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我是一个在大中型企业工作的大法弟子,下面我把自己的一些修炼经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我得法后只参加了户外几次炼功,学会动作,迫害就开始了。所以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不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在当地也没有认识的同修。认识的几个熟人以前炼过功,我曾去找他们切磋,可惜他们因为怕心不修了,甚至不敢提大法的事,说的都是常人的执著。我辗转跟远在农村的亲戚联系,去那里拿资料,谈修炼体会,互相切磋,互相鼓励,每隔一个多月去一次,就这样走出自己的一条修炼的路。

我的丈夫和孩子虽未修炼,但非常支持我。他认为在迫害这么严重、人的道德这么败坏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出污泥而不染,修心断欲去执著是最了不起的。所以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支持我,出去发资料也和我一起去,说两个人去比较安全。我们没有什么怕心,开始时,发完资料就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总结出一些经验,在什么墙上用什么笔写最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我又开始打印不干胶,上面写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世人”、“法轮大法传遍天下”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命”这样的真相信息。后来买了车,就开车去远处贴不干胶。在别人看来,我俩老开车出去遛弯,非常羡慕,我们知道自己是在干天大的好事,乐在其中。去内蒙古玩时,我们把不干胶贴在了大草原上;去爬山,沿路张贴,甚至爬到最高处贴,在最显眼处贴,在所有能贴的地方,都贴上真相信息。我们越做越有经验,越没有怕心,就连在熙熙攘攘的北京长安街也能把不干胶贴出去。

师父肯定了在纸币上写真相后,我手里的钱基本上都写了真相信息。刚开始用手写,后来同修给我刻了几个真相印章,那就更方便了,清晰明了。在用钱时我也总结出一些经验,如果花钱少就用大面额的找;如果花钱多就用小面额的付,让我手中的真相纸币尽快流通。有时找回来的钱还没来得及印上真相信息就花出去了,就会觉得是浪费了资源。

当然,给资料点的钱不能写,因为资料点的同修买耗材时去的地方单一,钱上都写了真相对他们有风险,就不能写了。

《九评》掀起了退党大潮。我把家人、亲戚都劝退后,就走亲访友,把身边的朋友和朋友的家人都劝退了(当然也有少数不退的)。可之后,在相当一段时间一直没在单位和不熟识的人之中做三退,怕的是自己的工作受到影响。虽然也做三件事,但不敢面对面劝退,修炼状态肯定不会好。我变得特别懒、爱犯困、早上晨炼起不来,甚至不经常见面的人说一段时间不见,我都变老了。这都是师父的点化。

向内找,我发现自己隐藏了一颗非常不好的“私”心。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每天出去对陌生人劝退,有时一天劝退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跟他们相比,我非常惭愧!想想我们肩负的伟大使命,就算世人知道了真相我们不劝退又有什么用呢?师父说“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救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我还在求安逸。我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突破!不管我的工作多么安稳、生活多么安逸,这是我要的吗?师父给了我这么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是让我救人而不是让我过更好的生活。抓紧时间救人是实践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

我每天不断学法、背《洪吟二》、发正念,我开始跟同事讲真相。结果出乎意料,还都能听進去,劝退也不难。他们说,没想到在咱们公司还藏着你这么个人呢!来我这办事的人,我也不放过,也把真相告诉他们。被我劝退的人,有些由陌生变成了朋友,有时还来我这里聊会儿,我知道是他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救了。

也有不退的人,当我给他讲了真相后他就躲着我走,生怕我再跟他讲真相,甚至有人当着我的面说:“看你这人挺正常的,怎么干这个呢?”我觉得我们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过程就好象过去修炼人云游的过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在做的过程中我们的很多心就会被修去。

就这样,在讲真相的路上走着,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跳舞瘾去了,爱打羽毛球的执著没了。从二零零三年到现在,我的身体上没有再过消业关;我丈夫多年的高血压好了,他在外边的应酬也少了,很少在外面吃饭、喝酒;孩子考中学,我们没有象以前那样管着她,她居然考的还不错,也没生过病。

一次,我正上班,有人莫名其妙的带着几个人来要打我,骂了很多难听的话,说她爸是我的邻居,我家的空调碍他爸的事,要我把空调挪了,并威胁说不挪就带人去我家打架,会把我的孩子怎样怎样。当时我很害怕,虽然证实法时我没有怕心,但这事出来我很害怕,怕她真把我孩子怎样了。因为这个人以前经常在外面打架,后来又傍了一个大款,男的未离婚,就公开和她同居。她和她前夫原来都在我们公司做清洁工作,后来,这大款把他俩都弄成了“管理干部”,并且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当然师父说过不管现在常人社会怎样堕落我们都不管,那是以后的事情,不能和我们现在讲真相的事混在一起。可我没跟她有过矛盾,甚至连说话都很少,她却当众辱骂我、威胁我。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和常人有什么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不对。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但好象没有这事的,当时另外空间的物质象山一样压着我,非常难受,甚至全身都疼。我非常委屈,我没有得罪过的人这样欺负我,可按照师父的法做我就得给她挪,虽然我知道“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可那几天我忍的特别难受,都要憋死了,最后我还是把空调挪了。当时就感觉业力从头顶象风似的呼呼往外排,有好几分钟,接下来就是一块一块的往外拱,最后变成一股烟排出去了,身体变的轻松起来,周围象山一样的物质也走了。

不管遇到什么矛盾都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知道,过关时虽然表现出来是这样,但在另外空间师父给我们消下去很多。我忍了,心性提高了,后来就是师父给做的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给我洗净的。

我们多么幸运,赶上了这万古机缘,以后只有勇猛精進,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当然在修炼的路上,还经常有小摩擦或不顺心的事,但都是对着我们的心性来的,当我们的心性提高后师父就给我们拿下去了,如果我们身上没有这些物质,师父是不会给我们安排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