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冯丽萍多年持续被非法关押迫害 现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深圳大法弟子冯丽萍不断遭到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由于恶党的迫害,因恐惧,原来幸福的一家人被迫害得不敢来往。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八年,冯丽萍曾被非法关押到龙岗区看守所、广西博白看守所、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宝安看守所、西丽洗脑班等,直到二零零八年一月,冯丽萍离开黑窝的迫害,但仍遭骚扰,不得不流离失所。

冯丽萍,家住深圳市,妇幼医士专业毕业,九八年得法。那时刚结婚,她丈夫已是大法弟子,为了妻子也能得法受益,做丈夫的可谓是用心良苦。由于从小读书,思想中被灌输的尽是邪党的文化,不信神,不信佛,什么也不信。然而在陪丈夫读书学法的时候,书中“真、善、忍”三个字却深深地打印在了冯丽萍的心里,唤醒了她沉睡的记忆,好象生生世世就是为了大法而来的。于是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冯丽萍一家都是修炼的人。公公是一家医院的院长,工作一辈子攒下一身的病,身体里没有一个好的器官,长期卧床,家里随时都有急救人员待命,补药、毒药也用了不少,可并不见效。婆婆是医院的主治医生,不但要干好自己的工作,还要代理公公的部份工作,同时还得照顾他,可想压力有多大。但自从她公公开始学法炼功以后,整个就象换了个人似的,不但身体好了,没病了,还长胖了,什么活都可以干了。婆婆有一次反对公公学法,结果从四层楼摔下来,住了医院,后来明白了,知道错了。婆婆也不吃药、不输液了,很快就回家了。她跟冯丽萍讲,学医的都知道,这么大年纪了,从这么高的楼上掉下来,是什么后果!瘫痪都有可能的。她婆婆也开始学法炼功了。在生活上,一家人非常融洽,凡事都为对方着想。冯丽萍是这个家中最文弱的,衣食住行都不需要操半点心,工作也很顺心。一家人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到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然后喝早茶,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大家就听学师父的讲法,交流如何提高心性。双休日还常常开车外出旅游……然而这种童话般的生活却因一场无理的迫害与镇压被迫终止了。一个原本祥和、宁静、幸福的、其乐融融的家庭被强行拆散了。

九九年“七·二零”前一个星期,冯丽萍全家就被公安跟踪并拍照、问话、录案。之后,全家几乎天天被深圳龙岗区宝岗派出所的警车堵在门口,对他们进行抄家和无休止的骚扰。公检法三个部门的人联合强行将冯丽萍家开的药店牌照拿走,药店被迫关闭。为了说句公道话,她与丈夫一起去了北京。到北京后却被龙岗公安局的人强行押了回来,宝岗派出所所长在对他们进行恐吓与羞辱之后,把他们非法关进了龙岗区看守所。这种非法的关押没有履行任何手续,也不做任何检查。在看守所里,不管天气多冷,冲的也是冷水澡,每天被强制干很多活,不干完就不让睡觉。当时冯丽萍已怀有身孕,在那种恶劣的环境里,在污言秽语的高压下,她又呕又吐不断咳嗽,身体极其虚弱,邪党的人员仍然不放人,致使她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胎儿终未保住,流产了。全家人被推入无尽的悲伤中。

回到自己的家后,她努力地支撑起这个家,为了家人不过度悲伤,为了能看到婆婆往日的笑颜,她和丈夫商量再怀一个孩子。不久,他们果然如愿,家里终于又有了一些生机。然而宝岗派出所的警车却一直没离开过她的家,经常骚扰他们,常常将她丈夫强行带走。就在她快要生产的时候,警察们又一次将她丈夫非法关进看守所。临出门时,她丈夫还请求它们,让他照顾一下自己的妻子和即将降临人世的孩子,等孩子出生了,再跟他们去。然而这些没人性的人还是带走了她丈夫,虽然她丈夫并没有犯什么法,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家里剩下两个年迈的老人和一个大着肚子待产的孕妇。

因为精神压力很大,身体不是很健壮的冯丽萍,生孩子后的第三天,才能抬起头,勉强下地,为了照顾孩子,每天只有不到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孩子出生三个月后,她丈夫才被放回来,然而在家不到一个月就又被非法关押了。公公婆婆去看她丈夫时,因身上带有大法的经文,结果公公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婆婆被非法关押一天。从此派出所、610组织的不法人员整天骚扰她家,恐吓并威胁他们,如果不配合它们,不放弃修炼就劳教他们。全家每天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孩子也没有一丝安全感。为了照顾好孩子,她只好离开自己的家,到娘家躲避一下。当时的她已瘦的只有皮包骨,面色苍白,本想在娘家好好照顾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谁知深圳的610不法人员伙同博白的610不法人员一起到她娘家,要抓她。她听了妈妈的话去了同学家暂住。孩子被婆婆接回了深圳。在博白娘家养身体期间,因去车站接两位大法弟子,冯丽萍被跟踪,又被非法关到广西博白看守所。

在博白看守所发生了一件令人难忘的事。一天早晨,一个管教要放手打一位年老的大法弟子,被一个判了死刑的犯人拉住,不让打,说他们都是好人。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犯人结果被管教打骂了一顿。可过了三天,接到上面下来的通知,这个死刑犯重判改为死缓。可见“善有善报”啊!2001年两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两年,冯丽萍被拉到了广西玉林洗脑班。刚到洗脑班时,借口买东西,摆脱了陪同的人员。之后,两广警方就下了通缉令。冯丽萍一直不能回家,不能见孩子,不能尽孝道,夫离子散,这一切都是邪党的党魁一手造成的。

2002年5月,冯丽萍被绑架,这次是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在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在那里不准站、不准睡、不准坐、也不准上厕所,到处是法轮功学员的哭喊声夹杂着电棍声,管教和协同迫害学员的犯人的辱骂声,连同不断播放的所谓揭批法轮功的录像声,不绝于耳。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高压下,她有些迷惑了,于是被所谓的“转化”了。后来被调去做卫生员管理病号。有一个叫范志君的法轮功学员,就被管教及协同迫害学员的犯人侮辱,往她头上淋尿,将她拉到太阳下暴晒,昏了后又往身上泼水。一个个大法弟子都受到非人的折磨,每当看到这些,冯丽萍都会泪流满面,心里都会问:他们是人民的警察吗?把整人当成了他们的职业。在看到一幕幕没有人性的折磨学员后,在强加的迫害“转化”后,她明白这一切都是想要通过种种非人的手段摧毁修炼者的意志,达到毁掉修炼的目地。于是她发表了“严正声明”,以前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从新回到修炼中来。马上她就被严管了起来。这时她丈夫由于不明真相而邪悟,要与她离婚,此事还被劳教所利用来羞辱她。可是她妹妹寄给她的钱和衣服还有信却不给她。

2005年,冯丽萍回到了家,但因为邪党给每个家庭的压力都很大,家里人都不敢跟她讲话,生活一度没有着落,她妈妈也因为这些强加的压力,身体每况愈下。虽然她自己的身体被迫害的很差,但是还是坚持找了一份工作,为了减少婆家的压力,她只好在外面租房子住。这时她丈夫又提出要离婚,为了挽救这个家,她就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法官,明白真相的法官也站在了她的一边,当然这次这个婚也没离成。

由于宝岗派出所的不断骚扰和恐吓,她无法再正常的生活了,只好离开这个家又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然而当她的朋友帮她回家取衣服时,却被派出所的人扣留,还威胁房东不准租房给她,她当时放在房里的所有的物品都不见踪影了。她因为是一个修炼人,已经超越了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苦难,在极其困苦的情况下,心里想的还是要严格要求自己,要对别人好,要唤醒丈夫,唤醒世人。后来她丈夫从新走回了大法中。但是因为害怕,她婆婆还是不敢让她和孩子见面。

2006年9月,冯丽萍又被绑架到宝安看守所,恶警对她进行体罚,要她下跪,她不肯,恶警就大打出手,还拉出去暴晒,罗列一大堆莫须有的罪状,强迫她签字。冯丽萍的心脏从小就不好,加上这些年的折磨,发作过好几次,但是看守所从来不放过她,包括龙华看守所、龙城看守所。虽然这样,她在里面还是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

2006年12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又送到三水劳教所。比起上一次,这里经过了重新装修,表面鲜亮“文明”了,背地里却还是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恶人们先将她关到一个带有闭路电视的监控房里,有两个吸毒人员看着,并对她的一举一动都24小时记录,见她不配合,就又增加到四至五人看管,期间进行羞辱、体罚、不让睡觉、恐吓等,当质问他们是谁让这样干的?是谁给的权利时,他们却怕了。因为她说她要将这里的一切告诉家里人,告诉全世界,侵犯到人身的还要上告。于是他们态度缓和了些。但是他们的伪善并没维持多久,他们骗她家里人不理她了,也没送衣服来。以前一个本子记录的,后换成两个记录簿(一个当面记录一个藏起来),迫害的手段变得隐蔽了。恶人又找来几个高大的吸毒人员强迫站操,她的心脏承受不了,疼痛的很难受,手脚肿了,发乌发黑了,不但不管还说是装病。因为不配合他们的行为,冯丽萍就被打,让她写,不写就按到桌子上,手背到后背,不听话就招来一顿打。当冯丽萍质问他们时,他们居然互相推诿,吸毒人说是管教要打的,管教说是吸毒人要干的如此反复折磨了冯丽萍九个月,最后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加期一个月二十七天,也就是一年后才放人。

本该回家的冯丽萍却在出狱后的当天,被深圳610的不法人员偷偷押到深圳西丽湖洗脑班。当时因心脏病发作频繁,几乎挺不过去了。那些邪恶的人不明白,她为什麼这么坚定?当她回答:法轮功讲的是宇宙的大法,是天理。我是为天理而生,只有天理才决定我的存亡。从现在表面看似什么都没有,但是他教给了我们宇宙的法理,这就是我的财富,永生都享用不完。恶人们再也没话可说了。

在三水劳教所里有一位东莞大法弟子,被关在三大队的四楼,有一个才几岁的儿子,被非法关押后没有经济来源,全靠当外婆的给人洗碗养活孩子。因为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管教指使犯人不给她穿衣服,并将她没穿衣服照了相,扬言要发给明慧网。她还被犯人用抹布堵住嘴,不许发出声,又将她的双手捆绑在上下铺的床架子上,不能动弹,旁边看管的吸毒人员就掐她的身子,皮肤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后来被关了禁闭。另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叫王小圆,曾关在三楼,她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已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了,只能卧着,就是这样劳教所还是不放人。可见它们残暴的本性。

冯丽萍被劫持到西丽洗脑班的时候,家里人并不知道。后来见不到人就四处查找才找到。洗脑班却不让她家的人讲真话,骗冯丽萍说是他们通知她家人的,这就是所谓的“春风化雨”的“帮教”。在洗脑班,他们从“爱心协会”找来邪悟的人整天灌输邪恶理论,并连带的辱骂,想继续做她的“转化”迫害。适逢要过年,他们就全放假了。当时那里只剩下冯丽萍一个人,因为病的很重,怕承担责任,就让她妹妹接走。

零八年一月底,冯丽萍终于离开邪恶黑窝。可是,深圳610的邪恶之徒并不善罢甘休,经常电话骚扰她妹妹,她想去学校看儿子,却因为学校不知道真实情况而不许见,因害怕邪恶之徒的骚扰,婆婆不敢让她进家门。现在冯丽萍只能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