的技术方面、耗材方面,等等,还是靠大资料点的同修统一运作。所以在这些地区出现了越是小型资料点多了,大资料点的同修反而越忙了,因为这些小型资料点不能独立运作,大事小事都要拖着大资料点的同修。有很多甚至是摆样子的,一年了干不出一箱复印纸来。不上这个小型资料点还好,上起来了反而材料跟不上了。有的同修是出于一种给自己建立威德的心,认为干了家庭资料点威德大。看到别的同修上他也急着上,但是自己不出资金。上起来后吊儿郎当的干点,根本谈不上什么责任心。搞协调的同修提出来把设备让给其他同修用,他还满腹牢骚,自己不干却要占着设备。

当然不否定有些存在干事心的同修,就象吉林同修提到的一些协调人不放手。但是在我几年接触的一些后来出了事的被同修指出存在干事心的同修,大多都是整体同修的等靠促成了他们的干事心。这种干事心一般就是众多同修在技术上或资料上两方面的等靠促成的。这里具体的谈一谈。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