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中一个大陆弟子的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大陆地区大法弟子,2008年5月12日大地震发生时,我正在离震中汶川100多公里的地区上班,办公桌、地面、窗户突然剧烈摇动,砖石纷纷摇落,同事们都往外跑,我也准备往出走,走到半路想起抽屉的提包里有真相光盘和大法书籍,转而回头取包。我当时一点没有惊慌。

走下办公楼后,我开始发正念,清理阻碍人们得真相的邪恶因素,然后跟一个同事讲三退,当时就在心中默念要退出中国共产党,并说回去后让家人也退。

然后,我又走到河边人群聚集的地方,想讲真相让大家退党保命,可是由于人数很多,我心态不是很稳(我一直做得很差,很惭愧!)只侧面的说了一下“天灭中共,退党保命”。

这次大地震死难很可怕,给每一个中国人可能都留下了永久的创伤,就连离震中汶川100多公里的地区,地震发生至今一周多以来,街道上、公园里、广场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不敢回楼房居住的人们,不论刮风下雨,他们都宁可守在一块空旷的平地,吃不好、睡不好,密度较大强度较高的余震令所有人惊惧狐疑,有些人亲口告诉我精神上已经有点神经质,心灵上受到巨大的创伤;帐篷、塑料布、遮阳伞都买断了货,尤其是帐篷,卖帐篷的户外用品店,平时一、两百的帐篷最低都卖到了6百元以上,而且几乎都卖断了货。

这些年来,附近的同修一直都很努力在做讲真相、讲三退的事,尽量不错过有缘人,很多时候买点东西都专门去买一些新来的摊位,宁可多花钱也要救度有缘人。大地震发生时,有个中年女同修在地震一开始就发正念,在小区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惊慌失措的人们也跟着她喊,有些人喊了有些人没有跟着喊,然后她站在小区院子里开始讲真相讲三退,当时就有37人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

大地震开始后,同修们都有点着急,时间不等人,而还有那么多的中国人没有退出邪党,而大法是人们唯一的生机。很多同修讲真相劝三退的时候,都讲了眼前大地震跟中共的关系,让大家化名退党保命。这个地区的同修一般都是直接讲、正面讲,一个同修在大街上走一圈,一般都能退6、7人,大多常人都能接受,也有些人依然迷得很深。

我一直做得差,讲得也比较少,这次看到这么多可贵的中国人在旧势力的安排下被恶党带来的天灾人祸所害,心里很难过,觉得自己太差劲了,为什么要给人讲真相时遇到不解和拒绝要犹豫呢?为什么讲真相时那么多顾虑,为什么有时候还那么跟常人计较得失?

我的家人很多都是大法弟子,其中有的被非法抓捕、被迫害,这四、五年来给我的打击太深了,让我很多时候都蹲在害怕的坑里爬不出来,错过了多少救度世人的机会啊!错过的也许永远都不再回来了,我真的希望就此归正自己的观念,只有遵照大法去做才是真正对的,要正念不要人心。

我讲三退数量比较少,我面对的人群有的可能有人会比较敏感,有时候我不直接提到上网退党,更多时候侧面讲,比如说“我们那边都在讲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大家都化名退党,为的是将来中共灭亡那天不跟着它陪葬。化名退党对人又没有任何影响的。然后我给他们记下化名,回头再上网给他们退党。

大地震后,有些同修也被人心牵动,也到处搬迁,心中安定不下来,中间有段时间我也有点,后来看到同修交流文章,文章指出大地震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对众生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之后我的思路也清楚了许多,做好三件事,正念清理邪恶,抓紧慈悲救度才是对的。

这是我第一次给明慧写稿。我16岁得法,已经十年了,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也有很多事做得不好,师父一直都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给我指引,我真的很希望自己再也不要让师父失望,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象更多三件事一直做得好的同修一样,能放下人心,能坚持正念,能以不动制万动,能救度众生。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