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 光耀台湾(弟子回忆篇)

庆祝二零零八年「世界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明慧记者李慧容、陈正洪采访报导)法轮大法于一九九五年四月传入台湾,已届十三年,目前学员有数十万,是中国大陆以外法轮功修炼者最多的地方。台湾学员涵盖大学教授、医生、律师、工程师、公务员、军警、士农工商、学生、家庭主妇等各阶层,全台湾有一千个炼功点,学炼者身强体健、心性道德提升,普遍受到政府部门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

师尊莅临讲法,言传身教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曾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来台湾,在台北三星国小及台中雾峰农工讲法,吸引二千多人到场聆听。尽管法轮功在当时尚未广为人知,这些学员却成为日后大法在台湾各地洪传的种子。

据当时参与的学员回忆,李老师很慈祥、亲切,没有架子,对每个人都很客气。任职于自来水公司的陈女士,当时刚学炼法轮功不久,她参加了台北和台中两场讲法,她说:「感觉在那个场中很祥和,听那么久都不会累。我记得李老师很高大,给人感觉很慈悲,讲了五、六个小时都没有休息,也没喝水,当时有学员请李老师休息,但他都说不用。」


李洪志老师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台北三兴国小讲法


李洪志老师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台中雾峰农工讲法

于一九九七年四月成立台中第一个炼功点的邱先生,是台湾早期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之一。他回忆,「当时去听法的有半数以上是学员的亲友,还没开始学法炼功,结果这些人几乎都走上修炼的路。」他认为,这是因为李老师讲的是高德大法,且一言一行令人折服之故。

讲法结束后,李老师从台北、宜兰、东部、南部绕行台湾一圈,并在日月潭住了一夜,沿途停车、吃、住都没有让学员付账。李老师在台湾停留一星期,只有少数几位学员陪同,悄悄的来去,不愿惊动其他学员,让他们感到:「李老师所展现的处处为人着想的风范,是给我们最好的身教!」

“四·二五”促使大批的新学员加入修炼行列

回顾法轮功在台湾的洪传历史,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上访是分界点,因为“四·二五”事件,透过媒体的大幅报导,使法轮功知名度大大提高,也促使大批的新学员加入法轮功修炼的行列,奠定大法洪传台湾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


台湾媒体大幅报导四二五与七二零事件

在“四·二五”事件九年后的今天,中共的非法迫害没有打倒法轮功学员,坚定的修炼者在反迫害中茁壮成长,蓬勃发展。以下是台湾当时已得法的老学员,回顾早年修炼的情况。

法轮功在台湾扎根

一九九六年九月底得法的徐女士,任职台湾电视公司助理导播,也写剧本、剪接片子等。她的先生是制片人,也得法五年了。徐女士说,一九九六年在台视得法的学员非常多,那时全台湾约有九十多位学员,单单在台视炼功点就有五、六十位学员。发展至今,台湾已有数十万名学员。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和一九九七年二月,数十位台湾学员两次组团到北京参加心得交流会。北京的老学员和台湾学员进行为期九天的学法交流,许多学员才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回到台湾后,就按照北京学员“分组学法交流”的模式,在台北国军英雄馆举办了第一次的辅导员培训,大家也都共同得到很大的提高与促进。

此后,每隔两三个月就视需要在北、中、南各地举办培训活动,人数也从数十人慢慢增加到数百人。后来因为人数太多,就分成辅导员培训与学员集体学法交流活动两种。就这样,为法轮大法日后在台湾的蓬勃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徐女士说,三年后当法轮功在大陆被打压时,我完全不能理解这功法这么好,为什么中共要打压这么善良的人、这么好的功法呢?“四·二五”事件之后,我变的很忙,因为我是做媒体的,可以用这个便利条件去讲清真相,许多人受中共谎言欺骗,不了解法轮功,我们就是去讲真相,让世人明白而已。

两度去中国大陆与学员交流

一九九六年一月得法的刘先生表示,他是从报纸得知“四·二五”事件的。“四·二五”之前,有四、五十位学员到中国大陆与当地学员交流,见到大陆同修感觉象是见到亲人一样,法轮功学员总是那样的善良与美好。

刘先生回忆“四·二五”之前,他曾两度与中国大陆学员一起学法交流的情况。

第一次: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去北京交流,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当时大法已在大陆洪传很广,台湾学员直到九五年才知道有这么好的功法,当时炼不到一年我就急着想与大陆学员交流,从《法轮大法义解》这本书得知大陆学员的学法非常好,有很多地方是值得借鉴学习,于是就安排九六年的十月底到十一月初,约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到北京。


华侨饭店会议室集体学法交流

那时有安排家访,也有大型交流会,我觉的非常震撼,一些农妇,只上了三个月扫盲班,短短的几个月就会读整本的《转法轮》。第二次去北京交流时,也有一位年纪很大的农妇,完全没有上过学,除了在短短几个月内能看懂《转法轮》之外,还背诵大法书籍。这位老妈妈上台讲述修炼心得,我们听了后相当感动,对台湾学员促进相当大,回来也相继开始背法。


一九九六年北京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

长春万人炼功,集体学法时就是背法

后来去长春,当时非常的冷,零下十几度,在人民广场集体炼功,他们是从清晨五点开始,我们晚到了,约六点才加入。那时炼功,从这头看不到那一头的炼功画面,我们预计长春市清晨炼功的就有上万人。

第二次:九七年的年底跨年到九八年的元旦,台湾学员去长春学法交流。九七年十一月中旬师父来台湾讲法,因此我们安排这次到师父的故乡长春,台湾学员去他们晚上的学法交流会,他们特别礼遇我们,在三十几平方米的地方中间摆了很小的凳子让我们坐,他们平常就挤满了一、二百个人。里面开暖气,来的迟的人没有位子,就坐在外面的铁栏杆上。

台湾学员参加长春学法交流

台湾学员看到那情景感触非常深,坐在暖气旁的学员热的满头大汗,猛脱衣服,但离暖气最远的及外面阳台上的学员冷的直打哆嗦,而我与隔壁的台湾学员坐在凳子上是膝盖碰膝盖完全不能动二小时,而他们要站二小时,有的还在外面阳台冻二小时。

那时总共约出了七、八本经书,谁也不会去问今天要读什么书,每个人都背个小包包,所有的书都带在身上。开始时,辅导员拿着麦克风说:我们今天来学《转法轮》第一讲,谁来背一背,一下就有四、五个人举手,还有辅导员点名谁先背几段,谁再接下来背,当时我们看了真是佩服。

大法洪传中国的盛况

我们去的时候,长春辅导站的站长来接待我们,也找了很多学员来机场接,一台小巴接行李。记的那天是星期六,我们往长春市走时,在巴士上交流,突然眼前一亮。有个大圆环,拉着横幅,有几百人在炼功,我们问:是你们特别安排来迎接我们的吗?辅导员说不是,是他们的正常炼功时间,当时约下午四、五点时,过了不到十分钟又有几百人在路边炼功,不久又看到几百人炼功。

当时不只有绿地上到处都是法轮功而已,连不是绿地的马路边上也都是学员炼功情景。法轮功当时在大陆是非常普遍,我们看了非常惊讶,虽然过了这么久,现在想来很感慨,中共打压法轮功真是天大的错误。

去长春交流对我最大的触动是,他们都能背法,还有在零下十几度都还有上万人早晨在炼功,相比之下,台湾属于安逸环境,可能都看不到学员在这么冷的天气出来炼功。

亲身受益,讲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台湾的媒体报道“四·二五”事件,他们也想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都是转载大陆的不实报导,我们那时心里觉的不妥,想要澄清事实,避免台湾媒体直接转载大陆的报导,后来经过大家交流讨论,觉的我们应该透过媒体讲真相,只有我们学员才知道法轮功好,因为我们都曾亲身受益。

于是,只要有记者想要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形,我们都接受采访。当时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也无所适从,不明白为何中共要打压这么好的功法,慢慢的我们也明白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不能容忍“真善忍”。中共说三个月要打垮法轮功,但中共不知道修炼人的意志与境界,转眼迫害已将近九年了,法轮功没有被打垮,修炼者越来越成熟了。

“四·二五”之后到二零零零、二零零一年,是台湾最多人来学习法轮功的时间,那时修炼者人数一下子猛增了许多。

“四·二五”前后的环境差异

一九九六年七、八月间得法的杨先生提到,“四·二五”之前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的环境很单纯,就觉的这功法好,教人修心性。我个人不是因为祛病健身走进来,因我觉的可以返本归真,以法入门的,当时环境很单纯。“四·二五”事件发生后,一开始我们知道要去讲真相,要向大家讲清楚法轮功不是象中共讲的那样。我们是亲身受益的,我们不出来说,谁会出来替我们说?

“四·二五”事件前后的最大差异,从我个人的感受就是,“四·二五”之后就是要讲真相,让人们能明白真相;而“四·二五”之前是「洪法」,想要使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的世人知道。九六年十月去北京国际交流会,那是我感受最深的一次。那次台湾去的四、五十位学员,大部份才得法几个月,比较资深的才一年。

参加北京国际交流会

听他们说,北京辅导站的辅导员,都是修炼三年以上的,从里面挑选四十人跟我们一起学法交流,那时候我们分成八组,他们也分八组,一个房间换一个房间,再一天一天的轮流吧。后来我们回到台湾学法交流就是按照那个模式,这样子学法交流。


方泽轩餐厅外面空地集体学法交流(九六年北京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

那时候其实我刚得法,看了书以后觉得,最主要的就是不用出家、在常人中修炼,不影响家庭吧,所以我觉得我炼这功法很适合。当时书不太容易买,买不到,常常只有录音带。要去北京的时候,《悉尼法会讲法》刚出来,师父提到“这本书第一遍看完之后,你会发现他是如何教人做一个好人的道理;如果你把这本书再看一遍的时候,你会发现他阐述的不是常人的道理,他是一本超越常人知识的书;如果你能够看三遍,你就会发现他是一本天书;如果你再看下去你就会爱不释手。”那时候我还很难去想象,因为觉得从小到大读书,从来没有一本书这样放不下,真的很难想象什么叫做书会放不下。


一九九六年北京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

去北京学法交流的时候,每次学法都会悟到新的法理,隔天读另一讲,又悟到新的法理,好象自己就是直接被师父拉上来的,那时我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隔天第四讲又是那种感觉,那一次是对我触动更大。第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我看到师父的法像,那时整个身体一直在摇,就是很激动。觉得自己被拉太高了,好象自己快承受不了那种感觉。

体会到什么是放不下这本书

我读到第六讲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念头,好想赶快再回头看第一讲,因为我觉得好象前面都完全没有读过一样,那时候我就体会到什么是放不下这本书。那一次是我得法以后,让我觉得真的是大法在心里面扎根吧,所以那一次其实对我而言是触动最大的一次。

刚得法时,有同修跟我说,你可以去大湖公园炼功,那时候是从清晨六点开始炼的。我说,对我而言太难了,我还得上班。那时晚睡晚起,八点才起床,所以觉得六点起床不太可能。那一次去北京交流,一看同样是上班的,人家早起炼功,照样去上班,每天可以学法六小时,随时抓紧时间学法,就觉得彼此差距太大了。所以北京回来后,隔天就去大湖公园,好多本来平常没出来的都来了,交流就起到了促进作用,不用人家说,自己就觉得应该要这么做。

学员人数增加最快的时期

“四·二五”事件之后,面临中共的诬陷和迫害,我们不出来说话,谁会出来说话?所以我们得自己站出来说啊!那时候有什么活动大家就去,各地有什么活动别处也去声援,就象跟政府去讲真相等等。

“四·二五”隔天,台湾报纸就是大幅报导,许多人自己找到炼功点,很多人就是在那时候得法的,有人甚至认为“中共说不好的事,这肯定是好的”,有一批人是在那时候得法的。九七年师父来台的时候,总共才二十几个炼功点(包括学法组),分布在各县市。“四·二五”之前,可能有上百个炼功点了吧,“四·二五”那段时间学员人数增加的最快,现在已经有一千个炼功点了。

记得九五年《光明日报》事件,那时候大陆也有调查与打压,不是大面积的,就是陆续这样调查。所以我们去参加北京交流会的时候,他们(中共)也是很刁难的。“四·二五”以后,到“七·二零”,很多人都开始讲真相,例如台湾学员每个月固定在中正纪念堂洪法,就是要还法轮功一个公道吧。

缅怀师恩 精進实修

法轮大法传入台湾十三年,数十万名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沐浴在“真、善、忍”的法光中。台湾弟子对师尊敬仰感激之心,无以言表,唯有坚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不断精進,才能回报师尊的盛德隆恩于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