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学员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我们全家人的身心变化,使我悟到宇宙佛法“真善忍”的博大精深,对我们的指导作用是永无止境的,只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才是迷茫的黑夜中引领我们走向圆满路的导航明灯,是师父帮助我们解脱了世俗所划的框框,走上了修佛的道路。

一、折磨我多年的病消失了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骨瘦如柴,身体虚弱的几乎一阵风就能刮跑。因为胃不好,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進去,面黄肌瘦,严重贫血,时常会晕倒。父母经常抱着我说:“看你什么东西不吃,瘦成这个样子,到什么时候才能像别的孩子吃点东西,出去玩耍,我们就放心了。”记的直到十六岁时,到姑妈家住了一段时间,两个表弟都很能吃,姑妈就指着他们说:“你看他们吃的多香,比你小五六岁都能吃两碗面条,你尽量多吃,看看能吃多少。”于是我硬着头皮硬撑着也吃了两碗,撑的肚子好难受,但是,从那以后吃饭逐渐多了起来,身体也强壮了一些。

前两年因为从地里往外担杂草,不小心扭伤了腰,一到阴天下雨就痛的腰直不起来,不敢活动,多方治疗也没治好,到最后连一般农活都干不了,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着急。也是在炼功后半年左右,彻底的告别了腰痛的折磨。

在我炼功后半年左右时,胃出现了痛、酸的感觉,一直嗝气,就象被热水烫着似的难受,又象一个大火球在肚子里翻滚,随着嗝气,大火球从腹部提升到嗓子部位,反反复复。虽然当时很难受,但经过炼动功,逐渐的这种症状有所减轻,最后彻底好了,胃不痛了,也不嗝气了,舒服极了。

零五年十月份,我突然得了痔疮,大便带血,疼痛难忍。医生给开了两盒药丸,吃了也不见效。我经过坚持炼功,零六年三月份痔疮就彻底好了,以后再没复发过。

以前我牙疼,三五天疼一次,牙象酥了似的一块块往下掉,简直疼的生不如死,整个脸都肿的麻木了吃什么药也不止疼,打封闭针也没有用。经过炼功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总算把折磨我多年的病魔清除了。

二、我父亲退党

我父亲今年六十岁了,一直都是我们村公认的老好人,别人怎么欺负他,他也从来不跟人家计较太多,总是以忍让待人,别人都说他傻、懦弱,他也不吱声。就是这样一个老实人,也不知怎么像被什么控制似的,喝酒后就不是他自己了,疯疯癫癫的整天胡说八道,说什么他是什么大仙,看到另外空间的祖辈在受苦,没吃没喝,需要我们在世的人给他们找明师解决困苦啦,破解那个空间的邪灵啦,反正都是常人听不懂的莫名其妙的话。后来找了一些风水先生一类的人来看,说是我们的陵地有问题,让这么破解,那么破解,结果谁也没能彻底解决得了。

零二年我父亲又突然说鼻子不透气,塞的难受,从鼻孔中长出一个白色的坚硬物体,四处求医问药也没有丝毫减轻,无奈之下只好到县医院手术清除,手术做了四个小时才做完。手术后脸肿的好象变成了另一个人,疼的呼天叫地,难以忍受,在医院里待了几天,拆线后出院回家,花了三千多元钱。后来父亲告诉我们:手术中,由于打了麻药,没感觉疼,只是觉的医生把我的鼻子掀到一边,象拔石头缝中的树根似的往外拔那东西,耳朵里听到“喀吱喀吱”断裂的声音,接着医生又用刀刮,深处刮不到的地方用凿子把骨头凿开往下剔,这时感到钻头脑子疼痛,象要把脑袋劈成两半似的,给我清理的很干净,今后鼻子痛快了。我们听后都很高兴,认为医生连根都给挖出来了,彻底好了。谁知没过两年,父亲又感到鼻子塞的难受,到医院找当年给他做手术的医生看,医生经过检查说里面又开始向外长了,这种东西不除根,你拿点滴鼻水滴滴,暂时缓解缓解,到以后实在受不了啦,还得来做手术。

零七年秋收前,父亲对我说:“我的鼻子里又长满了,你看准备点钱咱再去做手术吧!”由于我修炼法轮功有一段时间了,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于是就劝他学法炼功,他没有理会,怨我不陪他去治,没有孝心。我就对他说我身体的变化,师父给净化的无病一身轻。就找出《我们告诉未来》这套光碟让他看。看头一个时,他边看边说:“李洪志师父真有一套,象这个被粮垛砸的不能动的人都给治好了,我也相信法轮功好,可就是不知怎么头脑发晕,心发慌,越看越看不了。”

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给他清理大脑中以前那些不好的东西,邪灵在干扰他,不让他再看了。当我换上第二个碟子,他忽的起来就要走,被我按到沙发上,对他说:“你一定要坚持看下去,不然你以后就很难摆脱它了。”他硬着头皮看了第二个碟子。说什么也不看了,很快就跑了。我大脑中忽然想起,他是共产党员,一定是共产党这个邪灵在干扰他,不让他得法。第二天经过一再劝解,说明中共邪灵的邪恶本质,帮他办了退党声明。自从那天开始,他的鼻子不那么塞了,也不流脓鼻涕了,没几天就彻底好了。

三、我妻子与祖辈上的事

我真正认识大法的威力是因为我妻子的病,零五年六月份,她突然觉的浑身无力,四肢酸软,很快变的脸色蜡黄,一点血色都没有,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子宫肌瘤,要做手术切除,当手术做到一个多小时,医生出来告诉我们:“肿瘤是恶性的,牵扯两侧附件,要全部切除。”经过我签字后,手术顺利完成,回病房后,在医生办公室医生告诉我:“现在她的淋巴结上有一个纽扣大小的癌栓,因为靠动脉很近,无法切除,希望你们心中有数。”经过放化疗后,她的头发掉光了,身体更是虚弱到了极点。

十一月的一天,二姨来看望她,对我们说了她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并劝我们修炼,当时我母亲也在场,她也是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她们两个人说,只要你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会管你。

我妻子恢复的很快,脸色红润了,走路也稳健有力了,邻居们好奇的问:“你吃的什么灵丹妙药,病好的这么快。”她高兴的说:“这都是法轮功给了我神力,才让我好的这么快。”

零七年三月,二姨又到我家,说你们也都学法炼功了,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了,不如去买个MP3,听听师父新经文,里面还有各地讲法、《九评》、《解体党文化》等内容。她却邪灵附体似的边哭边说:“我们不要那个,你想让共产党把我们抓去呀,现在到处在抓人,我们才不犯傻呢!”接着把二姨赶出门,让她以后再也不要来了。结果没过一个月,她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几天时间就降到手术前的状态,甚至比当时更糟。

由于心性掉到了常人的层次,我妻子的身体是一天比一天虚弱,连骑车回娘家的三里路都要休息两次。学法炼功更是抛到了脑后,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看她实在虚脱的不行,又不学法炼功,只好到医院治疗,做CT检查,小腹部位有个肿瘤已经有鸡蛋大小了,主治大夫说:“从我行医以来,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肿瘤,看样子得有四五年了,手术已经无法切除了,只能保守治疗。”

自从住院,她总说彻心透骨的冷,浑身打战,牙齿咬的“咯咯”响,医生一直也制订不出医疗方案,我想这可能是师父点化:不要在医院里耽搁时间了,赶快回家学法炼功,只有实修才能达到消业去病的目地。

回到家中当天晚上,母亲就带我们五套功法都炼了一遍。从一开始炼功,心中就象一个火球在烧一样,随着冲灌的动作,这个火球从小腹到喉咙一起一落,象是有一股力量往上提,提到嗓子眼就提不动了,重重的落下去,接着又提起来,又落下,随后速度越来越快,有一股热气顶到嗓子眼就嗝出一点,一直持续到四套功法炼完了,也没有丝毫间歇。一个小时的静功炼完了,那种难耐的痛苦也没有减轻,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慢慢缓解了一些,心口不那么烫了,腿也不那么痛了,只是腿象抽了筋似酸软麻木,很长时间才恢复知觉,那股热气更是后来一炼功就一个接一个的嗝个不停。

十二点发完正念后,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谁知一躺下就浑身挺得僵直,腿和胳膊更是狠狠的伸着,脑海中好象有个声音在极深的空间中告诉我:你们祖辈在很久以前曾经杀害过人,还不止一个,欠下的业力太大了,整个家族还了多少代了,也没有还清。近代就出现了不少“少亡人”(年纪不大就去世的意思),你老爷爷弟兄三人,其中老大精神不正常,被日本鬼子绑在树上用刺刀刺死了。你爷爷兄弟六个,四个都得肺结核年龄不大就过早去世了,你还有一个姑奶奶更是十多岁就病死了。你的一个堂叔因为扒水库十六岁被土方砸死了,他的父亲年龄不大得癌去世了。由于欠业太大,还不了,你从小体弱多病,你父亲更是精神恍惚,受业力驱使,导致头脑不清醒,鼻子恶疾难除,你妻子又反复长肿瘤,这些都不是偶然的,只要你们认真修炼法轮大法,人人以法为镜,修心信佛,一切邪恶的因素师父都会给予清理,绝不会让你们出现生命危险的,就连另外空间中那些你们过世的祖辈师父都会善待安置。就这样一直到天亮,身体象散了架似的,浑身酸痛,象生了一场大病。

起床后,急切的到我父母家向我父亲说了这些事情。父亲坐在床上听我说着,身体就象邪灵附体似的哆哆嗦嗦,眼泪鼻涕直往下流,神情怪异的问我:“你从哪里听来这些事情,以前又没有人告诉你,以前确实有这些祖辈陆续得病早死了,我都不敢提及,因为前些年他们都来向我诉苦,说在那个空间中,他们没吃没喝,上坟给点东西都被人抢光了,还老是挨打受骂的,实在是太受罪了,一直要我给他们找名师解决痛苦,结果多少年也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

我就告诉他:“这都是法轮大法的师父昨天晚上点化我,让我知道的。师父还说咱们祖祖辈辈欠下的业力,十分之八师父都给消下去了,只剩下那么一点让我们全家每人承担一点,通过修炼慢慢的消,连咱祖陵里,师父都给清理了,另外空间中也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欺侮他们了。”

父亲听后很高兴,非常感谢师父让他了却了多年来压在心底中的宿愿,决定要学法炼功,走上这神圣的修佛得法的通天大道。

因为水平有限,一些枝节难免过于繁琐,还望同修予以指正,加以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