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刚刚在网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一位出家人对“神韵”的理解》,看到这位出家人对师父的认识时我哭了,我为自己感到惭愧与内疚啊。这位出家人看过“神韵”后就对师父有那么深的理解,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了居然都没有她在这个问题上悟得那么正。现摘选部份内容与大家共享:


她向我详细问了我们卖票的情况,反复讲着这几句话:老师是个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的高德之士。他做了那么好的一台节目。“神韵”可不是给人随便看看玩玩的。他没看过吗?天上什么好看的都有啊,他都看过。这可是他耗尽心血,呕心沥血为我们搞出来的。这可是个福宝,我们就是赶快去做,赶快去推票。这是供养众生的福宝。我们修炼怎么能修成?满身的业力,怎么圆满得了?老师捧出这个“福宝”就是给我们去做、去修的。你不做怎么圆满?

这个神韵就是度人的。你只要把人带進这个剧场,他就能得度,就能得救。只要進入这个场他就种下了得度的种子。只是时间早晚,因为他的业力在那里。

赶快去做。我并不富裕,我一个出家人,也没钱。我看到大家做的太慢太小。还有三个星期就要演出了,还有三千多张票。我心里很难过,我心在流血。我做不了什么,但我尽我的能力去做。我要度人,我看见这台晚会能救度众生,我就去做。老师做这么一台演出你知道他费了多少心血?你看那些衣服头饰,那一针一线……没有一场演出能这样。他耗尽心血做出这个福宝来供养众生,我们不快做罪过呀!

这些音乐是天音,天上的音乐。人怎么能搞得出。我对舞蹈、音乐是有研究的。以前我也搞过,我搞得没这么好(她用手遮住脸,摇摇头)不能比。我搞了六年,六年后我的头发全白了。老师搞那么大一场,你们知道他有多难吗?

她接着说:这场演出起的作用不是一般的文字能起到的。什么报纸呀、传单呀,你大纪元报纸起不到他的作用。那些文字起不到这么大的作用。你到处天天讲真相,能有这个作用大吗?这么一场晚会,来一个,救一个,只要他看就能救度他。作用多大呀!要快,我看你们的文宣工作做得很差,……

她说:我现在头脑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样讲。我把自己完全放空,空空的静静的去看去理解、体会这些音乐、舞蹈的内涵。它里面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不是几句话能讲得清的。

当我们谈到宗教问题时,她说,“不要多久宗教界就会明白了,最多一年。你看老师在这里面(神韵)讲得很清楚了。”

我和她一起谈过好多次话,每次她都流露出对大法弟子的羡慕、崇敬。她不只一次讲:“你们太幸运了,这么一尊大佛带着你们修。你们真的太幸运,好好修。我修了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一点一点悟出来。你看老师在《转法轮》里讲的,他就象一个大人带着小孩子一样,一点一点的讲,唯恐你们不懂。真的象对小孩子一样。你们太幸福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怎么就那么闭塞呢?”

“神韵”演出期间,我在后台,一天在剧场大厅碰到她,她说:很忙很累吧,我说还好。她拉着我的手说,“好好干,多做点。这是机会啊!多干点。都是为自己干的。”



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广传“神韵”了,但是在认识上可能还有点差距,特别是有的大陆同修还没有真正在法上认识现阶段“神韵”的博大内涵和深远意义。个人理解,现在的大陆人在接受真相方面最大的障碍就是党文化,在邪党一言堂和现实利益的迷惑下有的人至今不敢接受真相,认为那是反党、反政府的,深怕扯上什么干系与己不利。那么现在有一台没有党文化的但却溶汇着“真善忍”的艺术盛宴供你欣赏,你该没有什么借口或理由拒绝了吧,而且只要你看了,你能看下去,也许无形中就解体了自身的邪灵附体,扭转观念,你就能得救了。写到这儿从中真切体会师父为救世人是怎样的良苦用心。其实从师父亲自领引“神韵”以来,作为弟子我们就应该如今年这般做法的,让世人皆得有机会感召佛恩浩荡。所以,如果我们能更多的体会一下师父的初衷、师父的巨大付出以及当前“救人急”的正法進程,也许我们在复制、推广 “神韵”,传播福音的过程中做的会更用心,心态会更加慈悲祥和,时时用正念加持这一切,让所有有缘世人都抓住这最后瞬间即逝的机缘,救度更多人。

粗浅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