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原县李清海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山东省平原县王果铺镇王博泉村村民李清海,男,七十岁。李清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说真话,多次遭到中共恶党人员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罚款、劳教。

修炼前的李清海因为人生的艰辛操劳,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每天要花二三元钱药费;痔疮更是痛苦烦人,天天便血。九七年阴历二月,李清海去夏津县求医治疗痔疮,听亲戚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广场学炼法轮功,教功完全是免费的,学功也是自愿的。炼功三天后,李清海大便不拉血了,心脏也舒服了,亲身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决心一定要坚持炼下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祛病健身,节约广大民众的医疗费,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炼呢?李清海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觉得应该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就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在半路却被当地警察截回,看管起来。王果铺派出所一个警察和本村三个村民吃住在李清海家,闹腾了七天才罢休。

政府设立的信访办,不是政府与人民沟通的窗口吗?向政府反映情况不是对政府的信任吗?何错之有?宪法明文规定人民的信仰自由被剥夺了,好人被说成坏人。李清海被强迫每天到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零年阴历八月十七号,李清海被叫到王果铺派出所。所长王天亮问李清海: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劳教!李清海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呢?晚上,王天亮开车把李清海劫持到平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勒索罚款五千多元,才把李清海放了。

李清海回家第二天,又被派出所叫去。所长王天亮说:你交的五千块钱县里要了,我们没捞着,白捣鼓了。你还得交两千块钱保证金,如果不交,就送你劳教。李清海家属又借钱交了四百元。在派出所,李清海被强制洗脑十天。

阴历十月二号早晨,王果铺派出所刘、林两名警察开车到李清海家,说是拉他去派出所,却把他劫持到平原县公安局政保科。

在政保科,科长指着一个警察说:他是德州公安局来的,让他给你说。那个警察宣布:李清海,你被劳教三年。李清海问:凭什么劳教我?警察说:看你红光满面就是炼功的,就劳教你。李清海不服。警察说:不服!六十天以后再申诉。

李清海、李小霞和张吉田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

到劳教所体检,李清海和张吉田被拒收。晚上八点又被拉回平原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把劳教证撕了,又写了一张居留证,把李清海、张吉田二人送平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李清海被强迫奴役劳动,遭犯人任意打骂。一天晚上,同室的一个犯人感冒提前睡了觉,姓赵的副所长来查监,问:他为什么睡觉?四个犯人都说他感冒了。姓赵的火了:你们不好好干活,还为他辩护,你炼功的不是讲“真、善、忍”吗?你说他怎么了?李清海说:他感冒了。姓赵的急了,把李清海提出监室,给他戴上手铐脚镣,用橡胶棒毒打。打的李清海满口流血,打折一颗牙,打倒两颗牙,打的李清海胳膊抬不起来,又把他摁倒地上,扒掉棉袄毒打后背。姓赵的边打边说:你不是讲“真、善、忍”吗?一直把李清海打的昏死过去才罢手。

李清海的家属子女又被勒索五千元钱后,才把李清海拉回家。中共的警察简直是绑票的土匪。

二零零一年夏天,李清海到武城县郝王庄一个法轮功学员家帮忙干农活,因为那位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劳教,家里只剩下妇女老小,生活很艰难,农活干不过来。不想被坏人举报。郝王庄派出所去了两个警察,问明情况走了。不一会儿,王果铺派出所王天亮开车到了,说:你来这里干什么?李清海说:来帮忙。王天亮说:给谁帮忙也不能给她家帮忙。就把李清海拉到王果铺派出所。王天亮给平原县公安局政保科打电话,要送李清海去平原。政保科问:有证据吗?王天亮说:做好人去帮忙。政保科说:如果做好人把他送来也说不过去。李清海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天。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七号傍晚,平原县“六一零”一帮五个人非法抄家并绑架李清海。李清海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大街上。警察李长忠辱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清海说:你再骂要遭报应的。李长忠不骂了。

到了平原县“六一零”办公室,李长忠非法审问:李清海,有人供你,你做的那些事如实交待,不交待,今天晚上不放过你!李长忠还说了一些侮辱的话。李清海说:炼功做好人没有错,休想在我这里问出什么。僵持两个多小时后,李清海被送到看守所。

第二天早饭前,李清海对着监室的小喇叭喊:我是炼法轮功的,炼功没错,放我回家!不放我回家,我绝食抗议。李清海绝食到第四天,看守所指导员来了说:你绝食没用,这里不汇报,你也白绝。李清海说:我用和平方式争取我的自由没错,你不汇报,你要负法律责任。第五天,李清海被在室外冻了一上午,中午罚站一个多小时,李清海头顶出汗,一手凉,一手热。看守吓坏了,打电话找来狱医给李清海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看守、狱医强行把李清海撂倒输液,零下十三度的天气,输冰凉的水,李清海痛苦的比针扎还难受。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号,李清海被儿子接回家。看守所骗了李清海儿子五百元钱医药费。

二零零六年阴历腊月十六号,李清海去洗澡,和人谈了流感多和炼功不得病的问题。下午一点多,李清海一出澡塘,就被警察绑架到平原县恩城镇派出所,搜走现金一百多元。警察开车到李清海家非法搜查,拿走两本书等私人物品。警察问李清海:资料从哪里来的?恩城谁炼功?说出一个就放你。并说:恩城是雁过拔毛的地方,没有人能过去,对你要罚款八千元。于是,警察给李清海的儿子、女儿打电话,叫他们拿钱来领人。这次,李清海的儿子、女儿没理警察。警察折腾了一下午,又吓唬李清海:再过一小时你不说,不交钱,就送你去县“六一零”。李清海说:你们这一套,对我不起作用,我炼功这些年,身体一点毛病也没有,我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能救人,有什么错?

晚上七点,平原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峰开车来到恩城派出所,一见李清海就说:又是你呀!

李清海被拉到平原县“六一零”办公室。李清海对李长忠等人说:师父把我从病魔的痛苦中救出来,是凡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会去证实这个大法好!第二天上午十点,李清海的儿子来接他回家。

自从迫害开始,每逢中共“两会”、“十一”等所谓敏感日,法轮功学员家都会被骚扰,生活不宁。难道这就是中共创建的所谓“和谐社会”吗?中共说的一套,干的又是一套。

李清海每次受迫害,王博泉村村支书总是配合警察行恶,也招来了家境不顺。

真心希望所有世人都能认真了解法轮功真相,有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