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同修金永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吉林省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几次被邪党恶警绑架、关押、暴力折磨,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不幸于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凌晨去世,年仅六十岁。这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又一个血淋淋的罪证。

金永男,男,朝鲜族,一九四八年生,吉林省图们市五工村法轮大法学员,是受到迫害的图们市大法弟子金成权(有关情况明慧资料馆刊登过)的父亲。金永男曾经蹦过爆米花,一提“爆米花老金”很多人都认识。

前几年,吉林省图们市的同修们都知道,有位老者边走街串巷崩爆米花,边向人们讲信法轮功,会得福报的真相,他有时列举自己修大法而无病一身轻的故事:年轻时患有严重的肝炎,血压低等七、八种疾病,自九四年得大法后,自己像换了个人似的,原本脸色灰暗瘦弱的他变成了面色红润,身体有使不完力气的人。他,就是金永男。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勾结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金永男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他到北京上访,却被恶警强行遣返回当地,投入图们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恶警还向其家人勒索钱财累计二千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金永男无故被月宫街派出所金昌洙等多名恶警绑架到图们市石岘镇河北村一座所谓的别墅里,说是攀谈,实际对他实施非人的洗脑迫害。参与迫害的单位有州司法局的朴恶官、州六一零的恶官、图们市政法委书记王保中、月宫街派出所恶警等。被绑架劫持来的人从早四点钟一直被折磨到晚上十二点钟,吃饭睡觉都被监视,金永男被强迫超体力的军训,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象,罚站、侮辱、谩骂以及人身攻击,邪党人员企图用此来摧垮人的思想精神。由于金永男不放弃修炼,被从洗脑班转到看守所,再从看守所转送回洗脑班,这样折磨了百多天,他才被放回家。

零二年六月,金永男及其大儿子金成权被延吉市恶警和龙文化派出所恶警们绑架。恶警们对这五十多岁的老人拳脚相加。七月,金永男被非法关押进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金永男不配合恶警,曾被强行关押禁闭,铐在床上折磨了约四十天。为了抵制恶警们的迫害,金永男与同修曾绝食绝水达十七天,一度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后狱警又把他转到延吉劳教所继续遭迫害,直到超期关押到零三年七月才将他放出来。

金永男回家仅半年,又因恶人举报他讲真相,于零四年二月四日十五时,被图们市国保大队与月宫街派出所的数名恶警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书和真相材料等。金永男被绑架,家中只留下生活无着落的八十五岁老母和多病体弱的妻子。老人经受不住恶警一次次的打击而去世。

二月四日当天金永男被非法关押在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楼上,为逼供资料的来源,恶警对金永男刑讯逼供,连续毒打他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并在他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人轮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金永男的头被打破了,双耳被打失聪,口鼻被打的喷血,浑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上的衣裤成了血衣血裤,一条腿被打残。恶警还用烟头烫他的掌心,用胶带封他的嘴,致使他喘不上气来。恶警还用牙签扎他打破的头部上的伤口,问说不说资料的来源;恶警还扬言打死了算自杀,他们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宿也没给老人一口饭吃,没给老人一口水喝。

其中,打金永男最狠的是两个朝鲜族恶警,其中一名姓洪。他们对金永男边打边说:因为你不写“决裂书”我们拿不到奖金,如果不写打死你为止!

受到一周连续的酷刑后,金永男根本无法自己走路,上厕所也是自己爬着去的。因金永男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警们送到图们市医院抢救过,金永男在医院碰到过一个邻居家的年轻人,当时因金永男头部肿的太厉害,那位年轻人当时根本不敢承认眼前的这人就是金永男。

因金永男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图们市公安局没有马上把金永男送劳教,二零零四年十月才把金永男送到九台劳教所。金永男在九台劳教所因拒绝写“决裂书”受到更加残忍的酷刑和折磨,抻床、“荡秋千”等所有的酷刑都经历过,但始终没有放弃修炼。

因金永男出现吐血等严重现象,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允许其妻子“取保”把生命垂危的金永男接回家。但图们市六一零的中共恶官们一直不放松对金永男的监督、盯梢、以及其它流氓式的迫害。

回家后,金永男的身体健康经学法炼功一度恢复过,但是自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又逐渐恶化,至二零零八年三~四月份开始咳嗽很厉害,致使严重影响正常睡眠和饮食,身体变的极度虚弱。因长期受到酷刑迫害,金永男回家后也是处于紧张状态,哪怕是稍微大一点的声音都足以让他惊吓。五月三日,金永男去世,因含冤而去,双眼没有合上。五月四日,金永男出殡时,图们市天空阴云密布,刮风下雨,人们说:一个好人含冤而去,老天都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