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不同境界中的得失观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孔蔑是孔子的侄子,宓子贱是孔子的学生,两个人都做了县令。

一次,孔子前往孔蔑那里,当时正值春季农忙时节。孔子在路上看到一些田地荒芜,百姓站在田边,样子非常愁苦,孔子问道:“为什么不去耕种?”百姓说:“因为半年之内没有交足税,按照规定受到不允许种地的处罚。”孔子听了很忧虑。

孔子见到孔蔑后问道:“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孔蔑说:“没有什么收获,却有三样损失。君王让人做的事情就象一层一层的衣服一样那么多,政务繁忙整日忧心忡忡,哪儿有时间治学?所以虽然学习也不能够领悟到什么道理,这是第一个损失。所得到的俸禄少的像粥里的米粒一样,不能照顾到亲戚,亲友们日益疏远,这是第二个损失。公务急迫,很多事不能遵照礼节去做,也没有时间去探视病人,别人又不理解,这是第三个损失。”

孔子说:“我听说,懂的为官之道的人,从‘仁爱’思想出发,明德慎罚。用政令引导,用刑罚约束,这样子做,民众只想到如何免于刑罚,不会想到是不是可耻。用德行来教化,用礼仪来约束,民众不但守法知耻而且能明理向善。可使责罚的事情不发生啊!指导思想正确,才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孔子又来到宓子贱那里,看到当地物阜民丰,百姓诚实、有礼,孔子问宓子贱:“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宓子贱说:“没有什么损失,却有三样收获。无论做任何事情,即使处理繁冗的公务,都以圣贤之理为指导,把它当作实践真理的机会,这样再学习道理就更加透彻明白,这是第一个收获。俸禄虽然少的像粥里的米粒一样,也分散给亲戚一些,因此亲友关系更加密切,这是第二个收获。公事虽然紧迫,仍然不忘记遵守礼节,挤时间去慰问病人,因此得到大家的支持,这是第三个收获。”

他们寒暄问候的时候,城中传来阵阵弹奏琴瑟、演唱诗歌的声音,孔子笑着说:“治理县城也用礼乐教化吗?看来百姓们都很和祥,你是怎样做的?”宓子贱回答:“您对我们讲过‘君子学习道理就应该爱护他人’,我既然跟您学习了礼乐等教化之道,当然要把它应用在实践中。我以对待父亲之礼对待老人,以对待子女的心肠看待孩子们;减轻赋税,帮助穷困的人;招贤任能,对比我贤能的人,就恭敬的向他们请教治理的方法。”孔子高兴的赞叹说:“子贱真是个君子啊!以仁德服人,以礼乐治世,遵守天命,百姓归向于你,而神明也会暗中助你。你所治理的地方虽不大,但是你所治理的方法却很正大,可以说是继承了尧舜啊,可以治理天下,又何况一个县城呢?!”

宓子贱后来成为历史上“仁政教化”的名人,一生实践儒家倡导的“礼乐”之风和“匡时济世”的理想,使德入民心,史称“鸣琴而治”。

为人处世,即使面对逆境,是能够坚持实践真理,仁爱为怀,还是执着个人的东西、裹足不前?这是人的思想境界问题。正因为人生境界的不同,才使一个人处世态度、思维与行为方式产生了差异,最终导致了结果的不同。一切以善为念,正己化人,上合天理,下应民心,才会道路越走越宽广,前程越来越远大、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