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类易腾飞在重庆、贵州等地的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

来自重庆的反馈

看了三月二十八日及四月二十八日文章后,我想应该把我了解到的情况补充说明一下。我是重庆市大法弟子,现流离失所在贵州省。

二零零零年,经同修甲介绍我认识了易腾飞(注:此特务在重庆市叫易腾飞,在贵州省叫易思恒,在广州叫易正,在深圳和上海叫杨新正,等等)。当时同修甲说他修的很好。我见他第一面时发现他很爱谈自己悟到的与众不同的法理,学法不深的可能会觉得某些悟法特别,其实有很多问题。比如:他说自己与各地的站长都熟悉,他常发现站长、辅导员之间的矛盾,给他们纠正;又说在师父还未发表出某些经文之前,他早就悟到了……经常去很多省份(特别是当时很多同修跟人走的思想,每每听到这些不自觉的羡慕他),他还说为了给不同宗教界人士洪法,他也要经常看各个宗教的书,才好找方法去洪法(这明显偏离师父法中讲的,我当时指出了他的不二法门问题)……第二天甲同修说易腾飞晚上和他切磋过色关的事。那些天他晚上常住在甲同修单位分的单身套房里,甲同修配了钥匙给他,说他可以随时去。

不过我知道因其外貌较佳,再加上他很注重修饰自己,是有不少年轻及中年的女学员都喜欢与其相处,我认识一同修乙就与他关系很密切……

后来甲带他来我家里,说易腾飞想在我家附近找套房子住,母亲很热心的答应。因当时我家被周围称做“功友之家”,常开法会什么的。易腾飞很注意自己形象,来时是西装领带……一到了就用我家电话不停的给别人打电话。我又请了不少同修来家认识他……他情绪很高,一个人主谈。说了很多各地站长的正负各方面小道消息,我们明显感到他抬高自己的显示心……当我们问到他的工作情况和家人时,他突然变的有点不自在,只说:“我在重庆市机关政府部门工作,(不提具体部门)……我父母是上海人……”当时我们也觉得有疑问,上班的人哪有时间白天四处跑?在政府机关上班肯定会分配宿舍,何苦在同修家轮流住?还让我们给他找房子!?

后来我打电话叫当时一辅导员阿姨来我家,她刚一见易腾飞,就说:“小易,你好啊!”易腾飞马上脸色就变了,而且再不说话了……这个巨大变化每个人看在眼里。饭后他匆匆离开。我们剩下的人听阿姨讲了很多他的情况,(提到他也叫易思恒,曾长期吃住在重庆市当时的赖站长家。在某国际法会上,易腾飞对一般人他不太理睬,凡是站长级人物他就热情套近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他很活跃,七二零一开始易腾飞就失踪了,没有任何人见到他。一消失就是一年,二零零零年又频繁出来活动)

他走后大家集体学经文,师父很多篇经文直点我们每个人的心,我也悟到很多!结果自从那天后,易腾飞再不与我们联系了,甲同修那里也不去了。后来我家电话被监控,常有国安局派的各种人到我家附近“观察”,也有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女等人来我所在单位了解我的情况,可笑的是连我参加常人同学会、外出聚餐等,都有人跟踪……。被我多次直言揭穿,恶人尴尬而走。

我流离失所来贵州后,发现在贵州省很多人认识他,资料中也报道他在监狱里“绝食”的情况、特别是后来网上有个“一个包夹人员的悔悟”的文章(都是特务自己编造的),更让很多同修“佩服”他。

不过也有熟悉他的同修说:“他在监狱里绝食那么久,他上海的父母怎么不来接见儿子呀?!”后来听说只有一个象农民模样的老头来监狱看过……再后来证实他在贵州省都匀监狱刑期满了回家时,是都匀监狱方面的人送他回去的,说他家在重庆很穷的农村。

不久,他又回贵州了。去年我身边有同修接触易思恒,说他与其他流离失所(有做资料的)同修在一起,但他没有做“具体的事情”……然后,我听有的协调人说易思恒去广州做生意了。再后来,网上登一消息说他二零零七年九月在广东被绑架了。现在他的行踪没有人知道。

来自东北的反馈

我们看了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的《中共特务易腾飞在广东的情况》一文后,我们马上向曾与易腾飞有过接触的同修联系,同修上网确认了这个“易腾飞”——“是他!他也叫‘易正’。”

易正曾向人讲,他被绑架、关押了七年,曾绝食等壮举,出狱后,到西藏要建资料点;在那碰了位一百二十岁的活佛喇嘛,他将《转法轮》书给活佛喇嘛,那喇嘛跪拜接书说:我等神书已一百多年了!易正还对人说,我是捧着金饭碗要饭,我手头有不少名画,准备通过同修转卖出去,赚来钱用于印发真相资料;其还讲,我出狱后猛学法……。他让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介绍他到当地推动正法活动;有人给其介绍对象,那女同修很天真,在恶警已设伏的交流会场上还与人面兽心的“对象”热聊着。

我们多人曾对易正的“光辉灿烂”的自传予以佩服与同情:九九年就被恶党绑架至今(零六年)有七年了,吃苦了,现生活无着落,要资助他些。后来,听同修几次讲,易正要到东北做名画生意,要人介绍东北各地的同修。我们觉这易正有些怪,就说:“别叫他到处窜了,现在连他是什么地方人,多大年龄,原本什么单位、学校都不知,还是叫他回原籍好好做好‘三件事’吧”。

看了《中共特务易腾飞在广东的情况》一文后,我们多方联系,作出如下判断:去年至少有三起绑架案与易正这中共特务有密切联系,即五月九日长春大法弟子的几十人的交流会被恶警偷袭绑架案;六月二十三日广州庾瑞君、赵理堂(图们市)等多名同修被绑架案;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时半,北京顺义区马坡派出所恶警们突袭了牙们村财贵小吃点,对邵宇(丹东)、刘贵芳(丹东)、赵景珍(吉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案,这些绑架案与易正有着间接或直接联系。

其实,极个别的同修在私利与情欲的执著下,在崇拜心的驱使下,为中共特务易正起到了拐棍的作用,他们热衷于给他当“红娘”,向各地的同修牵线搭桥介绍绝食“英雄”,他们中,有的稀里糊涂的成了“囚犯”,有的还模仿易正,成了邪党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诱饵。

关于特务易腾飞在深圳和上海情况的补充

此特务还曾化名杨新正(小杨)在深圳和上海活动,骗取学员的信任,并把他介绍给很多学员。此人自称是重庆大学政治系毕业,参加过94年师父办班。父亲是军队退休高干,曾经在兰州、济南等军区工作。

他的表现非常让人难以识别,因此欺骗了很多学员。2007年9月23日,广州大量学员被抓后,他也消失了,广州、深圳的学员还在努力寻找他的消息,据说他还参加过“绝食”(特务制造的假消息)。

请上海、广州等地的学员提高警惕,此人可能会继续进行特务活动。关于此特务的详情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8/17531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