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百姓想不到的 没有中共坏不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讲真相的过程,其实也是自己更加认清中共邪恶嘴脸的过程。真的是只有百姓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坏不到的,其阴险毒辣的程度,超出人的想象。

早在97年卖早点时,一位年纪不到六十岁的老大爷跟我讲:“千万不要听共产党的,人家国民党的队伍都是相当有素质、有规矩的,别听他瞎说。”过去,自己的父母也曾经说过:“不象国家说的,人家地主、富农是很勤劳的,而且也很节俭,年长年小吃的都不一样,都是很厚道老实的人。”

由于共产恶党歪曲事实的仇恨宣传,在我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固有的观念,认为地主、资本家就是坏。而且一说地主,想到的只有周扒皮。这确实是恶党多年教育的结果。2006年夏天,我在公园见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和她讲三退时,老人说,共产党有多坏,你不会有我知道的清楚。接着就打开了话匣子,下面就是她对我讲的:

“我老爸至今还健在,已经九十多岁了,那时是地下党。日本鬼子把乡人吊在树上剖了腹,肠子都在外边。我爸看了不忍心,就跟八路说把老乡都弄下来安置了吧。没想到八路恶狠狠地说:“弄什么,吊着去,你不会装着看不见!”老太太说,共产党八路军他们就是嘴甜,上老乡家,喊一声老乡,老实的乡下人就被他给骗了,谁信他们谁倒霉。我爸一气,就此从老家跑走了,跟他们(共产恶党)就断了联系。我从乡下出来时,我母亲问我还给它交党费吗,我说出去就跟它一刀两断,还交什么党费。”

在讲真相当中,还遇上一个人,他和我说:“我们给地主种地时,如果地主给的饭不好,我们把吃剩下的饭给他时,抓把沙子弄饭里,回头地主家人吃时都是沙子。”我说:“怎么,你们吃剩下的饭,他们还拿家吃?”对方说:“是啊。都是我们干活的先吃,我们吃完后,剩下的他们家的人才吃。”

去年刚冷的时候,我碰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跟他讲真相时,老人说:“他(指共产恶党)是要多坏有多坏。我没退休前上班时,让我提干入党,我心想,我才不入你那个土匪党呢,那个官我也不当!”为什么他看透了邪党,说什么也不入党呢?经过进一步交谈,才知道: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有一天还没起床,他家进去一伙土匪,进去后就命令他们全家老少用被子把头盖上,谁也不许动。然后呢,把他家洗劫一空,把那个大头(旧时的银元,由于有袁世凯的头像,又称袁大头、大头)弄走满满一箱子。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他的一个儿时的伙伴当兵回来后,才知道抢他们家的就是八路,当时他的伙伴也去了。老人说:“共产党最坏了,共产共妻的东西!”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六四的。那是2007年冬天,我骑车时碰上一个人,和他讲真相。他一下就从车上下来了,好象可找到知音了,说起来不想停下,积聚在心底多少年的事可找到倾诉的对象了。他告诉我,共产党有多坏,你还有我清楚吗?你知道六四时,桥上的烧军车是怎么回事吗?下面就是他的叙述。

六四时,他在北京开出租。有一天,一个军人上了车,醉醺醺的。那个军人跟他说,谁敢烧军车?我们就是守中南海的,那些国家领导,我们经常和他们打交道,身上都是有枪的。烧军车?谁能靠的上前?是他们自己穿上便装,让一个农村当兵的往军车上洒酒精,农村兵不懂深浅,酒精洒的太多了,然后他一点火军车马上烧起来,把他自己也烧着了。然后他们这帮人就装着砸军车。过路人不明就里,一看他们砸,也跟着砸。他们把这情况拍下来,还把砸军车的抓起来。他还跟我说,他下乡到北大荒,那里有十万大山(注:地名)的老兵,变相的给他们都弄这里来了。这些人跟着共产党扛枪打仗、枪林弹雨中走过来,抓点事就弄顶帽子一戴,都弄到这来了。回头一洗澡,看他们的身上,真是……,子弹从一头穿透到另一头,身上是枪伤。这还不是流放一样吗?

还有一个老军干部说,以前打仗时,去解放一个城市前,他们这帮子就先装扮成国民党兵,去那里烧杀抢劫,强奸妇女,无恶不做。回头换了衣服去打那个城市,就假装好人煽动仇恨。每去一个城市前,都是这样来一遍。

类似的事还碰见好多,以上只是比较典型的。以前由于受党文化的影响,对共产恶党的坏还认识的不太清楚。通过讲真相,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更加认清了中共的罪恶嘴脸,了解了中国人民生活在一个怎样的恶魔统治之下。所以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了解共产邪党,清除自己身上的党文化因素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