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俞平夫妇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据明慧网4月25日消息,现家住北京朝阳区管庄周家井大院的原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及妻子赵玉敏女士于4月19日下午4点被杨闸管庄派出所7名恶警无故闯入家中抄家并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七里渠派出所。和俞平夫妇一起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丽、金玉兰、赵京敏、赵玉敏的母亲秦老太太等。

我是俞平的同学,1999年7月20日之前与他在一个炼功点上炼功。听到他再次被捕的消息,非常难过。俞平是清华大学热能系1995级硕士研究生,1997年3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曾获清华大学“1.29”奖学金,“西门子”奖学金。曾任系研究生会主席、研究生工作小组副组长。2000年6月初学位论文答辩时评委一致通过(承担国家863计划航天领域高科技项目),并被评为优秀毕业论文,但因2000年6月20日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清华大学拒不授予其学位,仅以博士肄业处理。俞平当时曾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全额奖学金,后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后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北京前进监狱(天津茶淀),从而失去留学美国的机会。

俞平的妻子赵玉敏女士也曾被非法判刑迫害,关押于北京女子监狱。他们都遭受到种种非法酷刑与折磨。更令人痛心的是俞平夫妇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留在家中无人照料!

显然,俞平夫妇等学员的被捕是中共邪党借“奥运”之机加紧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又一例证。就在俞平夫妇等人被捕的第二日,即4月20日下午5点左右,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及其丈夫牛进平带着四岁的女儿买菜回来,在楼下被几个便衣警察暴力绑架,接着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一台电脑主机和移动硬盘还有一部MP4和三大包大法书籍。

除了俞平之外,直至今日,仍有十名以上的清华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而非法关押。

进入2008年以来,仅北京一地,就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的事件,例如许那、于宙夫妇,身为音乐人的于宙还被残酷迫害致死。我们在这里紧急呼吁营救包括俞平夫妇在内的法轮功学员,让全世界正义人士共同制止邪党中共借“奥运”之机的迫害行径!

这里我们也一并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关注正在中国大陆发生着的人权灾难,早日结束这场本不该发生的人间惨剧。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清华学员有:

王为宇: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6级博士生。曾任班长、系团委副书记、科协副主席。曾获优秀毕业生、优秀学生奖学金和菲利浦奖学金等多项奖学金。1999年9月、10月因两次参加法轮功心得交流会被非法扣押。2000年6月再次被休学,7月22日在天安门与他人交谈被拘留一周,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12日在公司上班期间被国安秘密绑架。后被非法判刑8年,至今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王为宇的跟腱被踢坏,至今仍不能保外就医。

王欣: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9级博士生,曾获校优秀干部奖学金、优秀学生二等奖学金、好来西校友奖学金、细越育英奖学金,并担任过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被清华大学强令回家休学,并被告知“不从思想上脱离就不能回校”。2001年4月被抓,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王欣9年徒刑。起初关押在辽宁省辽阳市铧子监狱三监区,2007年底被调到大连监狱,从2008年初起被关小号折磨,家属不准接见。王欣的母亲因思儿过度于2004年左右去世。

柳志梅:女,清华大学化工系97级免试保送本科生,2001年5月在在海淀区租住的房屋内被绑架,其间辗转被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受到酷刑折磨,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坏,多个指甲被摧残掉。2002年11月份被海淀区伪法院非法判刑12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济南)继续迫害。长期不配合所谓“转化”,最后被邪恶人员以“复学”诱骗,在压力与欺骗下违心“转化”,清华大学去人“验收”,不同意复学。柳志梅当即精神失常,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监。柳志梅母亲在农村,听说女儿被判刑12年,也发了疯。

秦鹏: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系硕士生。1999年10月秦鹏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非法抓捕,2000年6月又因公开炼功被绑架,后被清华大学强迫休学。2001年1月1日凌晨,秦鹏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6月19日,刚刚解教仅几个月的秦鹏被清华大学不法人员骗回校再次被非法抓捕。他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法制学校。秦鹏曾双手被铐在床上单独关押一个月,他的膝盖被踢伤。2003年12月将秦鹏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六个月。之后又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受尽折磨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孟军: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助教,清华大学电子系99届硕士。1999年9月、10月两次被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扣留,因为坚持信仰而在单位实行岗位聘用制时被迫失业。后因2000年6月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拘留,2000年12月31日午夜,在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抓走,遭到酷刑折磨,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孟军10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

姚悦:女,清华大学微电子所96级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时曾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清华大学热能系97级硕士研究生(法轮功学员)刘文宇的妻子。1999年9月3日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审问至第二天凌晨。被开除学籍,档案被校方强行转走。2001年1月1日凌晨,被中关村派出所匪警破门而入抓走。后关押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2001年12月13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使用互联网传播大法真相资料”、“以放飞气球的方式挂大法条幅”、“散发大法真相传单”等罪名,非法判处姚悦12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子监狱。

虞超: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0级学生(95年毕业),网络工程师,褚彤的丈夫。2000年因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13日与妻子褚彤在大街上被610和国安绑架到在北京团河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后被非法判刑9年,至今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

褚彤:女,清华大学微电子所硕士,讲师,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90级学生(95年毕业)虞超(法轮功学员)的妻子。1999年10月27日去天安门城楼上为法轮功请愿,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被绑架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出狱后在明慧网刊登“严正声明”表示继续坚修大法,随后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8月与其丈夫(虞超)一起在北京住所被秘密绑架,此次迫害由专案组专管,被认为案情重大,曾被国安和610秘密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迫害了近5个月,后秘密非法关押于北京市看守所,最后转至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2004年1月9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审判了褚彤、虞超、王为宇等三名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因为开庭的消息被曝光,审判前一天法庭临时秘密更换开庭地点,非法判了11年徒刑。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女子监狱。

邱淑琴:女,清华大学职工,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最近一次于2006年2月28日在家被丰台公安局抓走,并抄家。具体情况不明,至今可能仍被非法劳教。

何端练:女,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职工。曾被劳教两次,第一次劳教期间母亲去世,第二次劳教期间父亲去世,后被迫与丈夫离婚,最近据说被判重刑。

白荣春:辽宁省沈阳市人,原清华紫光和清华同方集团公司计算机工程师、项目经理,于2002年9月被北京法院非法判13年,并将送回原籍,原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2007年底被调到盘锦监狱一监区。

吴相万:清华紫光员工。2001年4月25日,吴相万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1年半,在北京市看守所(七处)非法关押折磨两个月后,劫持到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因坚定信仰,吴相万被隔离到集训队进行重点迫害,恶人刘金彪用上万伏电棍电击,多次电击使吴相万身心交瘁,手抖得连碗都端不起来。2003年1月23日,海淀区国保不法人员破门而入,把二人绑架,在看守所遭受一年多的关押迫害后,2004年5月被非法开庭审判。吴相万在法庭上据理抗争,伪法庭竟以2001年初吴在圆明园上放了六个大气球(三个没成功)为由强判八年。吴相万被非法判八年后,被劫持至山东监狱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现下落不明。

张连军:清华大学土木系学生。2003年1月23日,张连军被国保大队非法抓捕。2004年10月,只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被北京市国保大队迫害成一个植物人。张连军在北京公安局医院时,骨瘦如柴,整天躺着面朝天花板,不知吃、不知喝、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翻身,小便插着导尿管,大便由别人帮助,有人给他说话,他从不应不语。整天处于昏睡,意识处于不清醒状态。后来已连续绝食一年的张连军被人抬到法庭,被强判八年。不法人员后把已成植物人的张连军转至内蒙赤峰,非法关押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