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当时看《转法轮》真是如饥似渴,连吃饭时都不愿放下。用了两天两夜时间看完一遍《转法轮》后,我高兴的简直要欢呼、要跳跃,原来百思不解的一切都明白了。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根本的佛法,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从此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由原来的一身病,变成了一身轻。炼功七天,全身病不翼而飞。

在修炼过程中,我和我的家人、亲戚、朋友遇到不少神事,为证实大法仅举几例。

门铃响了

刚修炼时,初次到炼功点学法,同修们讲体会,我半信半疑。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我家的门铃坏了,要是一按它响了,我就相信。结果一按,真的响了。中午,修门铃的人来了,说里边电线断了有一公分。我开始领会到大法的神奇:线断了,门铃居然能响,用现代的科学是解释不了的。但这却是事实。

九天下楼

丈夫患有高血压,动脉硬化,经常头疼。我劝他学法,他看书后,一本书没看完,五套功法动作还没完全学会,头疼病就好了。

丈夫平时爱玩麻将,头不疼了后,晚上经常玩到半夜。我告诉他修炼是严肃的,一定要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他不听劝告,把学法炼功放在了一边。结果后来得了脑溢血,進了医院,动了手术。昏迷了几天之后,人们都以为没救了,师父慈悲救度,他又醒过来了。出院时坐不住,站不稳,医生说最少也要躺半年。结果回家后,他听师父讲法录音,只躺三、四天,就能让人扶着起来上厕所,七天在室内活动,第九天下楼锻炼,二十三天就能坐车上班了。单位的人都说太神奇了。

净化身体

师父讲的话都是法,没有虚言。二零零三年,有一次师父给我丈夫清理身体,从尿道排脏血,开始是尿血水,后来是排血块,一共排了两天两夜,有的便到厕所里,有的来不及,就便到各屋的盆、脏水桶里、报纸上,如果集中在一起,足有大半盆。那个过程中,心性达到了那个位置,使我真正体验到了沐浴在大法的阳光之中的幸福感。特别是夜晚,夜深人静,我家当时灯火通明,录音机放着“普度”音乐,同修在各自的家中帮助我们发正念。当时,我们俩没有一点怕心,只想到是师父在为弟子净化身体,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殊胜感。排完后,丈夫一身轻,原来走路拖拉的腿,能抬起很高。医生说,他能恢复那么快,在医学史上是个奇迹。家里人也都认识到大法使他的生命得到延续。

回家得法

真是法度有缘人,我表妹夫四十多岁,人很善良,乐于助人,思想单纯。原来在外地打工,因为心脏病严重,不能躺下睡觉,经常坐着、站着,有时头疼,疼的头上起包。挣点钱都用来治病,也没治好。

表妹夫怕死在外地,二零零二年回到老家。到家后,我们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明白后说:“那不反对政府,还不用花钱,就炼呗。”就这一念,他当天晚上听了几页《转法轮》就睡了一夜好觉。他逢人就讲:好几年没这么躺下睡觉了。第二天他开始学炼功,炼第五套功法时,坐那儿就能静下来,还能双盘。净化身体时,他连续七天排便,排到最后,真的是黑的,象脓一样的东西。有人劝他吃药,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

他原来胃病严重,每次只吃半小碗饭。有一天,他梦见师父,给他一个苹果,他吃了一小口,然后吐出一块硬东西。表妹夫醒来后,天还没亮,就让表妹做饭,当时就吃了两碗饭。又过了几天,也是在梦中,表妹夫看见自己头上的包开始流脓,流血,然后飞出好多麻雀。从此头不疼了。从那以后,表妹夫一直能吃能喝,干活也不觉得累。

七十得法

我姑姑今年七十多岁,一生尽吃苦,精神压力大,疾病满身,经常叹息自己命运不好。但她心地善良,从不占别人的便宜,总是知恩必报。

二零零四年,我告诉姑姑相信大法好,会有福报。她看到我的变化,毫不迟疑的说:“孩子,你说的话,我相信。”后来请了宝书《转法轮》,她认真的一字不落的看。原来腿疼,在平地上走都费劲,看书后,现在上六楼,比她女儿走的都快,精神状态也好了,人也年轻了许多。真是托大法的福,没想到七十多岁得了福报。

癌症无影无踪

同事小杨的母亲得了壶腹癌,从本地医院转入省城医院,诊断结果相同,决定第二天手术。

小杨急的直哭,突然想起了我送给她的大法护身符,立即告诉她母亲:“心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会救你。”

她母亲正在绝望之时,一下精神起来,她们母女俩一夜未合眼,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手术之前做核磁共振检查,发现病灶无影无踪,什么病也没有了。老太太的儿子觉得奇怪:昨天那么严重今天怎么好了呢?老太太从衣服兜里掏出护身符告诉儿子:“我和你妹妹念了一宿大法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小杨全家都知道了此事,也都在向人们诉说着这真实的神话故事。

正念正行

有一次,我被抓進看守所。让填什么表、照像、按手印,我就站那发正念,一会儿那个女管教说:“我头怎么这么疼啊,是没睡好觉?”后来她对我说:“你也一样,到这儿都一样。”我理直气壮的说:“这是对待罪犯,我没犯罪,宪法上写的信仰自由,我坚决不能填,我没犯法。他们把我抓来了,已经犯罪了,再让我做这些,你们也跟着犯罪了。”那个管教说“不填回吧”,然后带其他人照像去了。真是有师在有法在,一正压百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