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筹备神韵演出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叫某某,来自英国。神韵晚会刚刚结束不久,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跟众多同修一起,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修炼,也见证了神韵晚会救度世人,熔炼修炼整体的神迹。

一、都是师父巧安排

从去年的九月份开始,我们地区的神韵晚会的协调组就开始進入了紧张的“备战”状态,每周定期学法讨论。然而就在这即将开始忙碌的时候,我被公司派到澳大利亚出差两周。有同修开玩笑说,看来我们要给你老板讲真相了,怎么这个时候派你走啊?

当我到达澳大利亚时,才明白了其中的因由。为了配合我的工作,公司派了马来西亚分部的一位华人同事作我的下属。我俩合作过多次,非常默契。她也是法轮功的坚定支持者,在出差的工作之余和我一起参加大法游行,发资料,帮着讲真相。然而就是这位好同事,在这次出差时,被我气得两天没有理我。

这次的合作,我觉的她好象故意与我作对。每次我做过的事情,例如分析报告,检查的数据,哪怕再小的事请,她都要从新再做一遍。我觉的很奇怪,她是怎么了,这么不信任我?更何况我还是她的上级呢!当然,作为大法弟子,我自然知道自己要宽容,不跟常人一般见识。心想既然你不相信我,你领导我吧。我是大法弟子,不计较这些。因此,我不再做什么主张,开始认真做起了她的副手。自以为做的很正的我,得到的却是她的两天不理不睬。后来,当我们敞开心扉时,我问她不信任我的原因,她居然说,我从来都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想把工作做好,觉的两个人都检查了才放心。我当时惊得哑口无言,这才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在整个矛盾中,我一直想到的是,她怎么对待我,我怎么在两个人的矛盾中高姿态。而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没有个人的利益,而是工作。想想在与同修的交往中,矛盾中,我是不是也抱着同样的心态呢?常常不自觉的用自己自私的心理去揣摩他人,先定性他人有错,然后再想,他再怎样错,我也要在矛盾中提高。抱着这样向内找的心态,所以总也找不到症结。当我们用人心说,这个那个弟子的不对时,或许同修已经修到另一个境界中了。

回到英国后,我又投入到神韵筹备的工作中。在与同修合作矛盾将起时,我一下子想起了在澳大利亚的事情,这才明白原来是师父让我先悟到法理,为我参与神韵演出的筹备工作提前扫清了障碍。

随着神韵晚会日期的一天天临近,同修们越来越忙,这时不断的有同修劝我辞职。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中,更有同修高声问我,你什么时候来伦敦,住的地方都准备好了。我支吾的不知说什么好,觉的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回家后,我反复问自己,我该怎样做?工作对我来说,虽然重要,但如果需要舍弃,根本不是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深知法的珍贵,但也正因如此,才更要走正修炼的路。我理智的考虑目前的状况是不适合辞职的,心里难受的不过是同修们劝我辞职时,那磨不开的面子,怕被别人说不精進。可是在修炼中,我要跟着法走,不是跟着人走。其实同修的话也是在提醒我,虽然现在辞职条件不成熟,但常人工作不应成为我投入大法工作的障碍。我想机缘成熟时,自会有解决的办法。

没过多久,情况真的有了变化。一天早上上班,我去复印机前拿打印的资料,复印机上面放着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请假单,映入眼帘的头一行字是:停薪留职。在我目前用的请假单中,根本就没有这一条,所以也没有动过这个念头。看到“停薪留职”的字样,我的心一下子雀跃起来,这不是给我准备的吗?当天,我便向部门主管提交了申请。看的出,主管很好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因为想在公司卖团体票,怕说出来做起来不方便。回家后越想越不对劲儿,大法修炼堂堂正正,怎么还能怕讲真相呢?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主管,告诉她我为什么要停薪留职,为什么要帮助推广神韵晚会。她听明白后表示完全支持我。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极其顺利。还没等我跟老板说,我的主管已经帮我征得了老板的同意,第二天公司向全体员工发出我停薪留职两个月的通知。不断有同事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这又给我向同事推广神韵晚会提供了机会。老板更是首当其冲的买了八张头等票,还借了我的神韵画册,要把晚会介绍给他的朋友。

在休假前的最后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老板过来与我道别,我把公司车的钥匙递给他。按公司规定,停薪留职期间不得使用公司车。他却对我说:难道这两个月你不用车吗?车是你的,祝你成功!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开心的笑着。我知道这车是师父送给我的便利,让我完成使命。回想这一路的巧安排都是师父付出的心血和对弟子满怀的期望。我唯有全身心的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才能不枉为师尊的弟子!

二、破除执著才能溶入整体

在我刚刚参与神韵演出筹备协调工作的初期,总感到我跟另几位协调人之间有一种无形的间隔。自己很认真的做,把想法讲出来,却没有什么回应。而他们在做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好象很保密似的。我心里不舒服,但道理却很明白,就是那个“自我”在作怪,觉的自己不受重视,很失落,一个“名”字当头。可是这种失落感在几天的加强学法中好象一点都没有减弱,我甚至越来越不理智的想,既然不需要我,我可以走,我不是非要做这个项目啊。

这天晚上,我开始打坐,心渐渐的静了下来,我被祥和的能量场包围着,忽然脑海中的真我走了出来,冲着我人的一面说:Eva啊,你为什么把你自己的感受看的那么重,作为大法铸造的生命,哪怕倾尽所有,即使只能为神韵晚会增添一点点正的力量也此生无憾了!听到这里,我泪如雨下,再一次领悟到我与生俱来的使命――助师正法!打完坐,我睁开双眼,觉的天清体透,刚才还在的失落感已经遥远的好象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从那以后,我终于溶入了协调的整体,开始了与协调同修的合作。

合作的开始,又是新的修炼的开始。负责市场部份的主要协调同修是学市场专业的,能力很强。每当要写计划时,还没等我动笔呢,她已经把漂亮的计划书拿出来了。看着我自己写的东西真是傻大笨粗,实在拿不出手。几次三番下来,她越是做的又好又快,我越是不敢拿出自己的东西,结果成了消极怠工的状态。心想,你做的好那你做吧,我去做别的。心里虽这么想,却知道自己不对,执著顶在那儿,真叫个难受!

一天,我学法时读到,“这个宇宙中有两大家,佛、道两大家,排除哪一家都构不成完整的宇宙,都不能说是完整的宇宙”(《转法轮》),我觉的这好象就是在说我。我们都是组成这庞大宇宙的一部份,没有谁高谁低,没有妒嫉和攀比,缺少了哪一部份都不算是一个整体。而每一个同修,作为宇宙无量天体的一部份,他又有着他必须尽到的重大责任,没有人可以代替。我想,师父让我们在项目中配合的同时,救度众生的同时,也在让我们学会放下自我,协调一致,才能最终构成一个不朽的宇宙大穹。另外,我总是觉的自己不行,其实就象《转法轮》里那个割手腕滴自来水而死的人一样是“精神导致他死亡”。我是修大法的,怎么能被这些控制呢?悟到就做!当我把对华人市场的计划发出来时,那位协调人开心的说,真为你高兴!我看罢又感动,又难过。同修对我没有一句责备。而因为我的不悟,却让同修承受太多了!

在伦敦的两个月时间,我与众多同修朝夕相处,其中的感慨一言难尽,也更深刻的理解了师父所说,“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转法轮》)。

一天,一个总是默默做事的同修问我,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你学了几遍了?我说,五六遍吧。她感慨道,要多学啊,我学了三十多遍,收获太大了。我一下子看到自己的差距。这些同修平时总是很低调,他们有的人也许从来没做过协调,却修的那么扎实。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在神韵演出的筹备中顶着协调方面不尽人意的压力,默默的补充,圆容着整体。票务组的客户反馈出来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客户都是在街上,在地铁,在商店,在各种场合接到的传单。我们的票全卖出去了,这是众多同修一点点做出来的,是筹备神韵晚会演出把大家凝聚成一个不破的整体。

我很荣幸今年参与其中,随师救度众生。然而在正法的最后,还有多少机会为我们留下?当四川大地震爆发时,看到横尸遍野的场面我哭得泣不成声。我仿佛看到在不久的将来,当大审判来临时,那些不能救度的,没来得及救度的众生所面临的灭顶之灾,更是千万倍的凄惨与悲凉。同修们,我们今天的付出就是众生明天的希望!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