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事实看因果报应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这篇文章,是招远市大法学员根据分别为七十八岁和九十八岁的两位老人的口述亲身经历整理而成的。

*******

当年,日本人还没有占领咱们胶东这里的时候,也就是1940年前吧,咱们蚕庄一带就不太平,当时社会上有很多股杂乱的地方武装,如:刘嘿七、焦部、王四挂搭、红枪会、共产党、国民党、还有几小股土匪和共产党的矿务局,在蚕庄至灵山一带,他们之间互相勾结,又互相残杀争斗,共产党的乡政府设在柳杭村。

咱们中国人世世代代都信神佛,敬天地,所以在久远的朝代,人们在一些名山各地建造了一些神佛庙和寺院,如蚕庄村的玉皇庙,建在蚕庄的芦苇塘边;大娘娘庙,建在掖县(现莱州)的太原州;而娘娘庙建在金华山;三娘娘庙建在丁家村,灵山建有南寺和北寺。北寺山顶上建有龙王庙,天旱求雨,有求必应,“灵山”由此而立名,并写于招远县志记载。灵山南寺、北寺、丁家庙都有和尚,寺庙规模相当的大。每年,各庙宇都要组织几次大的庙会。庙会这天,唱大戏,赶大集,方圆几百里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善男信女,都来顶礼膜拜,焚香烧纸,和尚念诵经文做法事,祈求神灵保佑,多为灵验。当时真是太平盛世,风调雨顺,天地人和。

一九三七年后,共产党在蚕庄一带建立了临时政府,地面上就不太平了。黑社会、恶势力、地方武装争权夺利、烧杀抢掠。共产党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扒庙宇、砸佛像,撵走了和尚,没收了庙产,从此,百姓居无宁日。

一九三八年,在乡大队长陆希玉、乡干部王盛乐的带领下,一帮共产骨干杀气腾腾的来到蚕庄玉皇庙,当时正值玉皇大帝六月二十四生日庙会日,他们对着玉皇庙一边扒,一边砸,一边叫喊:有灵的上天,没灵的钻湾!咕咚咕咚的把神佛像全都抛进芦苇塘。当时,庙会上有人说:“共产党不信神,这么折腾会遭报应的。世道要变了,人的灾难来了,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就在当天,陆希玉在扒完庙骑着马回家,走到丁家三娘娘庙附近突然一个跟头从马背上栽到地上,当时就死了。给他牵马的一个乡干部也同时倒地而亡。

王盛乐扒庙回家后不久,就患上了一种不知名的怪病,医治无效,不久也死了。他们俩的老婆也都改嫁他乡,子女也都随母另从父了。真是报应,闹了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上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共产党又提出破四旧、立四新,扒祖坟、拆宗庙,焚毁宗谱,名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人们又一次卷进了灾难中。人们在无神论的煽动下,诋毁、诽谤神佛,不信天不信地,亲情之间相互冷漠、仇恨,那情景过来的人是不会忘记的。那些拆庙、砸佛像遭报应的,那就更多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党再度掀起了什么“反迷信”,什么批判法轮功,一听就知道都是些造谣。这回更邪乎,索性连佛经都敢烧,修佛的人都抓。这回蚕庄镇政府武装部部长李英生当上了打压组组长。李心狠手毒,雇用地痞无赖毒打法轮功学员。

2000年夏天,李英生突然暴病,一个星期就死了。死时43岁。蚕庄镇镇压法轮功的另一个干部叫王成杰,也遭报了,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听说三分之二的胃都切掉了。

共产党啥都反,反天反地还反神佛,这老天爷能答应吗?最后都得跟你算账的。可又听说了,神佛慈悲,还再给人留最后的机会,只要赶快退出这党,还有它的什么团啊、队的,就能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