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出家人对 “神韵”的理解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这个故事发生在推“神韵”票的过程中。一个普通的出家人,当接触到“神韵”时,就有了如此深的认识,悟的那么高,对我触动真的很大。

离演出还有一个月了,我接到一个电话,说要了解“神韵”。我只做了一般的介绍,之后告诉她到我们的网站上去看看,我说从国家元首到各使领馆官员,从公司的总裁到一般的员工,从富豪大亨到平民百姓,从专业艺术家到一般的文艺工作者他们都从自己的角度给予这台演出非常高的评价。您自己去看看了解了解。两星期后,我再次接到她的电话。她一开始说,“我想买两张票”,我问要哪天的,她说哪天的都可以。我们聊了几句,她又说:你给我找4张票吧,我给你信用卡号,你再从我的卡上收2000元。我心想:4张票哪能收你2000元?还没等我回话,她就说作为我给神韵的赞助。然后接着就说:“我不认识你,我不了解你们是怎样一个团体。我只是看到神韵太好了。你知道吗?这不是一般的人能搞出来的。这是个大智慧的高德之士搞出来的。”我没插话,只是静静听她讲。她说,“这不是人能搞出来的,你看那些舞者的动作、手法都是来自菩萨的动作。那个音乐是天上的天音……”

在我们聊的过程中,她两次增加了赞助的数目。购票的数目也从4张增到了12张。当她知道我们有2006演出的VCD,立即表示要看。我请与她住同一个城市的同修送去了两张VCD。一张是特意请同修特别制作的一张介绍神韵的广告片。我说这是我的特殊客户,大根基之人,你做得精彩一些。广告片做好后,同修特意叫我看了看,觉得很满意。我自认为这张广告片她一定更喜欢。

几天后,她打电话来,我还很得意的说:那个广告片很好,我们同修特意帮制作的介绍片。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是,她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不好”,“要看全部你才能看明白。我看了整场演出,太好了。我这几天每天都看,反复看,每天下午我都抽时间看。我修炼20多年了,有个问题我一直悟不通,我感觉没法往下修了,看完这个,我突然想通了,你知道吗,我几乎被困住,无法往下走了,看完他(指06年的演出)我一下明白了,突破了。你知道吗,我把那个音乐(神韵光碟)听了几百遍,我的机子都差不多坏了。我听出里面的能量太大了。老师的功就象一个巨大的吸盘,一下子就把有缘人吸上来了。”

几天后她又一次来电话,又订24张票。并又一次增加了赞助的数额。给她送第二批票时,我们聊了很长时间。

她向我详细问了我们卖票的情况,反复讲着这几句话:老师是个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的高德之士。他做了那么好的一台节目。“神韵”可不是给人随便看看玩玩的。他没看过吗?天上什么好看的都有啊,他都看过。这可是他耗尽心血,呕心沥血为我们搞出来的。这可是个福宝,我们就是赶快去做,赶快去推票。这是供养众生的福宝。我们修炼怎么能修成?满身的业力,怎么圆满得了?老师捧出这个“福宝”就是给我们去做、去修的。你不做怎么圆满?

这个神韵就是度人的。你只要把人带進这个剧场,他就能得度,就能得救。只要進入这个场他就种下了得度的种子。只是时间早晚,因为他的业力在那里。

赶快去做。我并不富裕,我一个出家人,也没钱。我看到大家做的太慢太小。还有三个星期就要演出了,还有3000多张票。我心里很难过,我心在流血。我做不了什么,但我尽我的能力去做。我要度人,我看见这台晚会能救度众生,我就去做。老师做这么一台演出你知道他费了多少心血?你看那些衣服头饰,那一针一线…… 没有一场秀能这样。他耗尽心血做出这个福宝来供养众生,我们不快做罪过呀!

这些音乐是天音,天上的音乐。人怎么能搞得出。我对舞蹈、音乐是有研究的。以前我也搞过,我搞得没这么好(她用手遮住脸,摇摇头)不能比。我搞了六年,六年后我的头发全白了。老师搞那么大一场,你们知道他有多难吗?

她接着说:这场秀起的作用不是一般的文字能起到的。什么报纸呀、传单呀,你大纪元报纸起不到他的作用。那些文字起不到这么大的作用。你到处天天讲真相,能有这个作用大吗?这么一场晚会,来一个,就度一个,只要他看就能救度他。作用多大呀!要快,我看你们的文宣工作做得很差,不要舍不得(钱),放开手去做,要做大广告,西人的大广告。

她对我说:西人比较好救度,他们懂得珍惜这个(指演出),华人他觉得见到的多了,他不珍惜,告诉他赶快去看,他们说太贵,那我买票送给他们去看。只要他去看他就能得度。

她说:我送票给那些华人,他们对我说,不能去看这个。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是法轮功的。我问他们,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怎么啦?我叫你们去看演出,艺术欣赏。他们都不吭气了。他们都会去的。

“神韵”在温哥华开演了,她买了五场的票。每一场她都不放过。在中场休息时我几次与她交谈。我问她是否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之前我就提到过是否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她总是摇摇头,摆摆手说:我一个出家人现在又是闭关期间不要搞这些)。她说:我现在头脑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样讲。我把自己完全放空,空空的静静的去看去理解、体会这些音乐、舞蹈的内涵。它里面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不是几句话能讲得清的。你看那些舞蹈的每个手势,每个音符,里面都有无数无数的内容,我觉得体悟不完,我还没完全体悟出来,……。老师真了不起。这些演员还是孩子们,他们太棒了,了不起!到哪里去找那么多身高都是一样的演员哪。

太棒了!你一定要代我谢谢他们,叫他们好好干,明年干的更好。谢谢他们了。说话间她掏出钱包拿出里面仅有的几十元钱说,我真想送她们点礼物,我没什么钱了……我说不用不用,您已经拿了那么多了,谢谢你了!(她在打电话过程中就几次增加赞助款达xxxxx加元。)

当我们谈到宗教问题时,她说,“不要多久宗教界就会明白了,最多一年。你看老师在这里面(神韵)讲得很清楚了。”

我和她一起谈过好多次话,每次她都流露出对大法弟子的羡慕、崇敬。她不只一次讲:“你们太幸运了,这么一尊大佛带着你们修。你们真的太幸运,好好修。我修了20多年了,20多年,一点一点悟出来。你看老师在《转法轮》里讲的,他就象一个大人带着小孩子一样,一点一点地讲,唯恐你们不懂。真的象对小孩子一样。你们太幸福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怎么就那么闭塞呢?”

“神韵”演出期间,我在后台,一天在剧场大厅碰到她,她说:很忙很累吧,我说还好。她拉着我的手说,“好好干,多做点。这是机会啊!多干点。都是为自己干的。”

温哥华演出结束了。神韵艺术团将前往卡尔加利。当她得知在卡尔加利将有乐团现场伴奏,她立即决定跟随神韵前往卡尔加利。

(原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