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保护我多次化险为夷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我从一九九七年得法以来,在师尊的保护下,多次遇到危险都化险为夷。第一次是一九九八年春天,我骑着自行车带着一袋子药在路上往前骑,那地方很宽,后面开过来一辆农用车,在车棚上横放着一张板,板头将我后脑勺重重的撞了一下,当时我觉的眼前一黑,就从自行车上掉下来,农用车跑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能爬起来,还能走。

当时因为我几乎没有学过法,没有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又是打吊针,又是吃中药,睡下三天没有翻过身,左腿肿的很厉害,第三天的傍晚,我梦见师父给我的左腿里灌了三股白气,当时我就能翻过身,在翻身的过程中,我马上说:谢谢老师。可是因为悟性没有跟上,继续打吊针和吃中药,随着时间,腿肿消失了,但一直不能康复,瘸着腿,持续了一年半。后来我又碰见了一位同修,我说了经过,那位同修说怪不得,你怎么看的书,师父书上怎么写的?你还求师父给你慢慢消业,赶快再去求师父吧!就这样到了晚上睡觉前,我洗完手,把《转法轮》翻开,对着师父的像磕了三个头,又求师父,因为我没看过书,啥都不知道,现在师父您看着办吧!应该我承受的难,就请师父加上我承受吧!就这三个头的工夫,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的腿就回复到原来的样子,好好的一点都不瘸了。

第二次,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上午十时左右,我过马路,一辆小车从我身边驰过,碰到左胸处,把我拉到十多米处才停下,裤子都拉破了。当时我躺了一会起来后,对司机说:你走吧!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可把司机吓坏了。马路上已经围满了人,没办法,我就把司机叫到我们家,我又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不要害怕,不会有事的,那是我的业力,我就把司机打发走了。这也是个好司机,下午又买了点东西来看我,我给人家买东西的钱,人家硬是不要。送走了司机,三天彻底好了,司机又来了好几次电话问我,我说我已经好了,谢谢你,师父又救了我一次命。

不久前,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十三时左右,我发完资料,准备上市场买东西,顺便就坐了一辆拉人的三轮车,刚到市场门口,车停稳后,我从左边下车,我刚下来一条左腿,右腿还在车上面,从后面就急驰过来一辆送货的三轮摩托车,上面装着送的货,由于车的速度太快,到我跟前已经来不及刹车了,刚把车头一拐,车身就把我的后肋处狠狠的撞了一下,撞出去好几米远,头先着了地(是水泥地)。当时我就晕过去了,头上的血就往出冒,流了不少血,肋骨可能撞断了两根,因为一弯腰有两处骨头从里往出扎,觉的刺痛,比右面高出许多。

当时我耳边响起师父的讲法:“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想到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难都能过的去,不管怎样一定能好。同修把我扶起来,我眼前冒着金星。等缓过神来,我就马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应该当时请师父救我,因为我想平时我做的不好,一有事就叫师父,觉的过意不去。

因为市场门前人山人海的,挤满了人,人们叫嚷着叫赶快打120,开车的小伙子说:他没有钱,单位离这还要二十几里路呢,我说:“我好着呢,我哪儿也不去,我想我只要缓一会,我自己叫一辆出租车,我就回家了。”公安局的巡逻车过来了,把我送到医院后,公安局的和另一位厂子里的工人去看现场。后来,一块的同修把我扶了一下,我们就坐出租车回家了。

事后撞我的一方又拿钱又买药等,我一律拒收,他们感动的说: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我就给他们洪法,讲真相,给了大法真相资料,并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那完全是江泽民和罗干一伙干的,我们的师父是救度世人来的,人的道德太坏了,希望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法轮大法弟子这么好,把一切好处留给别人,痛苦和困难自己承受。

到家后,我七天七夜没有睡倒,硬坐了七天七夜,第八天就能爬,随之一天比一天轻松,现在已经康复了。我在生生世世中不知造了多少业,来取命的,一次比一次凶,师父又救了我一次。我不时的想起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要是我讹了人家钱,能好的这么快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