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血映红中国黑夜(图)

汶川地震窥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关注汶川地震,报道死者多为中小学生,现场惨不忍睹,继续观察、思考,我发现,不只是天灾,更是人祸,我面对受灾者的遭遇,死去亲人的哀嚎,禁不住掩面而泣。我要写出真相,我要为死者、为少年之血、母亲之泪呼号,我要寻找灾难的源头。


图一:倒塌的中学后面露出了坚固豪华的办公楼


图二:在废墟中收集的小学生书包,待父母认领

(一)死者多为中小学学生

汶川地震死亡已经超过两万,从电视上看到,灾区震塌的多是中小学校舍,压死的多是少年学生。

《南方日报》记者到了灾区绵竹的洛水中学,一位带队者对他说:“这个镇震死的都是这个学校里的娃娃,太多了,大人死也就死了,可……,”记者描述,挖出的孩子们都被送到了镇政府,政府打开5个仓库全部摆放他们的遗体。从这里可以看到镇政府和它的车库都没有坍塌,相当的牢固。(见《南方周末》)

《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去汶川的采访者发现一个村里死的几乎全都是学生。

(二)危房校舍是学生死亡的直接原因

在这次灾害中死亡最多的是中小学生,学生死亡主因是校舍危房倒塌。

“根据调查截至2006年,我国农村中小学校舍危房占全国危房的81%,尤其中西部为甚。”(见《南方周末》2008年5月15日29版)

据美联社报道:在地震中聚源镇的聚源中学有将近900名学生被埋在聚源中学的废墟中。地震四天之后,仅有一小部分学生被从废墟中抢救出来。该中学的四层教学楼垮塌并导致数百名学生死亡,而附近的楼房却依然站立着。

居民说:“水泥没有按正确比例与水混合。里面的钢筋也不够。沙子不干净。”“建教学楼用的都是些伪劣建材,”一名农妇站在废墟旁说。

(三)深层原因是官场腐败

为什么中小学的教室多是危房,最容易倒塌?原因是官场腐败、奸商的偷工减料,针对聚源中学的倒塌,聚源镇的农民说:“地方上那些当官的太腐败了。”“地方上官员从上面弄来钱,然后把一部分装进他们自己的腰包。”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政府投入的教育经费比重太低,造成农村教育经费的短缺。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们不妨比较一下列国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德国 2.7% ,英国4.2%,韩国5.1%,印度6.3%,中国25.7%”(注:《炎黄春秋》2008年第四期第12页)。从统计数字可以看到,中国的教育经费明显低于外国,不但低于发达国家,也远远低于印度这样的国家。

(四)必须作调查、统计和比较

为了说明这次的灾难,既有天灾更有人祸的因素,包括政府的腐败无能。因此我建议政府调查,请政府公布每年的教育经费是多少,农村教育经费是多少,同比每年增长多少,公共建筑坍塌的数目, 中小学校舍应该是最多,如果当局,不是有意隐瞒数字,封锁消息,我想这个数字一定会远远超过政府公告死亡数字。将来可以做对比,在该地区政府工作人员有多少,本次地震中死亡有多少,中小学生人数是多少,死亡人数是多少,我想中小学生死亡比例远高于政府机关人员死亡比例。

应该做一些比较和统计:在一个县或一个乡镇有多少中小学校舍被震塌,占总数的百分比是多少,有多少办公楼被震塌,占总数的百分比是多少。这个比例应该公布于众。如果政府认为这是丑闻不能调查,不愿意公布数字和真相,也不准其他人去调查和公布,那么人们自然会问,这个政府是否还该叫“人民”政府?

(五)倒塌中学背后的豪华办公楼

《南方周末》登了一幅灾民提供的照片,这幅照片我看了几遍,是在汶川县漩口镇拍的,这幅照片中,前面是一所倒塌的老旧灰暗的中学教学楼,一些人在楼前抢救受伤的学生,而在倒塌的教学楼后面却露出了一座光亮,气派的办公楼,不但没有被震倒、震塌,墙上几乎都看不到裂纹。这说明政府办公楼是多么的牢固,而在它前面倒塌的教学楼却是那么的破旧、寒酸。

看着这张照片,我产生了遐想:一位继母,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逛大街回来,对饿得头昏眼花,冻得浑身发抖的孩子说,你要爱我们的家,要知道,我的荣光,也是你的光荣,骂我的人都是大坏蛋、卖国贼。清醒者会怎样看待这个“母亲”呢?

听说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刘文辉规定,当地县政府建筑比学校好的,县长立即枪毙。四川的很多县份,学校非常坚固,战争时期甚至可以作为固守的防御工事,而县政府却往往形如牲口棚。不知道对比之下,现在领导人是否会感到惭愧。

(六)什么叫“爱国”

在中国,宣传机器,常把中国少年比作国家花朵、说成祖国的未来,为什么来了地震,受灾的却主要是少年?为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多数人多可以安然无恙?为什么,中小学校舍大片的倒塌,而政府办公楼却多岿然不动?现在小学生之死接连不断地展现到人们面前,这时候人们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应该问几个为什么。

什么叫“爱国”?我认为爱国者,首先要爱护中国的未来,首先要爱护青少年的生命,青少年是中国的未来,是祖国的花朵。我们要为这次地震中本不该死的青少年讨回公道,这才是爱国的表现。

爱国者应该把自己的眼光转移到国内,不要跟着别人去到海外寻找假想敌人。

中国的政府公务员,可以拿着公款,吃喝玩乐,这些钱拿出来可以建设多少小学生的教室。据统计,中国的政府,每年公车消费4000亿元,公费吃喝3000亿元,出国消费3000亿元,一共是1万亿,(见《炎黄春秋》2008年第四期)如果削减这些开销的一半就可以建很多坚固优质的教室,挽救千千万万儿童的生命。

汶川地震中,少年的血,映红了夜空,映红了中国的黑夜,让我们看到了黑暗,接触到了极权政治的腐败,现在让我们踏着死者的血迹探索一条走向光明的道路。



[孙文广(1934年-),中国物理学家。山东大学退休教授,现居济南。作者对本文不保留版权,因为自忖本文难于在国内发表,所以,欢迎任何人将本文敏感词改写,在国内网上发表,用任何笔名、真名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