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念大法好 父亲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

  • 诚念大法好 父亲得救了

  • 大法真相护身符显奇迹

  • 大法师父救了我

  • 诚念大法好 父亲得救了

    我是旅居日本的法轮大法弟子,经常给远在国内的家人讲真相,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非常相信,父亲在最近也表示相信,说会在心里默念。但是其他家人大多没有那么相信。但是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

    父亲今年七十五岁了。在半年以前就开始出现脑血栓的症状。大约在三个星期前,父亲闲不住,要到地里去收拾一下,为种地做准备,结果昏倒在地里,被邻居发现后,找了车送到了县里的医院。打针之后,父亲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的。大夫说要等到星期一作全面检查。

    就在父亲住进医院的当天晚上,我正好打电话回家。然后打到在医院护理的哥哥的手机上。在父亲清醒的时候,让哥哥把手机放到父亲的耳边,我告诉他要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口齿不太灵光的父亲说:“我听懂了。”这时哥哥拿起电话说:“听懂了。”我又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吧,父亲没事的。

    两天以后,医生检查说不太严重。可是到了第三天,父亲又昏迷不醒了。拍过片子之后,医生说,脑内大出血,没有希望了,只有一两天的时间了。被通知的亲属都来到医院探望。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把父亲拉回家里,儿女多,不想死在医院里。

    回到家之后,家人把父亲最后穿的衣服也买好了,方圆几十里的亲属都通知到了,大家守在旁边,准备做最后的告别。我多次打电话,告诉母亲,叫他自己默念“法轮大法好”,在父亲清醒的时候,在父亲耳边念,父亲才会有希望。

    父亲在回家的当天,给他打点滴时,要么打不进去,要么能打进去时就变的更严重了,所以后来干脆停止打点滴,只吃一些药而已。

    父亲回家第二天,我再打电话的时候,说他醒过来了,还吃了两块西瓜。到了第三天,旁边稍微有人搀扶一下,他可以自己走着去室外的厕所了。这时只有一个人护理,其他的亲属都回家了。

    两天以后,家人送父亲去了另外一家大医院检查,说脑内已经完全没有淤血了。医生对照了几天前的片子,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为什么好的这么快。

    我母亲高兴的对我说:“大家都说了,一定是在日本炼法轮功的儿子给祷告了,父亲的病才会奇迹般的恢复。”我对母亲说:“要感谢法轮功。也是你们自己信了才管用的,要是本人不信就帮不上的。”我父亲本人也表示知道是法轮功救了他的命。

    通过这件事,亲友们普遍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有的亲属说也要念“法轮大法好”,还有的说,如果有人教,也要学炼法轮功。希望他们都能得救,也希望更多的人被救度。


    大法真相护身符显奇迹

    河北省蔚县一年近八旬的老太太,讲了大法真相护身符显神奇、保佑她的故事。

    二零零五年一天,老太太觉得肚子疼的很厉害,紧接着全身出现发黄。经医院专家检查,确诊为胆管结石,还不好动手术,让在医院养着。老太太的闺女认为在医院养还不如回家养去,动员老太太出院回家。老太太说:“医生对咱们挺好的,再住几天吧。”就在这几天里,出现了一位年轻妇女,她送给老太太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叫老太太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太太点头答应,把护身符小心的放在自己的衣兜里,开始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老太太起床后,不由自主的吐了一痰盂黄汤子,结果肚子不疼了,身上也不黄了。她的病就这样好了。真神奇!真简单!

    过了一年多,老太太的肚子又疼了,这次还出现浮肿,肚子鼓的很大。到医院检查,确诊是肝硬化、肝腹水。医生不让住院,说:“你们来的太晚了,不好治了,赶快回去吧。”那意思是回去慢了怕死在路上。老太太的闺女没办法,只好把母亲接到自己家,到诊所开了点药。

    这时老太太想起那年那位女法轮功学员叫她念“法轮大法好”把病念好的事,就又开始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天后的晚上,老太太频频小便,一夜记不清多少次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老太太觉得身体轻松,一摸肚子不疼也不鼓了,身体又恢复正常了!

    老太太实在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大法师父,感谢给她护身符的那位女法轮功学员。


    大法师父救了我

    我是葫芦岛市偏僻山区的农民,2007年2月的一天,我喝过酒骑摩托车回家,因车速太快,在急转弯处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清醒过来,被乡亲们抬回了家。我疼的直哭,大汗淋漓,左肩上缝了十一、二针,锁骨折了,肋骨也断了,脊椎剧痛难忍,根本就不能碰,不能翻身。因没钱医治,更住不起医院,所以只好回家硬挺着。

    我姐是大法弟子,回家来看望我,告诉我说:“你也没钱治伤,你就听听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吧。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想,大法这么好,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我听了两遍李老师的讲法录音。伤痛实在是太难忍了,我就在心里求李老师救救我吧!瞬间我感到全身发冷,不一会儿又热的不行,浑身象着了火似的,然后感到身体发轻,要飘起来似的。很快我就好起来了。

    按当时医生的说法,我半年能起来炕就不错了,可我只在炕上躺了七天,就能下地行走了。一个月后,我就外出打工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认为太神奇了。这事轰动了周围的几个村屯。我心里明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我要谢谢李大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8/176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