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劝“三退”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讲真相中,归正自己修出慈悲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有一点新的感悟:老人,即使患有各种疾病的、坐轮椅的、走路艰难的等等,这部份人也是最需要真相的人,需要得救的人。

有一天在一超市门前,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拖着自己的病体艰难的走着。没有多想就走过去和他讲真相。他吐字有些不清,我就把真、善、忍写在纸上给他讲。他的大脑是清醒的,而且听力没有问题,他很费力的给我在地上写一个李字,他知道法轮功,我就给他讲“三退”保平安,他点了点头。

师尊说:“众生与人类能够存留到现在,是为了等着得救。”(《美国首都讲法》)他们能活到今天就是在等大法弟子呢!讲真相过程中,有时师尊一天之内会安排几个病人或老人到我的跟前。一日,看到一位八十多岁、行动非常不便的老人,我面带微笑迎着他走过去,对他说:“我是搞中医的,你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得救了。”他说他好不了啦!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讲刘伯温的预言,人类要有大难,要淘汰很多人,那么淘汰什么人呢?‘行善之人得以见,做恶之人不可观’。你是好人能留下,恶人即使没有病,大难来临时也许朝病暮死,留下的好人,不管身体有什么病也全没了。你说是不是有希望了……”。他睁大了眼睛听着。我又告诉他:“留下来的必须是抹去兽的印记的人”。又给他讲了《圣经启示录》,他听明白了。他说:“我和孩子都没有入过党,只是入过团和队。我们也不认识,你能给我讲这些,我能活下真得谢谢你。”我说:“是我们的师父和大法救了你。”他说:“若不是你,今年我都不想活了,你家在哪,等我好了,我一定去找你。”看一个生命得救了,心里为他高兴。可是中国这么大,有多少人要我们去救啊!为他在纸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到他的口袋里。我感受到我自己也在变化,是思想的升华。

有一天在天山路车站看到一个脑血栓患者,他迈着大步,另一手脚在划大圈,看上去是四十多岁左右的壮汉子,一边走一边和他讲真相,他听明白了,特别高兴,他一边听一边给我打立正(就是举手礼),动作虽然不协调,周围的人都觉的惊奇,但这是一个生命真正得救后的体现。我悟到,我身上为我为私的那个根,师父在逐渐给我往下拿,为他的心就越来越多。

还有一天刚下完雨,走出楼就遇到一个盲人,我走过去,亲切的用手拉着他,一边走一边唠,好象兄弟一样,当时感觉到在我们之间有一种慈悲的场。我给他讲完真相后,他同意“三退”。

最近,见到一个五十多岁的患帕金森病的人,而且他的颈椎已钙化,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我陪同他走到休息区的台阶上坐下来,笑呵呵给他讲真相。此人给我的感觉好象是多年的老相识,谈的非常融洽。当他明白了真相后,我看到他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他得救了,他高兴了。我也为他高兴,说不定我们哪世是亲人呢!

云游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开始想法很多,和谁讲?找谁讲?到哪里讲?怎么讲?我要求自己把所有心放下:我就是要走出去,就是要讲真相,就要去救世人。每当我讲完一个就想一想自己,讲的到位不到位,反映出自己什么心,还差什么,下次一定改。我想这就是用大法归正自己。这样面对面的一个个讲,也是一次次的突破自己,也是一次次的归正自己,就觉的头脑中人的想法越来越少,觉的师尊在一次次的把我的为私的心一点点拿下了,也就越来越修出自己的慈悲,对师尊讲的什么都不要想的法理,体会越来越深。

讲真相中不轻易放弃一个人

以前,我在讲真相过程中遇到不好讲的,自己会很轻易就放弃了,现在我变了,变的不会轻易放弃了。师尊说:“你不告诉他真相他们就永远失去了未来。”(《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们自然希望被救度的人越多越好,所以不管对方怎么不接受或说了什么,我都要想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归正自己,不为他所动,正是因为我在一次次讲真相中,归正了自己,才逐渐越做越好的。

举两个小例子:一次在公交车上,我看到中间有好几个人站在那里,但最后一排还有一个空位,一想这里面一定有要听真相的人。在我的座位里侧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开始他总是往窗外看,不看我。我打出去想救他这一念。我一看他身体状况就说,你身体不错,我是搞中医的。搭话后就开始讲真相,他说不信,我说你信善,就不干坏事。之后他就不吱声了。我还是乐呵呵的找话跟他唠,我心里想我一定能救了你。他背后的邪恶东西少了。师父在看着我的念怎么动。在师尊帮助下,我们的谈话气氛越来越好。我就要下车了,我一边站起来一边乐呵呵对他说:“我给你退了吧,大难来了保平安。”他笑了,接受了,并热情的说:“你要慢走!”

有一次去农村老家。一上车,我看到一个空位,旁边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一搭话知道她是在乡政府工作的。她吃东西,接着给别人打电话。我讲了人类要有大难了,她不吱声。我想:别急,先放一下!我就先和过道对面的一位五十多岁男子讲真相。他很善良,是外地来打工的。他很快接受我讲的真相并作了“三退”,随后下车了。一会又上来一个五十多岁的有落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我和他讲真相,他也接受了。我想该轮到我身边这位女士了。她还是不说话,我说:多吃小米对你脾肾有好处。这句话好象说到她心里去了,她转过脸来。我就讲我们好人就求个平安,我帮你退了,逃过大难。她还是没表态。到终点大家都站起来准备下车,我还是不放弃。我说只要你点头就可以了,这时她笑了,边下车边说“谢谢!”我一边下车,一边在心里说:谢谢师父的安排,我又得到了一次心性上的魔炼。遇事向内找,修自己,什么事都是好事。开始是我善心不够,我的能量不能一下子穿透她,打动她的心。再一次谢谢师尊。

师父说,“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有一次去店铺买东西,遇到一位熟人,一见面就打过去了“我要救你”这一念,可我刚问她“你入过团吗?”她马上就跑了,是她背后邪恶在控制她。但“我要救你”的这一念已留给她了。

一次走到一个修自行车的摊位,这位修车人正好没活干,他坐的椅子旁边还有一个空凳。我说:“休息一下行吗?”他点头。我坐下刚要讲真相,他站起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我为他发正念!他回来后把他的凳子搬的离我老远,自己坐那边去了,看都不看我一眼,更不听我讲。我想机缘不成熟,下次再说吧,把救人的慈悲留给他。

再一次也是一个交通岗旁的修车点,我刚坐下,他也不看我,站起来就進了小卖店,不出来了。

我悟到这三个人是他们背后邪恶生命和他们的观念控制着他不看不听,怕被解体掉。就是这样,我还是想应该把慈悲留给他。

讲真相中多救人

上个月我家老楼要新安装煤气管道,麻烦事不少,六楼的一家住户的儿子回来了,帮着装卸吸油烟机。这个儿子以前在家住,我们见面经常说话。这次见面后他说他的女儿都上大学了。我说那她一定入团了。就给他讲真相。最后我说你家三口人,二个团员,一个队员,退出保平安。当时他的父母都在场,我说你家三口再加上你父母,一共五口人帮你们退了保平安吧!他老父亲马上说:“不行,我家十一口人,还有两个姑娘呢”。两个姑娘一家各三口人,再加上这边的五口,真的是十一口人。我说,那太好了,全家得救。等您征得了他们的同意,我一定给办。这是师父点化我,能够多救就多救人!

一次走到体育场旁的新楼区,看到有几个人做防水工作,我过去劝退了四个人。其中一个五十岁的女士,她说她家三口人,还有她的父母,我说你退后回去也告诉家人,等的他们的同意,再遇到劝退的人,请他们帮助退。因为“三退”必须得本人同意,别人不能代替。她说:“好,我还有一个婆婆呢!”我说:“你太善良了。”

前几天在人行道上,看到一个老太太,她走的很慢很慢,两只脚走路蹭着地,发出嚓嚓的声音。我走上去和她讲真相,谈的非常融洽,好象亲人在唠嗑一样。她说她是伪满国高毕业的,今年八十五岁,有四个孩子。今天是今年头一天下楼走动。我心里想:她是师父特意叫她下来听真相的。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只是跟人说一说。我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理解更深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只有我们去做,师尊才会帮我们修上去,只有我们去做去修才会得。老人告诉我,她的二个儿子、二个女儿都是党员,我说,您回家一定要告诉他们退党的重要意义,劝他们有机会见到劝退的人,一定要退了,否则很危险,退了,大难来时才平安。她老人家答应了。我写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并让她读一遍,再放到她的贴身口袋里。看她慢慢走过马路,心想她已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了!有一次,一位八十二岁的老人,我给他讲了真相,他接受了。他说他还有五个孩子,我说回家后一定跟孩子说,劝他们退党、团、队保平安。我站起身来要走了,他压低声音对我说:“我回去一定照你说的办!”

我体悟到大难来临时大家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亲人,父母最关心是子女,子女也关心父母的安全。只要我们讲清真相,听到真相的人,一定会把真相讲给亲人退出党团队保平安。一个常人能遇到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这机会是很珍贵的。

近一年来我外出讲真相,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我也时时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尽量多讲,多救人,不管在车站,在超市,在路边,凡是能碰到的,能搭上话的我就争取去讲,否则就要把慈悲留给对方。比如昨天,在车站讲一个,在车上又讲一个,下车碰到服务员出门又讲一个,一会儿来一个小伙,又讲一个,一个问路的也讲了。我越来越突破自我,人心越来越少,越讲越自然。现在有一种感觉:见到人就想讲。又如今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当天,师父安排让我遇到了许多有缘人,回来一数,短短的三个小时内劝退了二十一个人,他们回去会告诉自己的亲人,会让更多的人的救。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要多讲!

粗浅感悟,不足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