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法轮功学员纪念四•二五(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丹麦法轮功学员来到中使馆前,纪念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九周年。


丹麦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集会,纪念四•二五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是一个永远载入中国史册的重要日子。九年前的今天,在经历了中共利用科痞何祚庥和其他别有用心的人进行各种栽赃、诬蔑法轮功,直到发生了在天津无理抓捕四十几位学员的恶性事件以后,法轮功学员自动聚集到北京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局,向中共当局和平上访,希望当局放人,并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和出版大法书籍的权利。在当时政府总理的亲自接见下,事情得到初步解决,上万法轮功学员平静的散去,地上连一片纸屑都不见。

面对中共这样一个残暴的政府,法轮功学员正气坦荡而平和安宁,为争取一个修炼人最起码的修炼环境,理性的与世界上最邪恶的暴政讨公道。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勇的精神风貌感动了国人,获得了举世的赞赏。

但是,就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后,七月二十日,妒忌心极强的中共头子江泽民,以四•二五上访作为借口,对法轮功发动了历史上最邪恶的残酷迫害。到今天为止,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三千多人,实际的数字更是几倍于此。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竟然做出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暴利这样天理难容的罪行。现在中共趁奥运之际,又借机加大对法轮功迫害的力度,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

据国内消息,中共为了掩盖它们抓人的罪行,现在许多法轮功学员不是在家时被捕,而经常是在出外时或在去工作的路上被抓,这样可以避免邻居的注意和舆论的压力,法轮功学员经常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就这样被匿名绑架了。

丹麦学员在四•二五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里,在哥本哈根中使馆前,再次呼吁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年届八十的鲍尔•安得森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丹麦人,他的修炼就起始于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份,随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逐步升级,老人的修炼岁月一直伴随着呼吁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而度过。鲍尔为了呼吁制止迫害,每天都到中使馆前来抗议,一年四季,风雨无阻的至今已经有六个年头了。他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就不会停止一天在中使馆前的和平抗议。

来自大连的宋先生,回忆起了九年前那个难忘的大上访的日子。他说,听说天津抓了人,大连的同修们许多人当即买了机票上北京。我因为不巧身份证没有办好,没有办法买机票,只好坐火车进京。到了北京已经是第二天,二十六日了。那时府右街信访局上访的学员已经散去,看到当时的北京,到处警察密布,大家都已经感觉到风雨欲来之前的紧张气氛。在那样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同修之间也产生过许多不同意见的讨论,一些人因为放不下的人心而放弃了修炼,但更多的学员在这关键时刻选择了大法,坚定的走了过来。修炼是严肃的,回顾走过来的每一步,都在考验着我们对大法的正信。

来自上海的鲍女士回忆四•二五那一天:当时因为上海离北京地理位置比较远,我们只是去了几位学员作为代表,但是在家的同修随时都准备去北京。直到听到了事情已经初步解决了,我们才放下心来。从北京回来的同修告诉我们,那天在中南海附近的上万大法修炼者的高尚品德,对在场的警察震动很大。我们的学员不仅把同修们的垃圾集中收干净,连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都捡干净。最后警察都不好意思乱扔烟头了。没想到几个月后,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建立了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并叫嚣在三个月里消灭法轮功。我仅仅因为不愿意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在工作单位里被警察抓走并非法判刑三年半,在监狱里受尽精神和肉体的摧残。

当时已在海外的吴女士回忆到:那时看到国内参加四•二五大上访的许多同修们写的交流文章,介绍那一天的情况,情节非常详细生动。我清楚的记得有一篇文章写道,警察告诉我们,不能站在路的这边,大家就非常服从命令的跟着警察走向另一边。这时看到迎面由另一个警察带着另一队法轮功学员,整齐的排着队过来。两支队伍就这样汇合了。后来当看到中共栽赃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一说时,才突然明白,其实是警察有意把学员的队伍形成包围之势,以便为以后栽赃,为镇压制造借口而精心策划的。

江××当年冒天下之大不韪,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一意孤行的开动了镇压法轮功的机器。可是它万万没有料想到的是,法轮功学员就在这样的苦难中,坚持着对“真、善、忍”的信仰,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从而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认同和赞扬。现在法轮功学员遍布全球八十多个国家,受到各国政府、人民的欢迎。而中共这个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的西来幽灵,却将在自己发动的这场罪恶镇压中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