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华学子的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叫韩玮,是清华大学2000级本科生。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8年,我还在上高一,当时家乡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因为妈妈炼功,那个暑假在我家开九天班,我也跟着一些叔叔阿姨看李洪志老师的大连讲法,同时学炼功。我觉得李老师讲的很好,学盘腿我也第一次就双盘上了。九天班结束后,妈妈问我想炼吗?我说想炼。从此,成了一名修炼人。从小被邪党灌输的无神论变得微不足道,我相信师父所讲的,知道了修炼的意义和神佛的存在。这也是大法的威力。也知道了时时向内找,心性提高很快。

暑假时,我参加每天的集体学法炼功。那时炼法轮功的人很多,我家附近两个炼功点,每个点都二三十人。1999年7月19日,父亲突然到炼功点叫妈妈回家,说是有命令不让炼了。可能是父亲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缘故,他提前知道了。7月20日,邪党电视台突然大肆诋毁法轮功,并禁止人们炼。看到那些铺天盖地的诽谤,我心里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我要继续修炼,不能被常人的迫害形势吓倒。接下来,有领导到家里来,劝妈妈写什么不炼功的保证,来了不少人,还谈到很晚。其实那些领导也都是爸妈以前认识的熟人,但在迫害面前,他们却执行邪党的命令。我当时因为年纪小,没被他们注意。秋天开学后,我仍然带《转法轮》到学校去学。

2000年7月我考入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开始我的学法炼功都是尽量找宿舍没人的时候,后来还是有同学看见了。我就跟她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电视上讲的是假的。她也说,那你炼吧。那时候不知道要讲真相,做得也很少。后来有次放假回家,大概是2002年底,与妈妈交流,也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才知道大家都在讲清真相。回学校后,由于执著心,觉得自己在讲真相上落下了,急于求成。开始跟宿舍的同学,以前高中的同学讲真相。但跟以前高中的同学,总是讲不通,自己又执著。那是2003年春天了,SARS在中国已经开始蔓延。我觉得救人急迫,但又走极端。在大家都听说了SARS的消息时,仍然去北方交通大学给我高中的同学讲真相,觉得自己不会被传染,还在出去之前还在同学聊天时谈到我出去的目的。那时清华大学还没有封锁,也无人阻拦我出校。可是回来后,班上干部开始问谁周末出去了。我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如实说了去了哪里。结果紧接着,辅导员杨小勇通知要将我隔离10天,因为北方交通大学是重疫区。我认为被隔离就无法讲真相了,我说我没事,拒绝去。结果他又找来系副党委书记李宇红,劝我去。最后没办法,我就去了。但我违反常理的表现引起了李宇红的注意,她就打电话问我宿舍的同学,我为什么出去。有个同学就说了我去讲法轮功真相。这样,李宇红就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学校的610办公室。我当时出于怕心,想回家。父母也想把我接回去。但据说父母与学校见面时,610的人还逼我父亲书面保证回家后劝我写个不炼功的保证才能回校。

这样,虽然我回家了,但为了我能继续读书,父亲劝我不要炼了,我当然不同意。父亲就把我送到乡下爷爷家,跟妈妈隔离开,防止我们交流。到了爷爷家,我也不同意写什么保证。这时2003春季学期已经期末考试了,他们看到没希望本学期回校了,就又让我回家了。到家见到妈妈,我们仍然一起学法炼功,有空出去附近发资料。但有次我们炼功腿特别疼,就悟到我们不该承认迫害,应该回去上学。

2003年8月,我回到学校,申请复学。但教导处的段远源老师说他管不了,要我去找李宇红和610。我想不能配合邪恶,就坚持去找段远源。但李宇红和610也在找我要谈话,我每次都不去。有次李宇红把我骗到系里,说是有什么事情。但去了以后,她就去叫来了610的陈玉新。我告诉陈玉新法轮功是好的。这期间有个亲戚,三姑父突然找我,说他最近在北京做生意,过来看看我,吃个饭。我就去了。开学了,我还没能注册,心里很着急。这时,三姑父又找我,说有朋友想一起去吃饭,到他朋友的厂子里,他们很羡慕我能上清华大学,想认识一下我。我想,这边上不了课,还要去吃饭,给我找麻烦。但又觉得,还是给他朋友个面子,就同意去了。到了东门口,姑父叫来一辆面包车,我就上了车。但在车上,气氛就不对劲,他的几个“朋友”也不与我搭话,好象害怕什么。过了半个小时也不到,我说怎么还不到啊。他们都显得很紧张,姑父只是应承着马上就到了。

到了之后,看到大铁门里面有几个人在打网球,也没有任何招牌,不象是什么厂子呀。也没人出来迎接。进了屋,打量了一圈,突然觉得上当了,这里是什么劳教所之类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面对这样的欺骗,我很是着急。但紧接着,进来几个人,有610的陈玉新,我父亲和姨。我就知道了家里人背着我跟610串通一气。我跟陈玉新说,送我回学校。但他哪里肯答应,我也没有办法。当时也没有想到发正念。

后来知道,这个地方是房山的一个洗脑班,好象是良乡的。这里还有其他几个被关进来的同修。我每天都被单独关在一个屋里,由两个帮教看着。帮教是以前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给我《转法轮》看,也有经文,但说的却都是他们邪悟的歪理,歪曲师父的讲法。我心里觉得,我就是死了,也不愿与这些人为伍,我也绝不会给他们写什么保证。我拒绝参加他们的早操,他们都去早操时,我就在屋里炼功。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有些同修承受不了迫害,违心写了什么“保证”出去了。好多来了,走了。我也不去管他们。其间,610的又来了几次,让我写什么认识,我就把法轮功的好处写给他们。他们没办法,就走了。

2004年元旦前,该处的房租到期,洗脑班搬了地方。这个地方更加隐蔽,是个民房,从私人那里租来的,有很多间屋子。搬家中间我想能否逃跑,但也很难找到机会,何况我什么都没有,外面谁都不认识,去哪里呢。在新地方呆了一段时间,快到农历新年了。这时,610的人跟我父亲来,让我回家去了。就凭着我要坚修大法的心,走了过来。后来听我父亲说,当时通知他去接我,说不接,就送到看守所去。

2004年初,我回学校,陈玉新仍然不放过我。又出现了僵持。他们找我谈话,我就讲法轮功怎么好。后来我被告知,在我入学的申请里,写上“遵守国家法纪”。我说,我要在括号里写上,不包括针对法轮功的。陈玉新说,我可没那么说。我又想,针对法轮功的镇压也不是什么国家法纪,况且写上遵守国家法纪也没什么错,就写了。后来,610就不再阻拦我上学,我又去上课了。但后来觉得,即便写上遵守国家法纪,也是承认和纵容了邪恶,也是不该写的。就又到明慧上发了严正声明。后来还有缘认识几个以前被在监狱迫害过的清华同修,我们每周在一起学法交流。

2004年10月,学校开始推荐研究生。我成绩优秀,可以到本系任何一个研究所工作。也去找过工程热物理所的史琳,但她不敢接受我。后来李宇红找到我,说我政审不合格,610不同意我被推荐研究生。我才意识到,610其实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但我这时没有什么时间再跟他们理论。我开始准备出国留学。2005年4月,我被一所美国大学接受。2005年7月,就在我最后要毕业时,新党委副书记李彦还要找我就谈话,让我谈对法轮功的看法,我拒绝去。他们就又试图以修炼法轮功为由不给我毕业证,但最终未能得逞。

出国后,本来应该及时到明慧网揭露迫害。但以前由于怕被迫害的心,怕家人因此被骚扰,迟迟未动。现在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