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那里 把大法的真相讲到那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我是湖北农村大法弟子,得法才几个月就遭到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横加迫害,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加之前期学法基础打的比较好,坚信师父坚信法,才走到今天。 看《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切磋文章写的非常好,有的同修由于法学的好,做的也非常好。有几次我也萌动了想把我学法修炼的点滴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走到哪里,把大法的真相讲到哪里

我外出务工,走到哪里,把大法的真相讲到哪里,把大法的真相资料带到哪里,以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我居住的周围很多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都知道我是一个好人,修炼过程中有时也有人心返出来,给世人《九评》的过程,也是修炼除去怕心、放弃自我的过程。

有一次,我接到一教授家装修的活儿,与其交谈,谈文革,谈六四,谈中共腐败,知道此人很有正义感,并唾弃中共恶党,而他本人也是中共党员,他说:“我三年没交党费了。”我原想干完活走时再送他一本《九评》,这样安全些,而他家为了装修,儿子、儿媳都回家了,都是大学生,我就想这是难得的机会。如果他们都看了《九评》,都明白了真相,都能得救的话那多好啊。我决定放弃自我,去掉怕心,提前将《九评》亲手送给教授,但又怕不安全。怎么办?到底顾全自己,还是救人重要?师尊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按师尊教导去做,救人要紧。第二天,我亲手将《九评》送给了教授。后来通过教授讲,他们家三个都看了《九评》,认识都很好。

还有一次,给卖东西的阿姨讲真相,几分钟阿姨就明白了真相,并向我道声谢谢。象这样的人是经常碰到。师尊要求我们大法弟子要把讲清真相贯穿到生活中所碰到的每一个人身上去。一次我上亲家去,身上带了些真相小册子和真相传单。途中遇上三个人,我就迎上去,向三人讲,你们有缘能得一份大法真相材料,茶余饭后多看几遍,明白真相得福报,并有美好未来。前面刚拿到,第三人就说还有我呢。可见真的是象师尊讲的那样,世人在等待我们去救度啊。

解体恶党促三退,我也做了一些,其中有党员,团员,少先队,有的好讲明白,有的难一些。有一个我们村的老党员,通过我讲真相三次未劝退,第四次我又上他家讲真相,劝退了。只要你心系世人,心存正念,几句话就劝退一个党员,这也是经常有的。

二、得法奇缘、狱中讲真相

九八年九月下旬的一天午饭后在饭桌上睡着了,醒来很不舒服。几天来一直是这样,又象往日的伤寒病发作了,这样拖下去我家的冬播就搞不成了,我得去镇上看医师去。下午到了镇门诊,没有医师,只好等一等。等了很长时间还是不见医师,无奈只好换一家了。出门诊到了街上,看见三、四十人盘腿打坐,正在洪扬法轮大法,横幅上写着:法轮大法性命双修。其中有我认识的一个同学在内。我问同学:“你炼多长时间了?”他说两年半了。我拍着大腿说:你炼两年半了,我怎么不知道啊?同学说:你先看一看《转法轮》吧。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路上,我在自行车上高兴的站了起来。十月份正值农忙时节,我把书带到了田间,休息时就看上一段,晚上开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一个月下来第一遍《转法轮》看完了,病也好了。我就觉的法轮功好。十一月份,每天早上三点钟骑着自行车走八里路到镇上的炼功点炼功,从此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道路。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遭到了江罗政治流氓与恶党的残酷迫害,進出车站要搜查,不少同修在火车上与车站遭到抓捕与迫害。二零零零年底,我回家过年在火车站遭到再次搜查,警察叫我把包打开,我打开包让警察检查,包内有一包用黑色包装袋装的全是大法书籍与真相资料,警察问我这包内是什么?我说是书。又问什么书?答:我看的书。我当时的心态很平静、心正。我想: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按照法做好人、超越好人的好人,所以心里没有怕的念头。警察再也没有打开包就检查别人去了。可是跟我一块回家过年的常人着实为我担心,心都快跳出来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从左至右旋转三百六十度的方式旋转,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刚喊完口号,就有四个警察从四面向我扑了过来,抢走了横幅,绑架了我,送回本县迫害、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勒索二千元。在狱中,我一言一行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善待警察和犯人,向警察和犯人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江贼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权力,操纵国家的所有宣传机器造谣、抹黑法轮功。开始的时候,他们不听,警察还唆使犯人包夹、打、不让睡觉,想一些邪招整我。后来他们看到我不说假话,言行一致,能为别人着想,慢慢的也改变了,犯人不那样粗暴的对待我了,其中有一个叫王升的少年杀人犯,经过我多次讲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功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善恶必报的道理,他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后悔做错了,他说:“叔叔,我如果早遇上了你就好了,不至于到现在判无期徒刑啊。出狱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在劳教所的一年里,我先后被关了四个号子,使大多数犯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监狱里定期或不定期搜查,有一次搜监,一位武警问我你是干什么進来的?我说因炼法轮功;他又问:法轮功好不好?我说好。他没有把我怎么样,就搜下一个去了。就这样,我在狱中坚持炼了十个月的功。出狱的时候管号子的警察说:“我改变不了你,希望你不要再進来。”其实通过我们讲真相,有一些良知未泯的警察知道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希望我们不要再受这份罪。我们也真心希望良知未泯的警察真正明白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出狱后回到家里,我学法,找《明慧周刊》看,查找自己证实法的基点不对,不是站在法上。师尊教我们要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而我却带着怕自己不证实法圆满不了的强大执著,是一颗为私为我的自私心。零四年,师尊发表了经文《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是啊,了却人心、去掉执著,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多学法,用心学好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中国大陆的新老学员,还没有放下怕心未走出来的同修啊,赶快走出人心的执著,人人都出来讲真相、证实法。其实啊,法轮大法那么的好,那么的正,同修都按照法去做,应该是邪恶怕我们!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正法走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只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坚信师父坚信法才最安全。讲清真相,唤醒被谎言欺骗了的世人,救人更多才不负使命。同修啊,迈出稳健的一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