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与邻居们的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下面写的是我亲身经历,反映了家人与邻居们的觉醒,他们的正念帮助我抵制了邪恶的绑架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上午八点多钟,有人敲门,我儿媳一看是本小区的邪党书记(女的),就把门开了,与此同时,楼梯处躲着的七男一女不由分说的進来了。我刚炼完功,迅速的边收拾东西、边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今天一定不让旧势力得逞,请慈悲伟大的师父帮助我、加持我。他们一進门就东张西望,我的心有一点动,马上默念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和师父写的《洪吟二》中的〈怕啥〉稳住自己。

我边叫他们坐,边问小区的邪党女书记:“你们有什么事?”她说:“请您跟我们一起到学习班去一下。”我问:“为什么?”她们说:“还不是想劝你不炼法轮功了。”“那不行,我不会改的。”我坚决的说。这时一个男警察说:“还供着他(指师父的两个法像)?”还有的人说:“快取下来,跟我们走。你是区里点名的,不去是不行的。”儿媳跟我儿子打手机叫他快回来,告诉他又有很多人来找妈妈麻烦了。

邪党人员们想动手。我默念师父的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并严肃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你们不能这样一次次的迫害我,这不光对我不好,对你们也不好,在神眼里你们在犯罪。为了你及你们的家人有个好的未来,你们千万不要这样做。”他们宣称“这是我们的工作”,说完两个女的把我守着坐在长沙发上,七个男的分别向我三间卧室走去。

我请师父加持用正念制止他们。我叫住他们:“不许進我没人的房间,都到客厅来,在阳台上也可以。”他们真的都过来了。他们几个人之间说什么我不管,心里就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她)们背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救他们,让他们了解真相,不让他们犯罪。在他们不说话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我炼功前后的身心变化,受益之事,所以我要敬师敬法,讲四二五和平请愿是怎么回事;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等等。小区邪党女书记说“跟我们走吧!”“我不去”我坚决地说。“这次确实是区里曾主任点名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他说一定要去。”我说:“他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她说:“只去二十天,我就把你接回来。”我说,“你把我接回来?!你能说了算吗?我一个人又未用音乐在公园炼功,他们抓我,说我扰乱社会治安,你接我回来了没有?我到北京上访送一封信给江泽民,你们又说我扰乱社会治安;到北京去抓我,我在家看孙子,你们到我家抓我,还抄我家,不绝食抗议你能接我回来吗?我在洗脑班受的什么罪你们知道吗?”她说:“现在条件好了。”我说:“条件好了你去,我一秒钟都不去。这是个基点问题,我去了就是承认大法是错了,邪恶对了,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有错,应该还大法清白。”

一个男子说:“就凭你这些话都得去洗洗脑。”我说:“你深思一下,我的话是有道理的。”其他人好象明白了许多真相,不讲话了,另一个女的说:“不跟我相干的事把我搞来,真是的!……(有点后悔之意)”。我说:我不恨你们任何人,以后不做就行了,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学员。

我儿子回来了,见面就说:“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家,我家谁是坏人?”“没说你们是坏人。”“你们是管坏人的,往我家跑,对街坊邻居是什么影响?我们还活不活?还要不要我们上班?”“我们都穿的是便衣。”“楼下停那么多车子,是怎么回事?”“车子都是我们的私车,没事。”“别人都不是瞎子,一看是你们就知道了。我父亲就是看你们抓我母亲怕成心脏病的。死了不到一年,你们又来抓我母亲,我告诉你们:我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母亲。我要保护好我妈。母亲失去了,就再也没了。谁要抓我妈,逼着我动手我就跟谁拼了这条命再去自首。”

这时没有一个人吱声。儿子说:“你们都下楼去,找街坊评评理,街坊说我妈是坏人你们就抓人,街坊说我妈是好人你们就回去。”有人要我儿子把师父法像取下来,儿子说:“那是我爷爷年轻时的像,这是买的房子,我要挂,你们管不了。那条檔说不能挂?”我赶紧发了一念:谁靠近供师父法像的桌子取像,就叫他血压增高,心脏跳动过速,快离开。他们真没人敢靠近,也不吭声了。最后他们商量了一下,叫女的留下看着我,男的跟我儿子一起下楼去了。

到街上儿子大声叫喊:“街坊邻居啊!这些吃了饭没事干的人又来抓我妈妈来了,请街坊评评理,我妈是不是坏人?该不该抓 ?”一下前后左右几栋楼的人都先后出来围观、谈论(他们都看过真相数据和光盘)。有的说:“这个婆婆扫地从六楼扫到一楼,在她的带动下,我们现在都主动扫自己的楼梯,也注意卫生了。”有的说:“这婆婆很少下来玩,遇事中劝善,不挑拨是非。”警察说:“她炼法轮功你们知道吗?”“我跟她对门都没有看到,你难道是千里眼?”

邪党不法人员声称:“是你们街坊举报的。”“哪个吃多了没事做,举报一个好人。你们要做坏事不要栽赃我们街坊,没有人做那个缺德事。 我家不见了五辆自行车,你们一辆都找不回,一个老太婆炼一下功,祛病健身,你们要抓人,别人病得不行没钱看病,你们怎么不管?”“她家还供她师父的像!”“她师父救了她命,她把师父像挂她家又没挂你家,你管她呢?”“江××不许可。”“江××看见了,给你说了的?你们是人民警察,为人民着想,光整人民算是什么好警察!”

不法人员说:“你们还算人民?”一句话把街坊都说得气得不得了:“我们不算人民算什么?你说说看。人民把你们养肥了,肚子吃大了认不得人了。”警察说:“你们帮法轮功讲话。”“我们不管她是谁,我只看到她做好事,没看到她做坏事,她就是好人。”

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陪我的人和我一起到阳台上观看,我乘机大声向街坊讲真相。警察则忙着打电话回去请示。

过了半个多小时又来了三个人:一个是派出所的所长,一个是街办邪党书记,一个是小区特派员,来后站在街口远远的观望,最后所长打手机通知叫我儿子过去。儿子去后,一个人给一支烟,开始不接,说你家有计算机,你妈上网。儿子说:“我妈根本不会开机,从未上过网。”他们接过烟,打电话通知抓我的人回家吃饭。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了,他们在民众的觉醒与抵制中走了。

感谢慈悲、伟大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使我破除了迫害,救度了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