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对范奎芳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我叫范奎芳,是山东济南钢铁厂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多次受到邪党人员的迫害。

零三年九月三十日,我在家中被济钢公安处刘斌等恶警绑架到洗脑班,随后在洗脑班没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邪党人员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也称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位于济南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我被分配到二大队受迫害,主管二大队的恶警有牛学莲、刘春红、许红、孙秀风、殷传芳、刘芳、李敏、李霞等。在劳教所二大队被非法迫害期间,恶警刘春红把我带到一间图书室,一关就是二十几天,屋里没有暖气,每天由“包夹”看着,一不符合她们的要求就罚我坐姿。恶警殷传芳为了达到其“转化”目的,每天端着茶水坐在学员床上,给我讲邪党的歪理邪说。有一次她叫一个“包夹”做我的“转化”工作,问我老师讲的“尖”是什么意思,我按照我的理解告诉了是“心眼多”的意思,她却说我是狡辩,罚我从晚上10点站到第二天早上5点。恶警牛学莲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经常不让我睡觉,却说我自己不愿意睡。在连续不断的侮辱人格,摧残身体的情况下,一时糊涂被“转化”了。

被“转化”后,恶警们继续蒙骗我,让我看傅怡彬杀父母、妻子的录象,当时我被血淋淋的镜头给吓坏了,我们老师在书中明确告诉炼功人不能杀生,这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傅怡彬不是炼功人,而是一个精神病人。我们老师说过不许精神病人炼功,我知道我上当了,我才真正的反省,我知道了“转化”是错的,心里特别难受,随后我写了“反悔书”,交到队长手里。从此以后恶警对我更加严管,不让家人探视,不让别人跟我说话,强制奴役劳动,干同样的活,发所谓福利时却没有我的,刘春红说不转化就没有。她们甚至不让我买水果和食物,食堂里的伙食不如家里喂养的狗的食物。夏天每个星期洗一次澡,还得每个队轮流洗,内衣内裤无法洗。有一次各个队开展节水比赛,二大队用水超标被牛学莲收工时不让吃饭,站在车间里排队听她训话,训着训着骂起来了,骂我们缺德。车间里有个老太太年龄比较大,干活达不到她们要求的数量,恶警孙学风拿着录音机唱歌干扰她,不让老太太休息,影响别人也休息不了。我们每天在车间奴役劳动15-16个小时,车间里干不完的话,拿到宿舍里干,经常是这个活没干完又来那个活,干不完不让睡觉,特别是贴标的活,一来就是急的,干不完不收工。

恶警牛学莲三番五次挑拨我们夫妻关系,当着我的面说,我丈夫万一被汽车撞了怎么办,我丈夫听后气的哭了起来。还说我们家都不要我了,都不来看我了,可是家里人多次去探视我,恶警却不让见,还扣押我们的信件。

以上是我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经历,由于自己怕心重,非法劳教结束后没能及时揭露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们对我的迫害,一拖再拖,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提起笔揭露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对我一年半的迫害。同时再次声明我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所有背离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

在此正告那些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及政府官员:天灭中共就在眼前,面对全世界正义力量对解体邪党的声援与支持,不要泯灭自己的正义与良知,善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修炼人,为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