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年迫害疯狂探因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近半年各地的邪恶迫害显的很疯狂。这里除了邪恶垂死挣扎、再一次聚集力量所造成的之外,也有我们自身的状态不符合法邪恶才能得逞这个因素。以下从心性修炼的层面做一些探讨。

能否蜕去“为私为我”“证实自我”的壳?

迫害大法弟子的神是为私的,我们学法中也能够认识到为他的比为私的有力量、有智慧,但是我们有多少同修能够主意识清醒的认识到,并时刻要求自己达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这个标准呢?

常人在遇到冲击时第一反应是保护自己,手掌会不由得往里攥紧,这样怎么会找出掌心里的东西呢?因为这时是私的表现。我们可以肯定大法弟子神的那一面是达到标准的,但是正念不强时,人的这面被隔阻,神的那面神不起来。而人的这面又有多少呢?同修都在做着三件事,对法的认识的差距使得同修间的层次拉开的距离相当大,这也许是必然的,但我们都可以要求自己更严,更好的达到法的要求。

在正法修炼做三件事期间我们圆容、圆满新宇宙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无量的众生,我们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我们能够做到多少,我们能够承受多少,精不精進,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

那些得法却走不出来的学员,因怕迫害躲在家里学法不敢救度众生的学员,不仅走不出旧宇宙的私,而且其道德水准也低于人的道德底线,学法也得不到什么,佛道神怎么会给境界如此低的学员显示高层次的法理呢?新宇宙的生命都是为他的。那么,那些学员将来的位置在哪里呢?更不用说那些被邪恶放大其私心而邪悟的学员了。

师尊在《淘沙》中列举了三种不精進的学员,许多地区都有,虽然为数不多,但起到的破坏作用却是不小的。这次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就有个别理智不清、神神叨叨的学员在网络上发表不妥当帖子,恶党的网特也布下陷阱以引发世人对大法弟子的误解,我们不要被常人的形式所带动,但是我们一定要向内找,找出在地震中、在讲真相中流露的一丝一毫的私念,修掉残留的符合旧势力的观念,提升我们慈悲的境界。有些地区确实存在那些参与迫害学员、毁学员的“学员”,这些人往往还能深入到同修中,挑动由私引发各种心的同修和协调人,使得同修、协调人向内找的过程异常曲折、复杂,而这些人由于自身不实修,以前变异的思想和行为造就了山一般大的花岗岩似的物质,走到那,那里的协调就出现麻烦,证实法的工作发生损失和波折。

那些忽略心性修炼的同修,一边做着三件事,一边被人心带动干着干扰整体协调的事,虽然旧势力的干扰、安排形成的魔难很大,但是那毕竟是为私的,同修放下自我的执著,舍下私,在先他后我的境界里生命里的纯正钢火熔化木屑般的执著岂不是轻而易举,那些为私的旧势力怎么有力量胁迫、利用放下生死的无私的神呢!那些在私生活上还不检点的,那些不珍惜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的,那些所谓集资和维护集资的,那些偏执极端连几千年文化奠定的沉稳常人都不如的,那些为了证实自己嫉妒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祸乱整体协调的,那些视严正声明为儿戏的,这样继续下去,无论做的再多也不是修炼。

断章取义不是正念学法

这些心性长期徘徊不提高的同修时常挂在嘴边的理由是师父都说了个人修炼提高已经不是问题了,圆满也不是问题了。

可是这些私心很重的同修,却忽视了这段话的内涵和后面的内容,师尊说的是:“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提高已经不是问题了,大法弟子的圆满也不是问题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们曾听到同修引用师尊的这段讲法,以此说明自己心性的提高可以松一松了,而且也听说不少同修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们不能说这半年邪恶疯狂迫害是同修这种状态引发的,但这些同修不注意向内找,做三件事是为了证实自己,不能不说还是没有走出旧宇宙的私。不精進实修心性,抱着为私的基点做三件事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我们不是为了讲真相而讲真相,我们是救度众生,抱着私心能更多的救度众生吗?能成为先他后我的大法弟子吗?

文章《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暴露出同修的冲突、争论、矛盾等令神不满意的地方,其实就是旧宇宙私的展现,正因为没有达到先他后我、事事考虑别人的境界,又没有及时学法站在赶上正法進程的基点上向内找才表现得如此激烈。虽然其它地区的大资料点并不象作者认为的那样是大部份大陆资料点的现状,但不同地区在其它诸多方面确实也存在类似的状态。正是由于这种状态带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才会引起这样的震动,这就需要我们更進一步识别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

文章所涉及的不正常状态,在《明慧周刊》第三三一期中的几篇交流文章都谈的比较深入,以我们也运作了七年的大型资料点的经历,我们觉得文章中的资料点的“向内找”只停留在“初级水平”上,被责备后没有更進一步扩大心的容量,更深入的向内找,而停滞在个人的阶段,沉默、不解释,一味的忍受,承受着其他同修应该担当的责任,使得资料点真正的作用受到限制。是不是有了间隔,加重了你、我的分别,没有对整体协调、整体提高负起相应的责任?其实向内找,就会发现在我们周围出现的事情也是我们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如果我们将自己扩大到包容那些反映出私的协调人,包容当地的同修整体,我们还会说这个私是你的,而不是我的吗?

我们看到这篇文章时,确实感触很深。我们理解作者,真的理解,我们就是从那个状态走出来的。不做资料的同修觉得资料点神圣,是一块难得的净土,但在对待资料点同修上却难于做到“真”。要么把资料点同修想的境界很高大,要么把同修往“坏”处猜,其实其他同修之间不也存在这种现象吗?七年来,同修们“担心”我们资料点的同修“自满”、“将自己摆在同修之上”,我没有听到一句同修鼓励的、主动帮助的话语。听到当面肯定的唯一一句话就是“你真不容易”。批评的话也少,建议倒是很多。这也造成了许多心性摩擦的环境。

整个大法弟子的状态真该升华了,大家都要求自己尽快达到师父提出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这样才能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