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对强盗说谢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那是去年的事了,现在想来,仍然不寒而栗。2007年10月中旬,我到重庆办完事情已是傍晚时分。到红旗河沟去找一个在汽车修理厂打工的同学,不想这个同学不在。回来的路上,四个年轻小伙迎面走来,我当时就感到来者不善。我看了看四周无人,心里突突乱跳,但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一个留长发的小伙子一把拉住我,说请我喝酒。我说“我不会喝酒”。其他几个人把我包围起来,说“不喝酒就吃饭,一起去。”我说我吃过饭了。其中一个高个子一下子拉下脸:“你龟儿敬酒不吃吃罚酒,把钱拿出来,老子要喝酒。”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背后的一个小伙一下子抽出一把西瓜刀,抵在我的背上,厉声说:“给老子搜。”其他3人一拥而上,把我的衣服、裤子所有口袋都掏出来了,一共有1300多元钱。见再没有其他可捞的,四个人扬长而去。我呆在原地,几乎停止了思维。突然,我想起一分钱都没有了,该怎么办,难道要露宿街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对他们喊道:“我一分钱没有了,今晚要住宿、明天要坐车,你们总得给我留点路费吧?”高个子愣了一下,四个人面面相觑,高个子扔给我一张钱说:“50块!”我没有捡,仍然盯着他们。我在盘算,只有50元钱怎么办。见我没有动,高个子想了想,又拿出50元给我。我拾起地上的钱,禁不住有点感激,说了声“谢谢”,赶紧调头走了。

回到家里后,好几天才平静下来。细细想来,怎么当时对这帮劫匪说“谢谢”了,好愚蠢啊!那是我的钱啊,他们威胁我把我的钱硬抢了,我要回一点路费,居然还感谢他们,真可笑啊!我不断地嘲笑自己。

跟一个最好的朋友谈起这事,他说:“是可笑,真是可笑,其实可笑的岂止你一人,无数中国人都象你一样可笑。”我大惑不解。朋友说:你看靠掠夺、抢劫起家的共产党窃取了中国政权,然后搞土改抢劫农民的土地、搞工商改造抢劫资本家,将中国人民的所有财富抢走据为一党私有,还毁坏中华传统文化,对人民进行长期洗脑,逼迫人民心甘情愿做它们奴役的工具,并且还要天天唱着赞歌歌颂它们。本来是人民自己的财富,被邪党抢劫去了,人民要回一点,就对邪党感恩戴德。你比如说人民遭了灾,国家拨款救灾,那是人民纳税的钱,得到这个为数少得可怜的钱,大小媒体都报道党如何英明、如何救灾,人民怎样感激党的领导。同样,人民的自由、生存等应有的权利被邪党剥夺了,然后邪党为了遮掩国际社会的耳目,还给你一点点,就表示了邪党如何开明。你看那些所谓的“政治犯”,被完全冤枉地判了8年、10年刑,然后提前一、两年释放,有的媒体甚至说邪党释放了善意。你说荒唐不荒唐,这些人和你是不是一样啊?

后来,我无意中看到《法制文摘》上刊登了一则新闻,说的是湘西农民王随,两年多拐骗妇女百余名,号称“拐王”,其法宝是先恐吓,再施小恩小惠,让每个妇女都心甘情愿的跟他走。在西安到南宁的火车上,王随看到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看起来是独自出行,于是他走过去一拍那姑娘的肩:“让开点,老子也坐坐。”姑娘不情愿地往边一靠,王随一屁股紧挨着姑娘坐下来。姑娘没法坐了,只好站起来。见王随凶巴巴的样子,姑娘好象很怕他。火车上很拥挤,王随便紧贴姑娘,并乘机摸姑娘的腰,姑娘受惊后退,无助的眼里充满惊恐。但周围的人没有谁理她。王随又去摸女孩的胸部。姑娘又气又羞的拍开王随的手。王随知趣的退回手。过了一会,王随拿出一把水果刀,往姑娘面前晃了晃。姑娘害怕极了。他站起来对姑娘说:“你坐吧,看把你累的。”姑娘又是一惊,继而感激的望了他一眼便坐了下来。过了几分钟,王随蹲下,双手交叉放在姑娘膝上,把头伏在手上,姑娘敢怒不敢言。车上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恋人。过了一会,王随去买了两个玻璃罐头,打开后递给姑娘。姑娘由于先前被惊吓,迟疑但还是顺从的接了过去。接下来,王随又给姑娘买了零食、矿泉水,两人一起享用。到了株洲站,两人双双下了车。最后姑娘“心甘情愿”的被王随劫持卖给了其他人。

看了这篇新闻,感慨良多。其实,共产邪党劫取政权后,对全国人民不都是用的王随的招数吗?中共邪党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把全体人民和整个社会劫持到中国特色的暴政中来,让人民心中充满了恐惧。搞了个改革开放,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一些改善,人们就对邪党感恩戴德,在邪党的洗脑下,对邪党高唱赞歌。后来,在人民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的强大压力下,邪党逼迫给人们一点好处,人们就感到“邪党在为人民着想,邪党在改良、在进步”。殊不知,那是邪党根本上为了维持独裁统治做出的让步。邪党给人民一点小恩小惠,人民便心甘情愿的被中共劫持,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共产邪灵。

我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才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真正明白了为什么要远离邪党,退党、退团、退队(三退)觉醒。

其实,那位姑娘只要认真思考一下,就能清醒过来。一个流氓恶棍给你一点好处,就把你收买了?就忘记了这是个不择手段的流氓?不想想他将把你带往何处?中国人中有多少人像这位姑娘啊?可能那位姑娘也知道王随不怀好意,但恐惧王随的淫威,不敢作声。要是她能大声说“不”,一定可以引来全车厢的人注意,流氓便不敢胡作非为。全国人民中,有的人知道邪党专制腐败,却不敢发出声音,或者为维持既得利益随波逐流,甚至助纣为虐。如果大多数人都能对邪党大声说“不”,一定会引来全世界的关注,邪党便不敢恣意妄为。如果更多的人都能通读《九评共产党》,看清共产邪党的本来面目,清除邪党的毒素,并广泛传播,让无数人三退觉醒,邪党就没有立锥之地,就会顷刻解体。

“拐王”王随最后受到法律的严惩,印证了自古以来恶有恶报的天理。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民的中共邪灵,一次又一次露出了它嗜血恶魔的本来面目,从“六四”大屠杀,到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善良民众、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其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必定遭到天谴。天灭中共的历史洪流正在轰轰烈烈的展开,已经有3500多万义士退出邪党各级组织,所有的中国人都应当清醒起来,不要再受邪灵的欺骗与利诱,顺应历史潮流,彻底抛弃残害人类的共产邪党、共产专制,走民主、自由的新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