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公安执法犯法 侵犯妇女儿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最近,湖北省武汉市警方批捕了参加少儿英文补习课程的两名老师和一位学生家长:陈曼、胡慧芳、周肖军。为什么学生学习,老师授课,就能导致被捕?还不放过学生的家长?到底这件事情孰是孰非?

2008年2月11日下午,在武汉市武昌区余家头发生了一宗匪夷所思的事件。这一天是大年初五,在武昌区余家头柴林宾馆两间客房内,一群孩子在他们的英语教师陈曼的带领下,正开展他们的少儿培优活动,内容是英语补习和传统文化教育。突然,一群身着制服全副武装的警察破门而入,伴随着它们恐怖的声音,孩子们的天真可爱的笑脸瞬间凝固,转而变成一片惊慌的哭喊声。

陈曼是一名英语教师,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她开办的英语培优班上,不仅教孩子们学英语,也会教他们一些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教孩子们要做一个诚实、善良、宽容待人的好孩子。许多家长有感于当今社会风气败坏,孩子在学校里往往会受很多不良习气影响,如学会攀比、虚荣、说谎、骂人、打架,互相欺负、占别人便宜等等,为了使自己的孩子能够不仅学习好,而且能够人品也好,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还能保留孩子应有的纯真、明辨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真正的传统文化、做人的标准,能够体验一个远离当今社会不良习气污染的纯净的学习环境,这些家长很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参加陈曼老师的英语补习班。

时值寒假,陈曼老师经过家长同意,决定为自己英语补习班上的孩子们办一个为期两天的、有家长陪同的教学活动,活动内容包括少儿英语教学、传统文化教育、怎样做一个诚实、善良、宽容待人的好孩子等,同时通过修炼者经过实践证明效果显著的五套功法动作调和身心。

2008年2月11日,大年初五,陈曼的朋友熊英姿通过正常手续办理了武昌柴林宾馆九零六号房间的租用手续,作为此次活动的场地,参与的孩子有16人,年龄多在10岁左右,他们的家长有些自己也是法轮功修炼者,有些虽不修炼但了解法轮功真相,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有益身心健康,愿意自己的孩子受些好的影响,自愿带孩子来参加这个教学活动。

当天上午,胡慧芳带着孩子们到柴林宾馆对面的“古唐民风”餐饮店高高兴兴的吃了早餐,“古唐民风”餐饮店的老板周肖军自己的孩子也参加了此次教学活动。整个上午,活动过程美好、纯净、祥和,主办者还进行了摄像。

就在当日下午午休过后,突然大批穿着制服的公安干警气势汹汹、煞有介事的闯进了“冬令营”活动的房间,不由分说、蛮横的把孩子和家长们分别赶到不同的房间隔离开来,抢走了用于教学的手提电脑,和家用摄像机。

顿时孩子们的惊慌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混杂着警察的照相机的闪光和拍照声,恶警们对那些被与家长隔离开来的小孩大声吼叫,威逼、哄骗每个孩子说出其家长和自己的名字、具体情况并登记,说一个才让家长领走一个。


9岁的青青

最后留下的孩子是9岁的青青,其实她的妈妈胡慧芳正在隔壁被控制,英语老师陈曼和她的朋友熊英姿也被扣留。青青不想说出母亲的名字,倒并不是这个孩子有多坚强,而是因为她在四岁时就曾经历过令人心碎的一幕:当时她的父亲因信仰“真、善、忍”而被警察绑架,警察有意当着小青青面把她父亲张伟(武汉市青山区学员)双手反扭,并打翻在地上,孩子当时惊吓得大哭,只要尚有丝毫良心的人都不忍再目睹下去,但那些打人者竟没有丝毫的手软。这件事情给年幼的孩子造成极大的刺激,很长一段时间见了生人都感到恐惧害怕。而今天发生的这一幕,让孩子又回到那种极度恐惧之中。

当天经过胡慧芳的交涉,青青暂时和她的妈妈一同回到家中,英语老师陈曼和她的朋友熊英姿却被警察连夜送往位于东西湖的妇教所拘留。陈曼家中只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母一人度日,无人照料,陈曼被非法关押后,这些邪恶的“司法机构”对她母亲一直没有任何形式的通知,老人一直不知自己的女儿被关押在何处。我们不禁要问:这些老百姓用纳税钱养活的、成天宣传“人民警察为人民”、“匡扶正义”、“除暴安良、见义勇为”的人民警察、国保干警们,其所能就表现在对付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真善忍为原则,真心要求向善的好人和弱势人群上面吗?

噩梦并未完结,一个多星期以后,2月19日,一群身着便衣的人,一大早又来到青青家,当着她的面,暴力绑架了她的妈妈胡慧芳。他们不敢堂堂正正穿着制服,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当着很多街坊邻居的面,恶徒们根本是毫无顾忌的行凶,两个男恶警把青青妈妈夹在中间,一边向外走,一边用大力将胡慧芳的胳膊扭到身后,并将她的头用力压住,使她不由疼的大叫。青青的爸爸当时在广西老家,家中只有母女俩人,恶警根本不顾青青只有9岁,无人照料,将她一人留在了家中,无人理会孩子惊恐的大声哭叫,左邻右舍也无人敢管,可怜的孩子眼看着妈妈从身边被暴徒绑架而去,家中再无别人,只好将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而不远处派出所门口的宣传画上,一个警察叔叔面带笑容正牵着小朋友的手过马路。

时隔不久,于2008年2月28日,恶警们又非法绑架了“古唐民风”餐饮店的老板周肖军,当时他正在水果湖附近,开车上班的途中,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对家属的通知,被送往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后又被秘密转到汉口二道棚洗脑班非法拘禁。一直到2008年5月9日被宣布拘捕,其间周肖军的老母亲多次到武汉市公安局、610办公室、派出所等地查询,要求见到她唯一的儿子,可是这些政府机构互相推脱,谁也不愿负责表态,背地里,却又费尽心思胡编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想要强加在周肖军头上,想为他们荒唐的行动寻找借口,周肖军现被无理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胡慧芳则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半个多月后被放回家中,5月7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的恶警再次来到她家,这一次摆出伪善的面孔,胡慧芳信以为真的在给家人留下的字条中写道:没有事,去几天就会回来。然而时隔两天(5月10日),胡慧芳的家属接到了所谓“批捕通知书”。

至此,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为了捞取政绩,制造伪证,陷害无辜,为了配合恶党所谓奥运稳定的借口作出一点“成绩”,可以肆意制造“不稳定”,可以大肆打压良善百姓、制造恐怖,于2008年5月9日和10日,宣布所谓“批捕”陈曼、周肖军、胡慧芳。另有家长由于此事被恶警们上门骚扰而被强送洗脑班非法拘禁,还有家长被迫流离失所。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如此荒唐,实在不明白当局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大动干戈?到底在害怕什么?司法部门办的每一个案子都是花的纳税人的钱,他们的所为又是怎样的呢?为一群孩子办补习英语和传统文化的冬令营会威胁到任何什么人呢?说白了教自己的孩子做好人到底有什么错,为什么共产党这么害怕真善忍、这么害怕传统文化的复归,而且如此的丧失人性抓捕。中国自古就讲“教书育人”、“读书明理”,不仅单纯叫孩子掌握知识技能,同时也应培养孩子的品德,教孩子明辨是非,坚持真理,不要被权势、利益、及各种不道德的从众行为所影响带动,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才会成为真正的国家栋梁,这样对社会也是有利的,我们的国家不需要这样的人才吗?

据了解,恶警们反复酝酿想要强加的罪名居然是“蓄谋从少儿开始推翻国家政权”,他们敢公开现场录像内容吗,让所有人看看到底有没有他们想要的内容在里面!这个国家政权竟然脆弱到了教孩子学习传统文化,保持纯真、诚实、善良、宽容待人,明辨是非,就可以推翻政权的程度了吗?而教孩子诚实、善良、宽容待人、锻炼身体,又与国家政权有什么关系呢?而根据法律条文,可以看到,这次事件真正犯法的正是这些所谓的执法警察(参照《妇女儿童保护法》第三十四条。《宪法》第36条、《刑法》第234条、《刑法》第238条、《刑法》第245条、《刑法》第247条、《刑法》第305条的规定)。

再让我们看看这些让警方大动干戈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陈曼:四十三岁,大学文化,主修英语,是一个优雅正直的职业女性。曾任涉外学校英文教师,亦是室内设计师。陈曼从小体弱多病,四肢无力,整个身心饱受疾病之苦,给整个家庭带来极大的负担。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病状都消失了,得法后,陈曼在单位对待工作更加认真负责,对领导分配的任务兢兢业业,得到学校师生的一致好评。陈曼曾参与设计多家大型室内项目,在圈内有口皆碑。亦和她先生自己创办一家公司,然而先生张伟杰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绑架,公司暂停营业。法轮功被无理迫害后,陈曼被单位开除,为了维持家庭生活,陈曼四处奔波操劳,又为了照料年迈体弱的母亲,不得不丢下工作休假在家。因公开被绑架并关押在洗脑班的丈夫张伟杰的情况,而被中共非法关押长达三个多月。陈曼受尽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仅隔三个多月,又再次被抓。丈夫被非法劳教一年,还在劳教所遭受折磨。现在家中只留身体有病的母亲无人照顾,远在他乡的女儿生活没有着落,学费无人负担。

周肖军:三十九岁,大学文化,修炼法轮大法前,抽烟、喝酒、赌博样样来,修炼法轮大法后,由于注重心性的修炼,这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很快就去的一干二净。他对待老人非常孝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街坊邻里称赞有加,一家人生活非常幸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被谎言构陷,无理打压,周肖军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市政府去上访,被绑架至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监视居住十天,同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途中被绑架至武昌洗脑班,于二零零零年一月放回家中。二零零一年又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处四年徒刑,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二零零四年八月到期回家。在这几年的迫害期间,他的家庭遭受很大的打击,生意无人打理,高息借款无法偿还,年迈的父母靠经营的面包店勉强维持生活,借款由于年复一年日渐增高,父母不堪重负,变卖了家里唯一值钱的祖屋。一家人无处居住,只好租房生活。到周肖军回到家中,已经负债一百多万,周肖军不忍看到父母痛苦的生活,顾不上还没恢复健康的身体,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靠亲朋好友资助下开了一家餐饮店。由于生活、债务加上房贷的压力,为了摆脱困境,能让亲朋好友心安,周肖军夜以继日、不辞劳苦的拼命工作。是一个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楷模,经营的餐饮店越来越红火,福泽四方。

胡慧芳:四十六岁,传统中国女性,修炼法轮功前,身体虚弱,由于疾病的折磨,她经常对别人发脾气。修炼大法后不久,她变的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干什么活都不觉的累。使她受益更大的是,她懂得了按“真善忍”的标准处处做一个好人,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好,工作起来得心应手,早来晚走,得到同事们的很多赞扬。99年以后,胡慧芳和先生因信仰“真善忍”,在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邪恶指令下,被整得双双失去了工作,现在夜市以摆地摊为生。但她不放弃对女儿的培育,最大的希望让孩子受到最好的道德以及文化教育,望子成才。

好人被迫害,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们涉及了法轮功“真善忍”的修炼。近10年来,在中国,法轮功一直被反复造谣和污蔑,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10年来也承受了世人无法想象的残酷迫害。可是真相终究是遮掩不住的,在法轮功修炼者的承受与坚持之下,越来越多的世人知道了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大法传遍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海外各国政府及各界三千多项褒奖和支持,大法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出版发行。

法轮功是修炼,是不求世间权力的,更不会求得政治上的地位,正是因为法轮功教人向善和在提高人们身心健康等方面神奇而又显著的效果,使之在中国以至全世界范围迅速传播开来,从1992年传出后,一直受到社会各界及媒体的广泛好评,乔石经过调查后,曾经评论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到1999年迫害之前,几年之间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就达到一亿之众(中共有关部门数字7000万)。当时的当权者江泽民的极大妒忌和恐慌,不顾众议强行推行镇压政策,秘密自行成立一个凌驾于法律和公检法机构之上的610组织,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其性质类似文革时期的“中央文革小组”。由于长期深入搜寻打击借口而不得,只好自导自演破绽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杀人、自杀等诸多骗局。而在世界其它80多个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国家和地区,以及镇压之前的中国,都找不到类似事例。其中“天安门自焚案”早已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确定为由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伪案,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声明指出:“中共当局企图以自焚事件为证据诬陷法轮功,而我们得到的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中共当局一手编造、导演的。有兴趣者可来领取该录像的拷贝。”该声明已在联合国备案(网址: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9/9/13711.html)。例如“天安门的自焚案”中的王进东,人都烧成那样了,竟然还能安坐在那里,脸和衣服都烧成那个颜色了,而最易被烧的眉毛、头发竟还齐刷刷的完好无损,而且他两腿之间的那个据中共电视台称盛满汽油的塑料汽水瓶甚至都没变形;那个刘思影,据cctv称全身重度烧伤,烧伤率高达40%以上,却被绷带包的严严实实的,怎么换药呢?完全违反烧伤处理的基本知识。护士和采访记者未穿任何防护服进入病房,用满是细菌的话筒对她进行采访;做了切开喉管手术后,她竟然还能底气十足的唱歌来,种种漏洞,也实在太明显了。

目前,中共为了转移民众对中共以奥运稳定为借口隐瞒压制地震预报、震区学校的“豆腐渣”工程、关键的72小时内阻止外援、钳制舆论、贪污善款,却把震灾当作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大好机会,实则视人命如草芥……等等的诸多怨愤,又搬出不堪推敲的所谓法轮功杀人伪案及所谓海外法轮功捣乱赈灾捐款来转移民众的愤怒,甚至阴险的把法轮功学员和退党义工打出的“天灭中共”、“天佑中华”的横幅歪曲成“天灭中国”,然而随着中共纽约总领事彭克玉承认是他本人亲自策动法拉盛围攻法轮功活动的录音被曝光,中共这回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善恶有报是经过历史和无数事例验证的不变的天理,不会因为共产党破坏了传统文化而改变。河北警察何雪健因强奸与其母亲年龄相仿的法轮功学员,遭判刑八年,患上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被全部切除,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遭受煎熬,曾三次自杀未遂,成为现世现报中“生不如死”的活见证。

原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张伯源于2005年6月28日因肝癌死亡。年仅50多岁。张伯源作为一个专门从事刑事案件审查工作的专家,在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后,虽然已明显感到公安局搞的许多法轮功案件都是经不起审查的,对许多明显违背法律精神的做法也很不理解,但却没有坚持原则,仍然听命于610机构,批准逮捕了许多上访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当地大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遭受严重迫害,造下了深重的罪业。虽然花费了巨额医疗费,最终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武汉市江汉区妙墩社区原书记卢跃华因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被市610评为先进个人。她曾在一次揭批法轮功的大会上公然叫嚣:“只要跟共产党对着干的,都将撞得头破血流……”。结果2004年3月。她与社区主任张忠明骑摩托车穿过人行道时,被汽车撞得头破血流,她头上缝了8针,肋骨撞断了几根,张忠明腿被撞断。这还不说,后来他二人又被免去书记、主任的职务。

武汉武昌区杨园洗脑班三恶首接连遭恶报:恶首之一胡宗述,2006年8月在交通事故中当场毙命。恶首之二胡善萍(女),2006年年初因精神突然失常,被610规劝回家,半个月后恢复,她本人后来已不要求再回洗脑班。恶首之三陈崎屹,近一年来浑身不适,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只能劝其减肥来缓解病情,别无他法。很多被迫害的学员都说,人非要做坏事,只有天治了。

2005年5月29日《楚天都市报》头版头条刊登的所谓《硬汉民警》杨济军其实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警杨济军现是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东亭派出所的民警,嗜好喝酒。2001年杨某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期间,杨某经常酒后殴打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杨济军非常狂妄,对法轮功学员说的“善恶有报”的忠告不听不信。不久报应殃及家人,2002年其妻携子在过人行道斑马线时,被公交汽车撞倒,杨济军妻子当场死亡,儿子重伤,杨某的父亲也因此事受刺激中风变成老年痴呆。三年后“善恶有报”应验在杨济军本人身上,2005年5月24日,年仅42岁正值壮年的杨济军突发脑溢血,做了两次开颅手术。

湖北省黄冈市第二任610办公室主任王克武,上任第二年就患了肝癌,住医院近一年时间。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劝善,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没当一回事。今年清明节的前三天他死了。王克武的前任,黄冈市610办第一任主任、市委副秘书长张石明,也因突患心脏病于今年2月13日死亡。不到两个月,迫害法轮功的两个610主任相继过世。当地的老百姓都在议论纷纷,有的说苍天有眼,有的说善恶有报。不少当官的也在议论:这真巧。这真是巧合吗?对于一个生命来说,选择行善或作恶真的无关紧要吗?这些弃恶从善得福报和从恶而终遭恶报的真实故事,五年多来一直都在发生。

辽宁某地610负责人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患了严重肝炎。他曾去北京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回家又继续长期治疗,但病情始终不见好转。认识他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痛下决心,放弃了610工作并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几个月后,病情迅速好转,再经复查,几项肝功能指标均已恢复正常。法轮功学员告诉世人真相,让人们别再助纣为虐,就是希望人们远离这种灾难和痛苦。

我们衷心希望那些至今还在死心塌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否则,成为江氏的殉葬品就悔之晚矣。

古人云:“顺天意者昌,逆天意者亡”,仅2008年年初南方大雪灾、全国范围大量惊现手足口病的传播、武汉市的米粉中毒事件、山东火车相撞事件、四川发生百年难遇的8.0级地震波及半个中国,等等这一桩桩惊人的事例,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我们怜悯那些深陷灾难的生命,然而灾难的发生同时也是为了警醒沉迷的世人,避免类似的悲剧再度发生,重德行善,才会苍生有望。古今中外的许多预言,如:《圣经启示录》、《推背图》等都在告诫人们历史的今天大难即将来临。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省境内平塘县惊现的亿年藏字石,横断面上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更明确的向世人昭示,天要灭中共。日益觉醒的中国民众纷纷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的共青团、少先队等组织,自救保命,不做中共的陪葬品(到2008年5月两年多时间到海外退党网站声明三退的人数已超过3700万)。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教导孩子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而武汉市的干警们以服从上级命令为由迫害这些法轮功学员,是真正的违背天理,是在害人害己,葬送自己的未来呀。

随着人们对法轮功真相及中共本质的了解,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开始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仗义执言。我们也真诚的希望武汉市各级领导、“六一零”、公、检、法、司全体执法人员都能凭着自己的良心正确、客观、公正的对待这件事情,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陈曼、周肖军、胡慧芳,也是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样才能为自己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争取到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