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四年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学员,最开始是因为替不识字的母亲要我帮助读大书,而稀里糊涂的走入法中。从我得法以来就非常愿意看书,几乎把师父的所有讲法都看过,就是惰性很强不愿意炼功;有时母亲叫我一起炼功,吓的我赶紧看书,还找借口说学法比炼功重要。直到全球大法弟子一起炼功,我坚持的还可以,想起以前不炼功就感觉惭愧。

一、敬师敬法

以前不知道看书前净手、看书时不注意坐姿、或是边吃东西边学法,当我意识到之后,就很用心的对待大法书,偶尔不小心折了一下,我真的心疼,特别看到同修不爱护宝书我真的很心痛。而我自己有时穿着睡衣给师父上香,竟没意识到也是对师父的不敬,就象修炼一样,修掉那些意识到的不好的物质,而有些是没意识到的。听到有同修交流时说,同修在早上炼功前洗手洗脸,我觉得这也是敬法的一个体现,自从听到同修这样的交流后,我也觉得应该这样做,从未敢懈怠。

二、信师信法

得法之前,我属于那种比较单纯的人,当我看到师父的讲法从未怀疑过。得法不久,同修说去北京发正念,我说我得去,母亲说我炼功时间短没有功力,我说:有师父,师父无所不能。慈悲的师父呵护我领着女儿去北京后,安全返回。

师父要求弟子做好三件事,我几乎在得法的同时就开始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讲天安门自焚伪案。有时面对面的给真相资料。由于自己不重视修心性,搞到单位领导那儿去,还牵扯到另一同修,把我们报到了上级,要送去劳教,慈悲的师父又一次呵护了我,上级给压了下来,单位领导觉得没面子,将我停止工作。

就在单位领导找我的前一天,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段法,我一遍一遍的读,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帮我过了这一关。

今天走过来,再一看那些关、难,真的无所谓。可是,当时的人心觉的苦啊,甚至埋怨,师父啊!我的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一起来,怎么能对我要求那么高呀,其实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当听到老学员讲当年上北京证实法,在拘留所里所遭受的一切,潜意识中认为,他们经历了那么多才修的高,我得法晚,恐怕不赶趟了。这不是在求迫害吗?

大法好,我是在为什么学呢?大法可以保护我,是我人的东西不丢,有一个好身体,又能年轻漂亮,大法真的可以达到这一切,可我得没有那个人心才行。有一天,同修对我说:“假如师父拿着一个酒壶,让你跳下去,你跳吗?”我说:跳,师父说的一定是对的。我有那么多不好的心,可师父只看了我对师父、对法这个坚定的心,让我在难中走过来。

三、纯净自己,修出宽容

我有很多心要修去。单位的复杂环境,和同修一起做生意这环境更复杂,利益心、面子心、争斗心、怕心、妒嫉心……我体会到了修心难,而生意刚刚上了轨道,合伙的同修又出事了,被迫流离失所。一种无形的东西压着我,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当时一下子乱了,主要的协调人都不在了怎么办?我们所有的同修都坚信师父说了算,遇事向内找,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后,两位同修被放回。

以前等惯了的我,看东西都是合伙做生意的同修给我,一下子我象断了奶的孩子,出去找同修看月刊,与不愿出来的同修轮着看,后来同修说:“有的同修放别处取不方便,放你那行吗?”我当时说:行。可同修有时不修口,我的人心就开始往上返,怕心也出来了,那就正好都修掉它。

就说这个怕心,开始白天发资料,走在路上看到警车直奔自己就来了,觉的腿直发软不敢看。有一天,我觉的必须面对它,看着它,去掉了不少怕心。有一次同修有事,让我去取资料,我来到楼下,警车就停在那儿,怕心又上来了,去不去取资料?我背着《洪吟》上了楼,晚上做梦,看到自己排掉很多不好的物质。

身边有几个走不出来的同修,我就想组成个学法小组,定好的哪天,有记不住的、有不愿出来的,我就一遍一遍的找,有时觉的不想管了,人家都是老学员用你瞎操心,有的家属还不支持。有一次,我就想,已经去了一次,不在家就算了。往外一走,看到同修就站在外面。师父呀,真慈悲,真操心,真是为每个弟子操碎了心,真觉的对不起师父。

当有一次心性过不去的时候,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大哭了一场,也不看书了,说:师父啊能救多少救多少吧,该灭就灭了吧。第二天,觉的自己太差劲了,我虽不知道自己发下什么誓约,但总有一种感觉,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

一次,丈夫对我说为我学了一首歌《步步高》,就会唱后四句,一句就是“说到不如做到,做要做最好”,我知道这是在提醒我。第二天,丈夫指着炕又告诉我:“这都不是一个整体了,一块一块的。”我的脸在发烧,总是得法晚障碍自己,看到问题也不说,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都是负责人,绝不应该推卸自己的责任,党文化,安逸心,使自己滋养了太多的坏毛病。我要修掉它。当我换一个角度看同修,一位得法不久,一个字不识的老同修,靠听师父的讲法,每次都带资料去发,而且身体也在向年轻人的体质回转,来了例假。

一个刚得法不久的新学员交流时说,发真相资料时,没塞住,资料掉到地上,他生出怕心走了,可是走了很远又回来,把资料重新放好,他说:这回心里踏实了。

一天晚上,我和女儿给同修送资料,在回来的路上,天漆黑,女儿竟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妈妈真好看。”我问她,你什么时候看我了,她好象没听见一样,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

四、家庭的修炼

由于母亲放不下那个病,总是今天学,明天不学,反反复复,给家人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在得法之前我身体也非常不好,修炼后,我坚信大法,修炼人没病,女儿对病放的也挺好,发烧脸通红,告诉我:“妈妈,读书,发正念。”结果我俩身上的“病”都是不治自愈,一次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丈夫也无话可说了。

母亲虽说法理知道的不多,就想着师父让讲真相救人,那就得做,去年回了自己的老家,今年又千里迢迢去父亲的老家,修炼人不怕吃苦,坐一宿半天的硬座,兜里带的资料,身上带的光碟,七十岁的人了第一次出门(家里人都不知道、怕反对)我真的不放心,动了情。修炼是严肃的,明明上午十一点到,可直到下午五点才到。我这个心真是在煎熬,一会儿相信师父,觉得母亲不会有事;一会儿又想,家人不知道妈回去,妈走丢了可怎么办呢?完全让情给带动了。当又一次母亲坐车几十里地去发资料时,我又动了情,这一次马上意识到修掉它,发正念。

女儿贪玩,有时做起正法的事也很象样,夏天楼前楼后都是人,她就揣上资料一次次发,告诉我:“妈妈别去,在家发正念”,贴上粘贴,请天龙八部护法神看着,不许坏人撕掉。女儿讲“三退”把两个好朋友劝退了,有一次讲不退,就领回家让我帮着讲。有一次当着她爸爸的面说漏了嘴,她爸爸说:“谁要去发资料,我打折她的腿。”从此,女儿口修的很好,什么也不告诉她爸爸,有时我和女儿相互掩护出去发资料。有一天,我觉的不对,我怎么能让丈夫障碍着我做救人的事呢?我对丈夫说:咱俩散散步吧。我俩边走,我边发了一些资料,他什么都没说。我悟到,就是我的心该突破了。

跟家人在一起,心性关是我的第一道难关,我以前脾气非常不好,跟母亲在一起学法,磨掉了好多心,跟丈夫在一起,不能让他说修炼人不好,我强忍,可跟女儿在一起我就忍不住了,放纵了自己。有一天我正发火,她拿来师父的讲法,告诉我没做到忍,我马上道歉,可偶尔还有过不好的时候。

五、讲真相

自从劝“三退”以来,讲真相觉的比以前麻烦多了,有时产生了畏难情绪。有一个老党员,我用了半年时间,他才退的。有一种负面的东西总是告诉我别去了,烦不烦呢?我不承认这些,发正念就要救他,也许慈悲心出来了,跟他讲的我的眼泪要掉下来了,他马上就同意退了。

还有一次去同学家,她不以为然,说“什么这个、那个,我全都不信,人要是没有钱,活着还有什么用。”我找我自己,有没有为私的心,究竟为什么在讲?当我心中定下一念,我不是为我自己,我真的是为你好时,他们一家三口都化名退了。也有做不好的,有一个老师大学生,《转法轮》、真相资料、《九评》都看了,就是不退,我也在努力的找我自己,是我的什么心促使他不能相信呢?我看明慧交流文章,讲真相要切断根源,很有同感。每年孩子入队、入团都是一批批的,有的在小学跟他讲退了队,上中学又入了团。校长、老师明白真相真的很重要,不能面对面讲,我就写信讲。我听一个孩子说,他们的语文老师上课就讲国民党真的不象共产(邪)党讲的那么坏,国民党对老百姓更好,老师明白真相多了,孩子中毒也就轻了。

就在我悟到要向老师写信时,梦中身体被一条大铁链子捆着,一个小学辅导员在那儿看着我,找人将我运走,可就是找不到人。有一次做梦,别人托人送给我一支笔,我悟到不单单是老师,各个部门都应该不间断的去做。

六、迫害与我们无关

本来没想再写,今天发生的一件事,由于自己的疏忽给同修带来了压力,是我错了,我一定改。但我认为,老学员总是用自己走过了的路作为经验。以前以前如何如何出事的,不是说我们不注意人为的安全,大法是圆容的,我们是修成神的,当发现问题时,不要为同修加上负的因素,我们应发出善念,为同修增加正的因素,不要总把自己放在被迫害的位置上,让人的观念障碍了神念。警察是管坏人的,我们是修真善忍是最好的人,我们是人在修炼,肯定会有人的东西,但只有师父管我们,别人谁都不配。

师父讲过:“对于这场迫害,不同层次、不同生命有他们的不同认识。有的认为是必须经过的一条考验的路,有的认为是触动了整个宇宙旧的因素造成的。有的认为是给大法弟子铺路,在低层次的生命认为,正的出来了,邪的必然就要起破坏作用。无论不同层次的生命怎么认识,我就是要做好我的事,大法弟子就是要走自己的路。”(《美国首都讲法》)

当我学了师父的这段法,我觉的这场迫害与我们大法弟子没有关系,我们是证实大法来的,不是承受迫害来的,我们是完全可以超越那种低层生命的,走师父所要的、大法弟子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