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现世现报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这几年,中共邪党公安、国安系统人员“因公殉职”和意外死亡率也远远高于过去,有的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的却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车祸或蹊跷的意外死亡,死相恐怖;有更多的得了绝症,还有的意外伤残或者家庭遭遇种种不测……。而中共则一直要求严密封锁内情:出意外的几乎都是替中共卖命的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为名利泯灭人性引来自毁的可悲下场。

卢光,桦南县公安局谁都了解,于洪军的前任,主管迫害法轮功,身为警察的他卖力的执行着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政策,视善恶有报为笑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听党的话得到的是:患肝坏死痛不欲生、倾家荡产的恶报,他既是一个中共罪恶命令的执行者,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

孙继芳,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法制科科长,积极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将他们劳教,有的劳教所不收,他费尽心机托关系走后门强行将法轮功学员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到拒绝后,还不死心,又拿钱贿赂佳市劳教所直至将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二零零七年遭恶报,得脑病、抢救无效死亡。

赵国臣,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国保科警察,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刚开始时,他强制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在洗脑班他正在读邪党诽谤大法报纸时,突然感觉手臂不听使唤(他自己说的)。之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仍不思悔悟,继续伙同其他警察挨家走户,骚扰大法弟子,后得脑血栓,遭恶报瘫痪在床上,不久在痛苦中死去。

张杰,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看守所狱警,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他殴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折磨法轮功学员一马当先,犯下累累暴行。尽管这样法轮功学员还抱着善心多次向他讲真相,但他执迷不悟,不知悔改,继续作恶。没过多久,一天和他在一起的同事要参加公安系统培训考试,让张杰替个班,张上班后突然犯病,痛苦的到下班后请假看病,几天后在林业局医院吐血而亡。

邓涛,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副所长,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对他讲真相,他不听,还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殃及亲人:妻子得病身亡,40岁便承受丧妻之苦。

郭俊林,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国保科科长,五十多岁,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有法轮功学员善心对他讲真相,他不听,还多次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一次上午抓捕完法轮功学员时,下午就有病打点滴了;还有一次正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头痛难受的趴在桌子上不能动弹,晚上回家心难受,吃了六粒速效心丸也不好使(他自己说的)。

林树高,现任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副局长,过去主管看守所,现在主管迫害法轮功,上任以后指使下属多次非法抓捕、非法抄家、勒索罚款、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并扬言“国家有规定,法轮功整死白整”。然而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迫害大法必遭恶报,还会殃及亲人:在一次抓捕法轮功学员当天林树高的妻子遭报得病打点滴;在他的影响下,岳父杨忠臣也不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在2006年4月份左右被摩托车撞折腿,肇事者逃跑,2007年腊月死于肺癌。

林树高弟弟林树山,在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巡警队工作,也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打骂等迫害。林树山小舅媳妇杨淑芹是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东风小学教师,2006年12月中旬教师杨淑芹积极配合参与东风小学校长张秀珍造谣诽谤法轮功,在教师会上和家长会上谎言污蔑,企图用这种污蔑恐吓手段不让学生们听真相,影响很坏。法轮功学员善意的给杨淑芹讲真相她就是不听。2007年12月中旬杨淑芹突然浑身酸疼,以为感冒没当回事,打几天针发现脚脖的皮肉开始变黑,并迅速往腿上漫延,病情加重后转佳木斯市医院确诊不了,这时变黑的地方开始起水泡溃烂(象被开水烫过似的),排尿困难,疼痛难忍,急转哈市治疗,她在转哈市中对丈夫高兴伟说:“我要扔在哈尔滨了”。12月19日在桦南林业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年仅36岁。她得的怪病据医生说是世界上罕见病种——横肌膈血栓,从发病到死亡没几天。

杨淑芹偏听轻信邪党谎言,助纣为虐诽谤法轮大法,才导致遭此恶报,抛下丈夫和孩子,不明不白的成了邪党“假、恶、斗”的牺牲品。中共长期以来灌输的无神论,以及一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所谓政策或命令,都是摧毁人性中的善良,刺激膨胀人性中恶的一面。肆无忌惮的做恶,走向自我毁灭。然而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迫害大法必遭恶报,做恶者,不但害己也会殃及亲人,神目如电,天理无私。神决不能放任恶人无度行恶。正所谓“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严丽芬,女,50多岁,黑龙江省桦南县第四小学原副校长,受恶党宣传的迷惑,不听真相,只要见到大法传单和胶贴就撕,在上下班路过铁路,有几次看见宣传单张贴的很高,她就踩东西或窜起来撕掉,铁路工作人员看到后都笑她:“真是吃饱撑的”。她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到单位大讲她的事,高兴的显示。后来成了植物人卧床多年,在痛苦中死去。

在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下甸子住着一个修自行车70多岁的老张头和一个绰号叫周大赖的,也70多岁。两个人经常到一起,提到法轮功时就没好话,还经常烧毁大法真相传单,周说:“法轮功给的东西我不看,见着不撕就烧火。”张帮腔说:“不理他那些事,别听他们的……”。曾经有人善意的劝他们:“你别乱说,对自己不好……”。他们不以为然,2004年周大赖出车祸让汽车压死了。老张头得病瘫痪在床至今不能自理。

父老乡亲们,生命是珍贵;恶报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所愿意看到的。法轮功在世界上80多个国家广泛的传播,获得两千五百多项褒奖,被誉为“高德大法”,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是慈悲的,不忍心看到生命无辜的成为共产恶党的殉葬品。在整理这些事例时,心情非常沉重,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仍在给中共恶党充当迫害工具的人们、警察和政府官员,所以整理出这几例恶报案例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警醒,引以为戒,因为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迫害大法必遭恶报。希望参与迫害者,明白自己的危险处境,立即停止行恶,静思己过,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给自己选择一个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