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中国城退党中心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我和几名同修在韩国首尔中国城加里峰地区建立了一个退党中心。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这一年的时间里,加里峰退党中心从小变到大,大家从不会做到渐渐会做,越来越多的世人也渐渐的从迷茫中觉醒过来。


我们也是全球退党中心的一员


冬日里了解真相的民众


夏日里了解真相的民众


法轮大法的横幅飘扬在加里峰退党中心


同修们自制的真相资料和光盘

世人渐觉醒

“你好,可以问你点儿事吗?”一个年轻的面孔向我走来,他这一上午一直在我们退党中心转悠。我回答到:“有什么事您尽管问好了。”他说:“我现在腰疼的厉害,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我一点儿不说瞎话,刚才你们打坐的时候,我在你们跟前儿呆着,真的感觉缓解了很多。”我回答说:“如果你有勇气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炼法轮功了。”他接着说:“我还得回国,现在还不敢炼。前段时间过年回家时去了一个农村的亲戚家,过年那几天,那个村儿很多人都收到了法轮功送来的真相资料,我一看这不在韩国都看过了吗。”我说:“那退党一定退过了吧?”他点点头。我接着说:“你就记住真、善、忍,真正做个好人,害怕的话就自己在家里面炼,需要帮助就来找我们。”他再次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感激与信任的目光离开了退党中心。

一天早晨我来到退党中心刚把展板摆放好,这时一位男士静静的走过来了解展板中的真相内容。因为我还要整理资料、挂横幅、打扫卫生,我就没上去和他说什么,心想着:“先让他自己慢慢了解吧。”在我处理其它事情时,那个男士一直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到最后他自己走到我们摆放资料的桌子前,拿起笔在记录退党的名单上写下了什么后就静静的走了。忙完后我走过去拿起名单册:“觉醒”二字清晰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他用“觉醒”这个化名给自己退了党。是啊!很多的世人都渐渐觉醒了。

还有一个老年同修的两个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有一天这位老年同修碰到一位同胞,通过讲真相这位同胞决定退出中共邪党,在此人告知姓名时,同修惊奇的发现其名字居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那人也感到很惊奇:“真是缘份啊!看来我也真的是该退党了”。还有一次她工作的地方发工资时将另一人的钱错打到了她的账户里了,这位同修得知后马上将钱退还给了老板,老板将此事告诉了那个人,此人非常感动,周日的时候找到退党中心来,非要出钱感谢这位同修。我们的同修不肯要他的钱,那个人后来退了党。

大法弟子是个整体

时至今日,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表示已经了解真相和已经退过了的在韩华人越来越多。我常常可以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在国内时已经退了”、“我早就办完了”、“明洞也有这样的介绍”、“我在出入境管理局已经听说过了”、“我在安山(韩国华人非常集中的地区)退过了”、“前两天我就在这里退过了”、“我去香港时也看到过法轮功的真相”等等。听到这些回答我的心里感觉很振奋,更加懂得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深层含义。在这里我也想简单谈谈出入境管理局和安山退党服务中心对加里峰退党中心的影响。

出入境管理局每天都会有大批的中国人去那里办理各种手续,很多中国人来韩国后都是在那里第一次接触到大法真相和退党大潮的。有一位老年同修常年的坚守在哪里,不管严寒酷暑,有时甚至就她一个人。那么大的年龄常常每天早晨自己一个人把很重的真相展板拉出来,还要一一的摆好,想起来都是很辛苦的。加里峰退党中心虽然一周只有周日一天,就这样我还常常抱怨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同修过来支援。严冬的一天我碰到了那位老年同修,我问候道:“天气这么冷,在出入境管理局那边天天坚持一定很辛苦吧?”她面带微笑的回答道:“没什么辛苦的,不都是我自己的事吗?”听了这话我真的是有些无地自容,从那时起我暗暗下决心,哪怕就我一个人做我也要把加里峰退党中心一直办下去。

谈到讲真相、劝退党,我相信很多韩国的同修会不约而同的想起安山的同修、想起安山的退党中心。对安山的同修我直接了解的不多,但说实话在加里峰这边听的最多的就是:“我在安山那边退了”。记的有一天一个人过来拿资料,他瞅了半天好象没有中意的,最后说:“你们这儿的资料比安山可差远了。”我清楚其实安山的同修并不象很多同修想象的那么多,很多事情他们也做的非常不容易。他们能做好,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家能互相配合好,并能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我一直在心里有个愿望,如果有一天很多在韩华人也能脱口而出:“我在加里峰已经退过了,解过了。”那该有多好啊!

面对世人的不解

因为加里峰是个华人聚集非常多的地方,退党中心刚成立的那段时间常常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过来捣乱。有的人直接过来把真相展板踢飞;有的人接过真相资料直接撕碎后扔到同修的脸上;有的人过来破口大骂;更有甚者欲对我们施以暴力。但是我看到的却依然是一张张面带微笑的脸庞、一双双透着祥和的眼睛;听到的依然是一声声耐心的劝解、依旧是一句句发自肺腑的真言。有时真的感慨万千,只有法轮大法的弟子才能具备如此的胸怀,只有真善忍缔造的生命才能面对众人的谩骂与不解依然如此坚韧、安详。

有一天早上我们刚把一切整理好,这时突然有两个人过来大吵大嚷,说我们卖国、说我们没有良心、说我们有本事到国内去说、说我们丢尽了中国人的脸。他们这么一嚷嚷,一下子围过来好几十个中国人,黑压压一片,你一句他一句都在指责我们,那两个大吵的中国人好象被壮了胆儿似的,喊得更厉害了,开始用脚踢展板,还有一个中国人甚至拿出刀要破坏展板。看到这里,一位同修坚定的喊道:“大家冷静一下,我们都是中国人,有什么话心平气和的讲,如果我们有什么错误请大家理性的指出来,无论你们说法轮功好还是不好,我希望是经过你们理性的思考与判断后得出的结论,如果你们说的对我们会感谢你们的。但有一点是非常真实的,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几乎天天都在死人,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啊!今天我们的决心已定,就是要彻底解体中共,解体这个祸害中国民众这么多年的恶党,而且我们坚信其被解体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了,正所谓:‘天灭中共’,请大家好好想想这么些年共产党对我们老百姓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话音一落,众人好象平静了很多,还有一个年纪稍大的中国人依旧非常激动,我走过去平静的说:“大爷,别生气,有话慢慢说,您这么大年纪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听了这话那位大爷也平静了下来。慢慢的一些人散去了;一些人依然不满的小声发着牢骚;有些人蹲下来看展板;还有些人过来索要真相资料。这小小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同修动气,当然更没有一个同修退缩。

时间久了,这样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少了,偶尔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会处理得很好。今天我们祥和的微笑就足以将这一切化解了。

在夹缝中开创环境

加里峰这边是个鱼龙混杂的闹市区,说心里话,在这里开创环境真的是耗费了同修们很多的心血。一些中国人的不解甚至蓄意破坏;林立的店铺前寸土寸金的艰难;一些酒鬼、无业游民的莫名干扰等等等等。

在加里峰有个大的商业街,这个商业街的入口可以说是韩国中国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之一,因此我们也就决定将加里峰退党中心设在这里。这入口处真的是寸土寸金。开始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地方摆好资料展板,但很快就有位卖鞋的大叔占了这个地方。我们也不能和别人争,我们就将展板放到一家经营二手电器的商家旁边,很快老板就对我们提出抗议。没办法我们又将资料和展板摆放到一家药店附近,开始的时候药店老板没说什么,后来老板也是觉的我们影响了他的生意就出来让我们换地方。我们左找右看,真的是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没办法我们就将资料和展板放到了一个警察局的临时办事处(平时这里没人)附近。虽然有些警察过来巡逻时会要求我们不要在那里做,但我们也真的是没地方搬了,很多警察慢慢的了解了我们,了解了真相后也就不管了,而且还很支持我们。有一天早晨我来到退党中心,想要把退党中心的大牌子挂到此警察局办事处的窗子上,正在挂的时候我发现一名警察坐在里面,我当时心里一惊:“他不会说我吧?”那个警察从里面出来说:“天这么冷还坚持啊?辛苦了。”听了这话我眼泪差点掉出来,我在想:“多好的警察,多好的人啊!我们中国的警察为什么不能这样对我们的老百姓啊?”现在我们的退党中心已经在加里峰站稳了脚跟。

在加里峰这里有很多酒鬼,每天喝的醉醺醺的,神志不清的,浑身又脏兮兮的。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是有事没事的过来捣乱,要么来要钱,要么来索要报纸或真相资料后垫着喝酒,有时发起酒疯也是大喊大叫,甚至破坏我们的真相展板,我们也是左劝右劝,本着一份善心不停的劝说。不知从何时起这些酒鬼渐渐的少了,有也不象以前那样胡来了。做久了,很多善良的韩国民众也渐渐了解了真相,有的过来鼓励我们,有的过来送杯热咖啡,前些日子还有人给我们送来了一个大西瓜。

最盼天国乐团隆隆的乐声

有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加里峰退党中心来的同修比较少,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么多中国人,心里常常会很焦急,有的时候也会感到势单力薄很无助。我和那些长期在这里做的同修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天国乐团来的日子。当我们远远的听到天国乐团那隆隆的乐声心里真的感觉非常的振奋,看着天国乐团前庄严的“法轮大法”横幅以及整齐威武的乐团队伍,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此刻加里峰老百姓的注意力也就一下子被集中到了一起,不管大家对法轮功有没有正确的认识,但在这一刻我相信每个中国人的内心一定会非常震撼,大家也一定会追随着鼓乐去思考更多更多。

结束语

加里峰退党中心在这一年平均每周日的退党人数在四十至五十人左右,有一天由于同修来的非常多,几乎占满了整条商业街,那天的退党总人数破纪录的超过了一百三十人,合计一年的退党总人数应该接近两万人。在这一年时间里,我们的退党中心只间断过三次:韩国全国弟子开法会时一次,中国人在首尔举办大型活动我们为了凝聚力量讲真相时一次,神韵艺术团在韩演出时一次。其余的周日我们都一如既往的坚持了下来,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当然和世界上很多退党中心天天坚持相比,我们做的远远不够,在此我只是想强调坚持的力量与可贵。

写此文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声援纽约法拉盛退党中心的同修们,你们辛苦了。在你们最难的时候不要忘了在世界各地有千千万万同修与你们同在,在大陆更有亿万大法弟子和善良的民众是你们永远的坚强的后盾。在此也呼吁所有海外的同修能更加重视当地的中国城,让我们一起努力不辜负师父的期盼,在此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历史时刻坦坦荡荡的走好我们最后的路,兑现我们神圣的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