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清与新新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身边的同修总是建议我应该把清清和新新的故事写出来,可是证实法的工作实在太多,总是觉得没有时间静心写。看到年初至今一场又一场的天灾,心里着实为承受灾难的同胞们担心和难过,所以今天写出清清和新新的故事,希望我的亲人们能从中明白真相,从而自救,摆脱灾难。(清清和新新皆为化名,原为避免她们遭到共产邪恶的迫害。)

新新的故事:新新是我的小学同学,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听闻真相的她就象崭新世界里的一个新的生命。新新在小学的时候总是挨欺负,每当那时我就挺身而出替她打抱不平,加之后来又知道她的生日同我是一天,所以我们的关系自然就成为班里最好的。但随着升学,我们各自去了不同的学校,联系就越来越少了,后来就没有了联系。大学毕业那年看似巧合的一个机会,我们又再次相遇,当时她正在忙着准备婚礼。于是我赶在她去度蜜月之前找到她,跟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和“三退”的事。她都听进去了,当时就同意退出共产邪党的相关组织。但是她说她最头痛的就是睡眠不好,这么多年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经常半夜就醒,而且醒很多次,她到庙里求了一些东西带回家也不好使。于是我送给她大法护身符,并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可改善睡眠。第二天她打来电话兴奋的说:“我这么多年都没睡过这么安稳过,一觉到天亮,舒服极了,你说的真灵啊!”我说是因为她真正从心底相信大法,大法自然给她带来了福报。

那次电话后她就去蜜月旅行了,大约过了半个月左右,她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回来了,并让我去她家坐坐。我抽了个空去趟她家,见到她不禁先问她这一路玩的怎么样,她说这一路净喊你名了,我听得直发愣。她拉我坐下说道:“我路上做了梦,梦到我那个成天总想在共产党里谋官当的老公,大骂一尊佛,那时我站在他身后,看到瞬间很多象鬼的东西都来追杀我们。我们跑到马路上,马路上的人们都在被不好的东西追杀,我怕极了,正想怎么办,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你,我就大喊你的名字。随后你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你身后有一艘金色的大船,你正站在船的前边给四处躲避追杀的人发卡,拿到你卡的人瞬间就上了金色的大船,那些可怕的东西就不敢追杀了,我也跑到你那里,拿卡上了船,这才躲避了追杀。”我听后很是震惊,我告诉她:“其实她梦到的就是法轮功学员在救人,记住‘法轮大法好’并退出中共邪党的人就是梦中我发卡上金色大船的人,梦中追杀人们的就是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人们看不到就不相信,让你看到也是告诉你,退出来才能保命啊!”她说她这回知道了,她一定告诉她爸、妈真相,让他们也得救。

清清的故事:清清是我同寝室的大学同班同学。之所以起清清,是因为她对大法的心就象一汪清泉,清澈无比。清清这个人天生的迷糊,记性还不好。无论什么科,她都是背的最早的,但是她每次肯定是错的最多的。究其原因,她说算命的说她孟婆汤喝多了。从上大一开始,我有时间就给清清讲些法轮功的真相,但是出于安全考虑,我都是以第三者身份在讲,因为那几年正是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大一下学期,清清得了俗称“鬼剃头”的病,看着一个漂漂亮亮的姑娘一下子掉那么多头发,真的替她难过。于是我们寝室其余这三个人每天又多了一个功课,就是用梅花针,(类似小锤子的东西,前边的锤头是五个小针)敲击她掉发的地方,直到敲出血再上药,一天要三遍。每次我们三人给她上药都觉得象对她施酷刑一般,心里别提多难过了。但是当时由于怕自己被迫害的私心,竟没敢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让她遭了那么多的罪。转眼到了大二,那时我已经跟清清讲了很多有关法轮功的真相,所以清清明白法轮功是被诬陷的。记得有一次给清清讲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时,清清大哭着说太残忍了,不明白警察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性。

也就是那年我们增加一科公共课法律基础,一次上课老师破天荒的让探讨法轮功问题,原因是美国连续几年弹劾中国人权问题的焦点都是法轮功问题。老师说什么意见都可以说,但只是在课堂上,但我看得出老师其实很是反对大法,因为她说在其他班讨论时,反对镇压的意见多,所以她很不满意,觉得大家立场有问题。课堂上很多同学说了自己的观点,但大多都是受蒙蔽的。清清看到这种情形涨红着脸,坚定的举起胳膊,并告诉我:“我一定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最后也没轮到她发言,但是就因为她在大法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时候,还要为大法说话的这一善念,神奇的事情在随后的几年中接踵而至。首先是“鬼剃头”不药而愈;而清清最头痛并不及格的英语补考也神奇的过了;在大二下学期清清竟考取了学校最高金额的奖学金,由于我们是高校中的重点大学,她还额外获得了国家奖学金,加起来超万元。同学们对于她的变化都感到惊奇。

退党刚开始清清就退出了恶党的组织。随后在大家都头痛的毕业找工作时,清清竟轻松的签了两份工作。在毕业大家道别时,清清告诉我:“其实我知道大法好,最早源于我的后奶奶,她在镇压前修炼法轮功,那时在家中她对我们比我的亲爷爷都要好,外人经常以为她是我的亲奶奶,大家都很敬重她,后来我爷爷去世了,她就回到她女儿家。镇压后由于她的女婿是公安,所以不让她炼了,从那以后她原本从修炼后很好的身体,一下就瘫痪了,直到现在还瘫痪在床。”我告诉清清如果能看到后奶奶,一定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从新回来修炼啊!那样一切都会变好的!清清说她会的。

清清和新新的故事讲到这就结束了。希望那些还没听闻真相的人们和已经听闻真相但还未接受的人们从故事中能够为自己选择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这是所有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