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身边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向大法弟子揭示了当前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法理及意义,对我的触动很大。

从身边亲人做起

我的先生是受党文化毒害较深的人,国内恶党的电视台播出的新闻节目每天必看;还以自己在大学时期是“马列主义课代表”懂政治有理论修养而自豪,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根深蒂固。对于我和女儿修炼法轮功,从祛病健身的角度讲,他并不反对。但对大法的许多观点不能接受,嫌我们花在学法、炼功及有关活动的时间多了;认为大法弟子缺乏抱负和理想(指常人的抱负、理想),对我们修炼要去“名利情”的执著不理解;对邪党及毛、江等党魁的邪恶本质更是认识不清。

我和女儿认为首先要把家庭的修炼环境正过来,同时我们也有责任向他讲真相。然而他不愿意看大法的真相光盘,怕耽误自己看体育和电视连续剧的时间,女儿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有线电视出故障吧,为了照顾她爸爸有午休的执著,又加上一念:爸爸午休起来后,让有线电视出故障。

果然,下午先生起床后,发现电视节目都收不到了。女儿马上拿出真相光盘,态度很好的对他说:“爸爸,既然电视看不成,我们还是先看看这张光盘吧?”先生欣然答应了,并因此明白了邪党诬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师父说过向常人讲真相有时要顺着常人的执著,他喜欢科学而又神奇的事物,我和女儿就陪着他一起看了“梅花诗”、“玛雅人的预言”等节目,当看到一九九二年到二零一二年是地球更新期及一些预言已经应验时,他非常感兴趣。他还非常喜欢看文艺节目,我们又陪他一起看“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我告诉他:在国外亲眼看过这场演出的人走出剧院时,都感到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身心都有种愉悦、升华的感觉。他看完后说,最感兴趣的是又见到了关贵敏。有次我趁他有空推荐他看《解体党文化》的文章,他看了几篇后,非常肯定地说:“写得好!有水平!”在一次与朋友闲聊中,他说:“法轮功里有人才啊!”

二零零三年暑假,我们去海南旅游,导游在巴士上介绍去某个景点有两条路线可走,一条是沿海边走,另一条是在岩洞里,还强调这条路风景独特,还是当年江魔头走过的路,据说还留下了脚印。我首先表态“他走过的路,我们不走。”我先生几乎同时说:“他走过的路,又怎么样?这不是搞个人迷信吗?”这样一来,满车的乘客纷纷附和,都说不想走那条路。不走江××的路,一语双关,同时我更为在关键时期我先生的态度感到高兴。

有时要把周刊及大法资料及时送到同修手中,而我当时没有空,都是我先生帮忙送去了,后来我告诉他:“我们师父说过,常人为大法做了事,都会有福报的。”零七年夏天,一位同修来我家问我装不装新唐人电视的接收装置,我当然想装啊。我们把目光投向他,没想到他居然很干脆的表态:装吧!我听了真是高兴极了。从此我们每天都能看到新唐人的电视节目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不能忘记师尊为弟子所做的一切。

零六年我劝先生三退,起初他总是认为没必要,我就隔段时间劝说他一次,并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他终于同意了退团退队,由此选择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同时,家里的修炼环境也更好了,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制作大法真相资料,也可以自然的与来家里的同修切磋交流了。

帮助亲戚选择美好未来

我的哥哥是复员军人,也是邪党的党员、团员,由于亲身经历政治运动,亲眼看到过父亲被迫害、周围熟人被打压的事实,和无数当时的中国人一样养成了胆小怕事,逆来顺受的性格。劝他三退,他说:“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这党一时还垮不了。要垮也是二十、三十年后的事了,何必找麻烦。”再给他讲,他就敷衍过去。我想看来时候还不到,我还得找机会。

在之后邪党的“保先”活动中,他依然表现积极,认真写认识、体会,还受到了大会表扬。我听说后心想糟了,居然还成了邪党的“典型”,真是为他担心。为了挽救他,每次见面我就给他讲一次(哥哥住在外地,平时见面不太容易),给他看退党的资料,看“预言中的今天”,谈“九评”,谈邪党的邪恶本质,终于他觉醒了,为自己选择了正确的道路——三退。

零七年哥哥嫂子一起从外地来我家,我又向嫂子讲了真相,劝三退。她立即就答应了,还问我他(指我哥哥)退了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很高兴的说:那太好了!当拿到我给她的大法护身符时说:“这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啊。”还特地多要了几张说是要给家里的小孩。我真是为他们感到由衷的高兴。经过讲真相,我们家住在市内的亲戚已退党六人,退团、退队十二人。

感谢恩师的最好方式

曾老师是本地教育界知名度很高的权威人士,他是我过去的老师,我当上老师后,又曾无私地帮助过我,无论是人品还是学识,他都让我钦佩。因为他书教的好,工作出色,被拉進了邪党。现在面临大淘汰的关键时刻,劝其退党才是回报师恩的最好方式。当我向他讲真相劝退党时,他感到很突然,但还是很慎重的说:“这事我要考虑考虑。”而且他强调自己从来不信有神、佛存在,所以对“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都难以相信。

这之后不久,曾老师遭遇了一次极大的不幸,差点承受不了。他被一个自称是他学生的人设圈套,骗走了几乎一生的积蓄,因为不敢告诉家里人,只好打电话找我倾诉。我再次去他家里,安慰之余,又一次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如果你上次退了党,可能这邪恶的事就不会发生了。”但他还是顾虑退党后怎么面对学校的领导和党员同事,还为交党费和过“组织生活”的事担心。我告诉他“神佛只看人心,那是形式上的事情,目前你暂时不能停交党费,只要真心想退就行。退党才能保平安。”这样他终于明确表态同意退党,内心与邪党决裂后的解脱感溢于言表。临走,曾老师还叮嘱我“以后要常来聊聊啊。”

同学都是有缘人

零七年“十一”长假,突然间有好几次校友聚会(往年最多只有一次),另外还有两家亲戚乔迁之喜的聚会。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安排给我救人的机会。的确,近来加强学法后,我发自内心想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常人,挽救他们。师父看到了我的真心,就给我安排了这样的机会,想到这里,我内心就象沐浴阳光一样温暖,也更有信心了。

在亲戚的聚会中,我向侄女婿讲真相,谈到邪党邪恶多端招来天惩,最终会发生大淘汰时,对他说:“就剩你这一个亲戚我没有讲了,如果将来一旦发生这样的事,你会怪我。今天我不告诉你,我就对不起你……”经过耐心的劝说,他终于同意退党。我又向其他的亲戚再次讲真相,以加深他们的印象。

在校友聚会中,我总是有意识把话题引向对法轮功真相和邪党的本质上。同学们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是从国外赶来很多年都没见的。一见面都问我:“你怎么越活越年轻了?你的身体比以前明显好多了,皮肤这么好,有什么秘诀?”我很自豪的告诉他们:“因为我炼了法轮功。”然后介绍了法轮功是如何的好,却遭到邪党的迫害。使我感到惊喜的是:有同学说“我虽然不是炼法轮功的,但我很反对这样对待法轮功,人家炼气功何罪之有?”有的说“自从‘六四’之后我就对这个党失去了信心。”所有的同学都对邪党的腐败现状深恶痛绝。当我谈到天灭中共必须尽快退出时,有几个当即就表示愿意退党。

不过也有受党文化毒害很深的同学,你说“法轮功是好的,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他就说“总觉得说的玄之又玄的”;你说“南亚大海啸是天警示人,善恶有报”,他就说“那是巧合吧”;你说“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地球上最大的邪恶”,他说“这事我知道,是假的,根本没那回事”。怎么说他都不相信,当时我真有点生气。但继而想,我能生他的气吗?我能恨他吗?是邪党毒害了他,是乱神阻挡着不让他去了解真相,而且象他这样的人又岂是少数呢?所以,我们必须多学法,多发正念,解体干扰正法的乱神,解体恶党邪灵,清除党文化对自身的影响,尽快提高讲真相救世人的能力。

救人不局限在熟人

我们讲真相,救度世人也不能只局限在亲朋好友及熟人中。所以我尽量向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向的士司机讲、向商店店员讲、向儿童游乐场的工作人员讲、向住福利院的朋友及他的病友讲。把真相资料、《九评》留在旅店的房间里,放在书店的图书里,投進小区的信箱里。相信有缘的人都会因此明白真相,从而可度可救。而我们现在救人就是在救那些“不简单”的人,也有可能是救冒着天胆下来得法的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