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昆明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叫李忠芳,于1999年1月得法,刚学法半年时间,中共就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邪党不准学员在一起学法。当时我就是不信邪恶的造谣,不看也不听电视、广播的谎言,坚信大法好,坚持在家学法炼功。直到2000年,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看了经文后,才知道要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于是就开始出来给身边的人讲“法轮大法好”,大法教人做好人。到了2003年,同修又送来了一些光碟,我看了光碟后,心想要使更多的人明真相,就到街上发真相光碟。恶党的巡逻人员看到后,把我送到当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人听,也有人根本不听,并嘲笑我,问为师父做事给了我多少钱。真的想不到现在的人眼睛只能看到钱,除了钱,他们的良知、道德都没有了。我说:“我们慈悲的师父只是为人好,叫我们按照‘真、善、忍’三个字做好人,也为世上的所有人好才叫我们出来讲真相,我们心里不是为得钱,就是做好人。”

第二天,派出所把我非法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不准炼功、不准讲真相,我一讲,恶人就干扰。我开始绝食抗议,看守所所长叫来四、五个人把我按倒在地,撬开我的嘴就灌食。第二次灌食直接插胃管,把胃都插出血来了,恶人还在一边大骂:“没有××党,谁给你饭吃?”真是想起好笑,党文化把这些人骗得说话都不理智了,老百姓自己劳动得来的收入,却说是恶党给的。

过了十几天,派出所直接通知我说把我送往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我当初只是想到他们能得救,背师父的大法给他们听,叫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天理不容。我们大法弟子是在做好人,这里不是好人待的地方。恶人根本听不进去,还是把我送到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二年零四十天。

到了黑窝,恶党人员为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地,对大法弟子伪善欺骗,叫我与她们交谈,在谈话中利用攻心找机会钻空子,如果大法弟子不动摇,就恐吓、辱骂、不让家人接见。

苏中菊是那里的头目,妄图用亲情来动摇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因为我坚信大法,一修到底,恶警就把我与吸毒犯关在一起,一天到晚找两个包夹跟踪,剥夺人身自由,为了抗议她们的违法,我写信给那里的所谓杨科长,让她撤掉跟踪大法弟子的包夹,她们没有同意。

在劳教所,大法弟子每天被迫从早上7点一直干活到晚上11、12点才让睡觉,一天奴役劳动15个小时,完不成所谓任务,恶警就谩骂不绝。在那里有一位大法弟子是教外语的老师,会七国语言,五十多岁,被非法判了三年。恶警逼迫她每天在条件很差的作坊工作15小时以上,她实在干不下去,要求那里所谓的大队长李里群给她换个工种,李里群不给换,同修绝食20多天,后来这位同修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