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的心不可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这些年中,有很多同修被邪恶绑架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从而闯出魔窟,恢复修炼状态,又溶入到证实法中来。我们听到、看到后,实在感到鼓舞。

但是,在近两年中,我身边却出现了不少和上述截然相反的情况:有的同修被邪恶绑架后,身体或出现严重病状,或被恶人打晕,或意外事故造成全身动不了,但是,都在邪恶的“照顾”下,身体很快恢复,随后有的被转化,有的被劳教,有的被非法判刑。看到这些,我心中不免为他们感到有些遗憾,又想到近期邪党利用奥运又绑架了我们很多的同修,可能其中也有类似的情况。这到底是怎么一个原因呢?下面把我的一段经历和感受拿出来,也许对我们有所启发。

二零零四年春,我们几个一起做真相的同修,因被邪悟者供出而遭到六一零的绑架。在国保大队,六一零人员非法审问我时,我就想:我决不能出卖同修,问什么都说是自己做的(当时的心态)。六一零人员问道:你的资料哪来的?我说:大门底下拣的。他们又问:那些材料都是谁撒的?我说:我撒的。他们一听就生气了:好几十里地,你怎么撒的?我说:骑自行车。他们又问:条幅是谁挂的?我说:我挂的。他们更加生气了:那么大的条幅,你一个人怎么挂?我说:先爬到这棵树上,然后再爬到另一棵树上。

他们气坏了,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五、六个人轮番打我。我当时发着正念,根本不觉的疼,“咚、咚”的好象打在别人身上。最后来了一个矮胖子,很凶,说:“你们不是给我上网了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打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我看着他的样子,觉的又可怜又可笑,我就在心里默念师父的经文《正念制止行恶》中的一段:“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包括用拳脚打学员者。正念强会使其拳脚打在自己身上,或使恶警、坏人互相行恶,也可以使痛伤全部转到行凶的恶人、恶警那去,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

我被他们铐在椅子上不能动,矮胖子便飞起一脚向我胸部踹来,但见他身体一震,差点摔倒,他惊慌的说:“你发正念呢!”他们不敢动我了,无可奈何的告诉我说:我告诉你吧,你们几个是开着大车出去的,我们什么都知道,别人都说了,你还瞒着!我说:你们都知道,还问我干什么呢?

他们无话可说了。我便趁机跟他们讲了起来:文革时,北京市原公安局长刘传新,因迫害老干部,在文革结束后,开枪自杀了,八百一十三名干部、警察被送往云南秘密处决,然后送回了骨灰,说是因公殉职。最后我又说:你们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迫害好人。他们知道问不出我什么,就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说:我没罪,不签。第二天,我见到他们,给他们讲解了《梅花诗》后三段,并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警察们说:只有你给我们讲明白了法轮大法怎么好。当天,他们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每天就是发正念,背师父的经文、《洪吟》。只要有人问我,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并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他们愿意听,有的还想学。后来六一零人员又两次“提审”我,并让我在他们的笔录上签字,我当然不签。二十天后,他们告诉我:你被劳教三年。我想:我有师父,我师父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当我接过一张纸票一看:劳教一年半。我有些忐忑,并有些疑惑不解:我没配合,又发正念,怎么不管事呢?怎么还被劳教了呢?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那不是我的想法,我不能被这假相迷惑,我对师父说: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是助师正法来的,我要回去证实法,还有很多的众生需要我去救度。我不承认对我的迫害,拒绝签字。

在被送往唐山劳教所的路上,我不停的发着正念,解体邪恶,铲除邪恶的安排。到了劳教所,我身体有些不适,检查完身体后,劳教所的负责人对他们说:他身体不合格,不收。这样,我又被拉回公安局。

在公安局里,我的思想上下波动的很厉害:“他们不会轻易放我的,是把我送進看守所呢?还是送進洗脑班呢?”一阵过后,我意识到这不是我的想法,并赶快归正:我是助师正法来的,我哪也不去,我要去证实法,我要去救度众生!之后,我整个晚上都在发正念。其间,两个值班的警察想听《梅花诗》,我就讲给他们,他们又问北京自杀的局长叫什么,我说叫刘传新。

第二天,拉我去劳教所的一个女负责人说:“某某没有病,劳教所就是不愿意收。”大队长对我说:“你以后再发资料,再被抓着,还送你去劳教!”我没有接他的话茬,我说:“你让我回家,我没有车费,你得给我两块钱。”大队长气乐了,掏出两块钱给了我。

我走出公安局的大门,不禁回头看了看: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出来了?我修的这样也能出来?当我确认眼前这一切是真的时候,我不禁又想到家里的同修:他们怎么样了?被绑架没有?

我回家后,无论是家人,还是同修,没有人相信我能回来,当他们得知我是正念闯出的时候,对他们确是个鼓舞,就连多次劝说都未能走回来的同修,看到我没被转化、没被劳教,也没花钱,完全靠正念闯了出来,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从而又走回到大法中来。

回首被邪恶绑架的那段时间,我有些地方没做好,还有些人心会不时的反应出来,甚至是很强烈,我虽然比不上正念很强的同修,但是,我能分清自我,坚定正念。其实,那时候就看我们选择什么,你选择了人心,邪恶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那你眼前的一切就可能是真的,是不可改变的。如果我们选择了正念,信师信法的心不动,明确的知道自己生为何来,我们眼前的一切都会改变,邪恶的一切安排都将化为乌有。

总之那段时间,给我的切身感受是:我们平时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在任何时候我们信师信法的心不动,我们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以上是个人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