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半真真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四岁半的大法小弟子真真(在妈妈腹中就已经开始听师父讲法),现在能通读《转法轮》,能背诵师父《洪吟》、《洪吟二》全部诗词,会唱很多大法弟子的歌曲,爱听妈妈讲大法弟子修炼故事,经常跟着父母做“三件事”。

出生

真真出生时,妈妈从腹痛到她出生只用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一出生就睁着两只大眼睛,到处看。接生大夫抱着她大声招呼同事:大家快来看啊,我接生的孩子无数,还从来没见过一出生就这么精神的孩子。

学法

在妈妈腹中就听惯了师父讲法的真真,从出生第一天开始,每天早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师父讲法。开始每天早晨听半小时,两个月后,每天早晨听一小时,听法时,真真聚精会神,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听完法,换上音乐时,真真才开始手舞足蹈,哼哼呀呀的说个不停。

每两周听一遍师父济南讲法的真真,不到三岁开始学习《转法轮》,一年后已能通读,现全家集体学法时,跟大人一样熟练地诵读,每天跟大人一起集体学法。

发正念

在真真一岁多,说话还不太清楚时,大人就教她发正念口诀。有一次,大人发完正念,一睁眼,看见真真在一堆玩具旁边,盘着腿,闭着眼,立着掌,小嘴在念着正法口诀。她睁开眼,嘻嘻的笑着,扑在妈妈怀里。现在一到发正念时间就叫她,她不管干着什么,一叫都高声答应,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快跑过来和大人一起发正念。

敬师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吃饭,真真先双手合十,请师父先吃,一天三顿饭,顿顿不落,年轻的姑姑一遇到爱吃的或肚子饿了时,拿起筷子就夹,这时真真会大声制止:“请师父吃了吗?”这时,姑姑总是不好意思的放下筷子,对真真说:“谢谢你。”

有一次,奶奶带她到舅爷爷家去,亲戚相聚,好不热闹,老少三代围在一起,高高举起酒杯。真真高高举起果汁杯,闭着双眼,小嘴在嘟哝着自语,奶奶明白:那是真真在请师父先喝。

今年过年前,打扫卫生时,真真发现了大法没被迫害前敬师父法像时的莲花灯,结果真真非要设佛堂,点上莲花灯,中间放上师父法像。妈妈洗好水果,真真自己摆好供上,跪在垫子上磕了三个头,然后大人磕,全家都磕完后,真真让大人都出去,关上门。姑姑在门上边的玻璃窗上看到真真一直跪在师父法像前,一直跪到三炷香快燃烧完,才起来。

消业,信师信法

平时奶奶、爷爷、妈妈、姑姑经常给真真讲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过病业关和心性关的故事,加上真真每天听师父讲法,看《转法轮》,法理很明白,过病业关时,都很坦然。有次发高烧,嘴烧起泡,鼻子流血,奶奶边用凉毛巾捂着她前额,边试探着问:“要不……”真真问:“要不什么?”“要不让妈妈去给你买点药?”真真立刻坚定的说:“不,不,不!”

证实法

家里有亲戚或朋友来,奶奶、爷爷、妈妈、姑姑都是讲完真相,再送上小册子。真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三岁多时,一个陌生人敲门找人,奶奶给他指楼门的时候,真真拿着一本真相小册子递上去。奶奶眼快,用手一挡,顺手把她推到屋里来。真真莫名其妙,要哭了,奶奶忙把她抱起来:“你想让他明真相是吗?”真真带着委屈的哭腔:“嗯。”奶奶忙安慰:“好孩子,你是好心,但这不行,咱不了解他,不安全,平常来家的人,是咱了解的,并且通过咱们给他们讲,明白了真相的,才能给。”这些话,真真明白一点,但也不会全懂,但她点着头,像是全明白了一样。

前几天,真真用彩笔画了一幅莲花,上面写上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一天姑姑要外出贴不干胶,真真说“等等”,快速把这幅画拿出来,让姑姑带上贴出去。姑姑用双面胶把画的四边贴好,拿着走了。回来后告诉真真:“你的画贴在了一个学校的门口,”真真高兴地连说:“谢谢,谢谢姑姑!”

家人每次发真相资料前,真真都帮着折叠、装袋,那种严肃、认真的表情和熟练的动作,让大人深感她就是同修,谁也没认为她是个孩子,难怪大人叫她小弟子时,她立刻纠正:“以后不要叫我小弟子,我是大法女弟子。”家人无论谁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时,真真都嘱咐:“要发正念,注意安全。”

一天姑姑下夜班,白天在家,真真说:“姑姑,咱们过家家好吗?”姑姑说:“怎么过?”“你当客人,我当主人,你敲门来家做客,我招待。”姑姑说:“可以啊。”姑姑敲门,真真问:“谁呀?你找谁?”“我找真真。”進门后,真真搬凳子,递水,递水果,坐定后,小主人问:“你入党了吗?”客人答:“入啦。”“入党的时候宣誓了吗?”“宣誓了。”小主人认真严肃的说:“这不行,要退出来。”姑姑大笑,一下子把真真抱起来。

一次,妈妈给真真买了一本画报,一会功夫,妈妈发现崭新的画报被真真用小剪刀剪了一个大洞,妈妈大声指责:“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能糟蹋东西,以后再也不给你买书了。”真真一听说不给买书了,“哇”的一声哭了,妈妈一看真真不但不认错,还哭,边仍然指责着,边一把抓起书,这时,才看清真真手里拿着的,刚刚剪下来的,是邪党的血旗。这回轮到妈妈哭了。

一次,姑姑在沙发上躺着,真真过来问:“怎么啦?”姑姑说:“头疼。”真真说:“又做什么坏事啦?”姑姑说:“好啊,你个小真真,平时姑姑那么疼你,姑姑有病时,你却幸灾乐祸。”真真说:“什么病啊病的,修炼人哪有病!”姑姑心中暗喜——真真如此清晰地明白法理。

妈妈又为一点小事大声指责,真真说:“师父讲法时说‘管孩子也发火’(《转法轮》)。”妈妈无话可说,笑了。

今年过年时,大姨给了真真一张崭新的百元大票,真真转身递给妈妈,妈妈说:“这是大姨给你的,这钱你可以自由支配。”真真瞪着大眼睛看着妈妈,妈妈说:“你最想用这钱干什么呢?”真真不假思索的,认真的说:“我想送资料点,救人。”妈妈让真真亲手把钱交给姑姑,让姑姑捎到资料点去。

一次,奶奶问真真:“你知道师父交办的三件事是什么吗?”“知道。”真真严肃认真的说:“学法炼功修自己,发正念除恶,讲真相救人。”

舅舅爱喝酒,一次去姥姥家,见到喝酒刚回来的舅舅,真真很认真的说:“舅舅,别再喝酒了行吗?你也修炼吧。”

真真的修炼状况,对我们全家人精進也都是个促進,我们把它写出来,为的是提醒同修一定带好身边的小弟子,生在我们家的孩子,都不是一般的生命,都是来得法的,我们一定带好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