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恶党对我及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我是内蒙古的法轮功学员。原来,我在工作单位是一名职员,丈夫是高级工程师,是单位副职,生活条件比较好,我们后来下岗。

我得法修炼以前是争强好胜的人,脾气不好,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发烧,还有心脏病、关节炎、胃病、血压忽高忽低、神经衰弱等病。真是没有几天好日子过,每年中国新年前后病情就加重,那时我经常想:人就这样活着吗?太遭罪了,有时就冒出“活够了”的想法。脾气越来越不好,跟家人说话不是指责就是训斥,什么事情不听我的就没完没了的发火,有时孩子和丈夫就躲着我,那时的我活的真累、真苦。

1998年正月,一位外地亲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学法轮功并说:是神奇的气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能改变人的性格,也就是能使人脾气变好,我想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功法?半信半疑。谁知我刚一到那里,就深信不疑,每天学法、炼功,按着大法法理去要求自己。几个月以后,我就无病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了法轮功的神奇,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体会到了“真善忍”的高尚与无比美好,真是一部高德大法,世界上真有这么好的功法。我得到了,我太幸运了!我常常在心里默念,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修炼到底,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不变心,每天乐在其中。

到了1999年6月一股阴风刮来,有人说上边来文件了,不让炼了,我心想不可能吧?炼法轮功多好啊,通过修炼提高道德,思想境界高尚。不与别人争斗,处处为别人着想……有多少疾病缠身的人都好了,还有得了不治之症都炼好了,有多少家庭处于崩溃,夫妻不和、婆媳不和、父子母子之间不和、亲戚之间不和、在单位里同事之间争斗,人与人之间面和心不和,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这一切。修炼的人无私无我,遇事找自己哪不好,如果人人都修炼这个世界该有多美好呀!

可是到了“7·20”恶党就开始了疯狂镇压,抓人拘留、劳教、判刑,我们当地很多人被抓。后来我到外地做生意,不断的听说家乡有被抓被劳教的。没被抓的没有人身自由,每日到公安局、派出所报道。把身份证收到公安局或派出所,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每次出去上货都要到公安局、派出所声明、请示,经他们同意。他们还给指定路线,否则不给身份证。他们没有一点自由,很多家生意受到影响。

警察多次找我弟弟妹妹及其他的亲人,问我的电话和地址说要到外地把我带回去,可是都没得逞。到了2000年9月我就放下生意,回家乡,先到兴安盟乌兰浩特市我叔妹家,和当地法轮功学员一起交流,我们修大法的没有错,我们是做好人,这是一条真理之路。打压是错的,我们是大法亲身受益者,应该和世人讲真相,不能让世人受骗,我们是受迫害的,我们要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有一学员的丈夫不明真相,把我们举报到公安局,警察在我妹妹家蹲坑三天,10月8日下午就把我妹妹抓进了拘留所,在3天之内抓了9人,就差我一人没抓到,他们开始疯狂起来,就把我的事当作大案来处理。他们伙同我们当地市公安、林业公安、地方派出所几方联合起来,他们为了抓到我,还大会小会的研究方案,费尽心思、歇斯底里的叫嚣,上边有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抓到人,说我是危险人物,邪恶程度疯狂至极、大有天塌之势。

从此我走上了艰难的流离失所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然而他们并没有死心,在10月19日晚把我丈夫抓了起来,送进乌兰浩特市看守所,多次审问他我的下落,他们还一次次的骗他说,找到我了马上就带回去了、并又威胁他说你的案子定了,抓不到她给你三年劳教。当时我丈夫几乎崩溃,满嘴大泡,饭也吃不下去,他想到了还有未成年的孩子,又不知我的去处是否安全,也非常担心我,怕我也身陷牢笼。他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警察找到我家亲戚说交5000元钱就放人,亲戚为了他快点出来,高利息贷款交给了公安局,就这样他们诈骗、勒索了5000元钱,人是出来了还是取保候审,每周报到一次,汇报我的下落,身份证扣押在公安局里,几次去要都不给,至今也未给。当时把他逼的没办法,无路可走,家又不在此地,吃住非常困难。后来几经周折,逃离虎口,我们背井离乡漂流在外,环境险恶,相当艰难,到哪里都没有安全感。

我的父亲一家人从此也被牵连到这场迫害之中,经常受到骚扰、恐吓,当地公安、派出所,三天一趟、五天一趟去逼问。2000年腊月二十八和正月的一天,两次夜间开着警车四、五个人夜闯民宅抓人,我父亲已是70多岁的人了,本来就有心脏病,加之这一系列的打击哪承受的了,经常犯病。我弟弟身体也不好,让他们逼的也得了心脏病,他们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八年来他们经常到我父亲家骚扰,给他们全家人思想造成了极大的负担,我弟弟由于长期的紧张、担心,在2001年底,心脏病特别严重住院治疗才有所缓解回家过的年。其他亲属也受到过骚扰、恐吓。这是什么社会?在中共的社会里生活,人们没有安全感,反而使百姓恐惧、担忧。中共的警察成了匪警、地痞、无赖,祸国殃民。

他们没抓到我,不甘心,为了抓到我请功领赏,煞费苦心,走遍了我的亲戚家,在当地就不用说了,大动干戈,翻了天。老百姓不知我犯了什么罪,他们下那么大力气抓我,我们地区几次出现凶杀案件,一次杀死3个人,也没那样大动干戈,而对我是铺天盖地的抓。老百姓都说共产(邪)党没正事,对修“真善忍”的人有能耐、本事大,真无知、可笑。

他们跨省去找我的地方有:吉林、辽宁、山东、天津,他们对我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下了那么大力气,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他们是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害人民,而当地社会治安混乱:偷盗、拦路抢劫案件经常发生,卖淫嫖娼遍地都是无人过问,反而警察带头去干坏事。这样的党领导一个国家能不垮吗?天理不容啊!

我丈夫虽逃出虎口,但对他还不放过,到处找我们,当时的社会是那样的黑暗,对法轮功一片谎言铺天盖地,我们无论到哪里亲戚都怕受牵连,不敢留我们,我们没有落脚之地,后来在一亲戚家落脚,他们特别害怕,我们硬着头皮住下来。我们每天忐忑不安的度日,面临着经济问题,开始亲戚给买一些粮食,可不能总是这样,我们又找不到活干,后来我只能找一点手工活勉强糊口。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们说是炼法轮功的,派出所几次到我们住处去,让我们拿身份证办暂住证……

在以后的日子里就经常有人蹲坑监视我们,有一次派出所一个警察夜间11点左右跳到我们住的院里,闯进屋中,看是否有法轮功学员,要有就动手抓人,一看没有就走了。蹲坑有半年多,我们无法安心睡觉,他们一来邻居家的狗就不停的叫,左邻右舍无法睡觉,气的大骂警察,还有的要出去打他们。

原本我家在外地有生意做,是恶党把我丈夫抓起来关押,还到处追我。十几万元的资产和货物被合伙人借机偷走了,从此我们一无所有,这都是邪党的迫害所造成的。后来我们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无条件的给我们提供住处,在各方面帮助我们,我们才安稳一些,但是仍然生活的很艰难。

2003年3月3日我们当地的警察,就在三千里之外来到我孩子上班的单位找他,幸好他不在单位,他们就找我孩子的同事,问他的下落,他们说早就走了,他们不信,在那里又寻找了几天,一看没有就走了。2001年我孩子从学校毕业后,我们当地一直不给他办身份证,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亲戚几次托人办理都不给办,说上级有令我家的户口冻结。有一次一个亲戚去给办理不但没给办,还把亲戚扣押了几个小时让他交出我们的下落。至今孩子也无身份证,进不了工厂上班,只能干一些又脏又累的活,而且有时工资得不到保障。

这都是共产邪党的迫害所造成的,我们有什么罪?我的孩子有什么罪?我们是合法公民,是好人,是受迫害的,大法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们要有做人的权利,我们要自由,我们要信仰。是恶党在犯罪、在迫害人民。法轮大法没有错。我的亲人都跟着受迫害,我的父亲快八十岁了,我们父女长达八年没见面了,我们和亲人同在一块土地却不能相见,邪党还不让我们过安稳的日子。

向我这样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不知有多少,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相见,不能正常的生活。承受着精神上的、经济上的、身体上的迫害。比我们受的迫害更残酷的数以千万,无计其数,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抓进看守所、劳教、监狱、精神病院、洗脑班进行转化,不转化就使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有致残的、致死的、精神失常的。他们用上百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折磨致死的有名有姓的就三千多人,被摘取器官的还有多少不知道?

在这里警告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你们也是受害者,也是被邪党利用的,告诉你们: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80多个国家的民众在炼法轮功。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即将覆灭,3600多万人办了“三退”,天灭中共已成定局。明智的人已不再为作恶几十年的中共恶党卖命,谁还愿意在这历史的生死关头跟恶党殉葬呢?!请三思而后行,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并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生命的永远选择一条光明之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