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师父讲:“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那天读师父的这段法回想起自己经历的一些事。

(一)

二零零零年初,我的父母因为相信邪恶宣传而被邪恶附体,我看书他们便扑过来撕书,炼功就打我;我妈每天叫嚣着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并给精神病院打电话说我得了精神病,后来我们单位证明我没病才没送成,但她不罢休,经常威胁我说:“早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

我当时刚得法不到一年,她一说这话我就害怕,有一天我跑到同修家问她怎么办?她平静的说:“你为什么怕呢?你不是有师父在管吗?那常人想把你怎样就怎样吗?”我一下明白了。

回到家后一進门,她就对我喊“今天非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我第一次面对她穷凶极恶的样子毫无惧怕,十分平静的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想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就能送得成?你想干什么就能干得成?告诉你,我有师父在管!”

我当时底气一足,只有一念:我有师父管,你动不了我!她顿时愣在那里,没了气焰,掉头走掉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说过这句话。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刚从洗脑班回来,我妈由于在七二零之后骂大法而被邪恶控制,只要我炼功就打我。我那天正炼功她又要打我,我对她说:“凭什么不让我炼,我就要炼”,说着就炼冲灌动作。她吓得抱着我,哀求道:“你一炼功我就喘不上气,我就要死了。”(是她身上的邪恶在说)我听出她怎么回事了,继续炼。只见她站也站不住,就直晃,喊着难受死了!我又立掌对她发正念;她身上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半分钟后消失,而她昏倒在床上。两个小时后她醒了,说刚刚睡了一个好觉,浑身轻松极了。从那以后,再也不干扰我学法炼功了。从中我也悟到大法弟子炼功时的能量就是在窒息邪恶。

(二)

二零零三年初我去同修家送资料,事先不知道她被监视了。从同修家出来,两个骑车的便衣开始跟踪我。一个便衣把车骑到我身边用对讲机对同伙讲:“人跟到了,就在我身边。”但我当时没害怕,只想尽快甩开邪恶。骑了一段,发现恶人不见了就放松了警惕。要骑到公司时,在一个红灯前停了下来,扭头看到恶人竟在我身边对我邪笑。我当时有点慌,心想跟我那么久自己却没发现。但马上又平静下来,就对恶人发了一念:“绿灯亮起,让这个恶人拼命往前骑,头也别回的往前骑。”

待绿灯亮起,这个恶人像发了疯似的往前骑,使劲蹬着,头也不回往前骑,连我都有些看呆了。我绕后路来到公司。其实那段时间我的状态很不好,心用在常人的赚钱上比用在法上多,才导致危险。但在危险中用正念对待都可以化险为夷。我写出这些经历也是互相勉励,当时自己刚从监狱出来,三年没学法,并且没做好,很消沉,有时想去讲真相,又怕自己状态不好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回忆这段经历我悟到:即使一时被邪恶迫害,也不用怕,在危险中只要调整一下,正念一出就可制恶!

(三)

得法后很少看《转法轮》,因为觉的悟不出更高的理,喜欢看各地讲法。所以出现一个状态,就是在法理认识上似乎“很清楚”,而实践过程中却不扎实,导致多次被迫害且摔了跟头。出狱后我决定每天坚持读三讲《转法轮》(以前几天才读一讲)。虽然干扰很大,可我还是一个字一个字仔细读了三讲。发正念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坐在云中一般,以往各种人心,各种思想业仿佛都消失了,只有一个真我正在发正念。这一刻,什么怕都没有,只有无限的慈悲,心中一个强烈的声音反复呼喊“我要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以往认为困难的事,难去的心,一下子变的什么也不是。我悟到慈悲的师父让我体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状态:无执无我,满怀慈悲,无比纯净,只有一个念头:救人!”以往《转法轮》读的少,处在一种执著心、思想业不停的冒,不停的排斥,精力耗费很大。而多读《转法轮》后,那些执著与思想业在读法中就消去了,虽然没有悟到更多的法理,正念却更扎实了。

我的小外甥女十六个月,我每天给她听半个小时师父讲法,她的变化很大,消业发高烧三十九度也不哭闹。每天开心的笑啊喊啊!后来我妈发现了不让我给宝宝听,并当着宝宝的面对我说:“以后不许你给孩子听法。”宝宝听懂了,从那天开始就不再讲话,也不笑,不论家人怎样哄也不笑一下,饭也不想吃,眼里一直含着泪,象得了抑郁症一样。一个十六个月的孩子尚为自己以后不能再闻到佛法而难过的茶饭不思!由此想到那些与大法擦肩而过的人将来该如何痛悔啊!

(四)

前几天我的身体里突然進来一个很强大的邪恶生命,象得了重病,嗓子发不出声。我怎么发正念也触及不到它。以前我对旧势力的认识很模糊,不知道它们为何阻碍正法,为什么师父说它们是真正的邪恶?我读师父一九九九年以后的讲法,认识到旧势力把个人修炼看的比正法重要,比救度众生重要,我心里一惊,悟到我不就是这样吗?执著个人得失,满脑子都是自己,心里不愿去讲真相,与旧势力何异?我感觉很羞愧,眼泪也流出来。这时我身体里那个邪恶生命一下子自行解体消失了,我病重的状态也一下子好了。原来这几天一直抱着执著不放:担心时间不够了,自己走过弯路,弥补不了如何?都是为私的念头,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我找到这个私心决定修去它时,邪恶自行解体。所以我们受到干扰时不能单指望发正念解决,找到执著,修正自己才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

人最难放下的是自己,尤其犯过错的学员,以前的过错象阴影一样缠着你,以至于再做讲真相都觉的底气不足。这不就是旧势力的干扰吗?让你做不好讲真相的事,也就是在毁了你自己。而产生这个干扰的根却是私心,说白了就是担心自己如何如何。那天我发出一念:以前成败荣辱再不去想,把自己的未来完完全全交给师父,去留任由师父,就做现在该做的事。这一念之后,以前那些没做好的干扰就再也没出现了。

以上是个人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