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个人执著后的欢喜丰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部份金门大法弟子相约登山,在金门第一高峰太武山的「毋忘在莒」石碑前留影,恭祝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互勉「毋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金门大法弟子登山洪法,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天未破晓,大法弟子们纷纷聚集太武山山脚下集体晨炼迎接黎明的到来。今年的大法日是师尊五十七华诞,大法洪传世界十六周年纪念,金门大法弟子同欢共庆,颂扬大法,把大法的美好带给登山的游客。

炼完半个小时的动功后,放着普度济世音乐,背着横幅,大家欢欢喜喜的登山去。一路上,我和同修分享了自己昨晚向内找的心得。

星期六晚上固定的集体学法时间,我因为要准备第二天的小记者培训营课程内容无法前往,因而打电话跟同修说,若交流有什么需要集体配合的再告诉我。但当被告知星期日一早要去爬太武山合影恭祝师尊生日快乐时,我心里开始出来很多的想法:抱怨没有提早通知,如此一来,小金门的同修还需搭船过来根本无法参与。又怪同修没有协调好,集体交流时已讲好了在山脚下发正念,怎么又说要到半山腰的「毋忘在莒」发正念。

在一些的指责与埋怨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来在上网找资料准备课程,突然找不到伺服器,紧接着,电脑画面一黑,电脑自动关机,还发出微弱的声音。我心里一惊,「电脑不会是烧掉了吧!?」也马上向内找到自己的不足,想到师父在法上提到的不是看谁的方法好,整体协调一致是最重要的。我暗自思忖着,其他同修都已交流好隔天一早要爬山拍照了,自己没有参与集体交流,应该无私的配合,怎么还这么多的不情愿,好象自己的方法比较好,想得比较对,大家都应该听我的。表面上好象很在理,在更深层的是自己那颗强势领导的常人心。

昨晚我还意见一堆,星期日一早却糟糕得连六点正念都没有发,一直过了发正念时间,才听到同修打来的电话。本想八点就要去金城准备为参加小记者培训营的学生上课,这一爬山,下山后来得及去授课吗?这时人心又起来了:「反正大法不走形式,只要有这颗心就好了,何必一定要去爬山拍照合影呢?」这念头一起马上意识到不对,如果大家都这样想,如何展现出大法洪传的形势让世人知道呢?昨晚电脑画面黑掉突然当机的那一幕又一次敲打着我,应该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很庆幸自己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执著心,能共同参与这个伟大的活动,也感谢同修没有落下我,在山脚下等了我好一会儿。

一路上大法弟子们不仅互相交流修炼中的心得体会,遇到登山的游客,更是以「法轮大法好!」、「早安!」一声声的问候,迎来了登山游客的笑脸回应:「哇!他们精神真好!」一群登山的朋友在一走一过后,就大法弟子的风采,互相讨论了起来。

「哦,你今天迟到对不对,刚才他们坐在那边时(指同修在山脚下发正念),没有看到你耶!」一位登山的阿姨在我们主动打招呼后,说出了这句话,我更意识到,修炼人的一举一动是如此的引人注目,真是不可不慎呀!

到了「毋忘在莒」石碑前,一位同修用相机取景找角度,我嚷嚷着:「唉呀,你怎么没拿脚架,这样你就不能入镜了耶!」另一位同修却正念十足的说,等要拍时就会有登山的游客出现。果不其然,一会儿,一位路过的小姐主动走了过来:「要为你们拍吗?」还不断的取不同的景别,一张、两张、三张,一连为我们拍了六张,还建议坐着的我们要不要站起来拍,我似乎感受到独自一人来登山的她,不太想离开我们呢!而且,站着拍不会遮到后面的横幅,画面更好了!

为了赶在八点半前到金城为参加小记者培训营的学生上课,拍完照后,我几乎是跑着下山的,跑着跑着,咦,刚才为我们拍照的小姐正在前方,我停下了脚步:「早安!」我从后面欢喜的大呼一声,接着缓下了脚步,和其对谈了起来。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她表示,自己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瓶颈、谈到了自己的生命历程,也问了关于法轮大法的事,我还背了几段〈论语〉给她听,她说看我们很快乐的样子。临别前,她表示很高兴认识我,我们彼此留下了联络方式。

我很感谢能参与欢庆法轮大法日的活动,这天,找到了不少的执著,我一定要去掉它;也遇到了很多有缘人,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走入大法,共同沐浴在大法的晖光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