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与邪党决裂的时候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年轻的时候我曾经那么积极的加入过那个邪党,并对其寄以厚望。多希望我为之而奋斗的是人生中最值得的事情。但是天性善良的我,从小就信神,这个不信神的中共,又怎能和神明相处呢,在那种狂热的宣传中,矛盾了几十年……我依旧无法对这两个不相容的向往做出取舍。

宝贝女儿降生之后,聪明伶俐,安静乖巧,只是身体一直不好,动不动就肚子痛,身体弱,终于在一九九七年的某一天,上高中的她对我说,班里有个老师是学法轮功的,她也想学学看。由于已经有个身体非常不好的亲戚学了这个功法,并且身体立刻奇迹般康复,于是我也表示支持,渐渐的,她好象再也没说过哪里不舒服,而且好象我们家的一些药直到过期都没有再被动过,到了叛逆期的女儿也不似其他孩子那般做事肆无忌惮。

村里的会计学了法轮功之后,把所有挪用的钱还上了。村会计这个肥差,到谁手上谁不去捞一把,那时候人们早已习以为常了;我的小姑子也学了功,以前仗着在自己哥哥公司上班,都不怎么努力干活儿,修炼之后完全变了。

我心里有数,这是个很好的功法。直到一九九九年那场残酷的考验来临……

起初是四二五,女儿终于在她爸爸的武力阻止下没能去成北京。我是过来人啊,这个镇压趋势是肯定的了,但是我这个倔强的丫头又怎么会屈服于什么来说违心的话呢。我不是从她小的时候也这样教她的吗?

那天那么多校领导来到我们家,不是来拜访,是来例行公事,逼我的女儿放弃修炼,她从小就比较听话。我看得出她那难受的心情。她从小到大,我没有让她承受过什么大的心理压力,我心疼又有什么用,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一个政府,国家机器!我不想失去我的女儿……

终于,她们几个同学忍不住去了北京,在路上给我写了封信,上面写着,“娘,我从小就是很乖的,但是真善忍是好的,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谎话,我要去告诉他们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今天要去做的事情是最正的,我相信娘你会理解……”我的确理解,但是我也知道这面临着什么……

女儿被他们从北京带了回来,衣服已经脏兮兮的,瘦了很多。一直坐在那里不说话,学校不让上课,被抓回来的学生每个家庭必须有人看着,确切的说是被囚禁在学校的一个旅馆里。那些日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她就是不知道说句瞎话……

女儿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是学校没让她毕业,说“政治”不过关。我能怎么办。家里攒了几个钱,还是紧催慢催的把她轰到了国外,尽管我舍不得她。临走前她几乎整天陪着我。她也知道这一走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的老妈……

总算一块大石落地,女儿经常对我说起她周围的那些人,那些法轮功学员,我把她一个女孩儿家送到国外,唯一的担心就是她怎么在异国他乡生活,结果总是有人帮助她。我应该感谢法轮功师父,这些人这么好,也都是因为修炼的缘故。

今年出来看女儿,我有幸看了很多光碟。那些画面,那些真实的画面,冲击着我的心灵。

这个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从一开始就杀人如麻,还要别人称它为“大救星”。我为之奋斗的是什么事业呢,眼见贪官污吏们肥的流油,眼见老百姓连肉都吃不上。我是个妇人也看不远,就是村里整天捣鼓那点破事就让我气的慌……把村里的地卖了,只给大家那么一点点的钱,还让我们说同意他们的决策,真做得出来。天天都要派人去区政府、市政府抓上访的,都是庄里的乡亲,你们怎么好意思呢?共产党到底是怎么了,你们这些党的官就能公开抢劫农民不坐牢?

我一直骗女儿说我什么也没加入过。但是她似乎能感觉出什么来,总是给我说,为什么要退党。是啊,如果真的善恶有报,如果中共真的到大限了,神佛惩罚谁呢?我知道人各有命。神佛总是慈悲的,在大难来之前不停的提醒还有良知的人。

是时候了,这次既然可以自己选择。我愿意与这个邪灵决裂,彻底的摆脱它。

看看这些天象吧,我相信这么多年来发生了什么大家心里都有数了,好好想想吧。

再次感谢李师父。(转自退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