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我是在工地打工的,三天两天就换工地,使我能更多的接触到世人。我抓住一切机会去讲,把讲真相溶入到生活中,象吃饭穿衣一样自然,时时处处救度有缘人。见了常人,第一念就是我要把真相告诉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只要心里一心想要讲,就会有机会,是师父在帮。不能强加给常人什么,我们只是讲清真相,善意的去做。认同不认同,退不退,是世人在选择未来。但是我们必须给世人一个选择的机会。

有一次在一个工地时间长了点,大概一个月。我天天给他们讲,讲了很多问题,他们明白真相后对我特别好,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知道这不是对我好,而是他们的善心出来了。心性好坏影响着讲真相。心性好的时候,连不认识的人都高兴的主动跟你说话,这样能更好的讲,他们也容易接受。

讲真相要把心放正,真正为了别人而做。一个人可能代表一个庞大的天体,他的淘汰就是他对应天体的淘汰。我知道世人代表天体中的神佛,看到他们迷在这里,不认同大法而哭泣,盼望他们能了解真相,早日得法,圆满回归。我们怎么能不去救他们!有一次,工地来了一伙人,看样子是社会混子,他们叫停工,向老板要钱,老板跑了,他们也不走,我想不给他们讲了,他们也不讲理。但又一想,他们也是为法而来,谁知到了一块,他们却很客气,他们的头主动过来给我说话,我给他讲了真相。

讲真相也是提高的过程,提高心性、能更好的讲真相。有次我身体十分难受,在打工中遇上了生人,我想应该马上把真相讲给他们,说不定只是一面之缘,他们生生世世也是为法而来,这一面之缘就是来听我讲真相给他们听。我把真相讲给他们听之后,发现身体也不知不觉的好了。还有一次同样身体难受了,心里想应该讲了,无形中有了一念:讲了身体就会好,可讲了之后,我在床上趴了两天。为什么两次差异有如此之大,就是上一次为了别人,而这一次是为了自己身体好的私心,旧势力就钻空子。

改变常人观念。常人是受外在的环境影响(得失)而使自己内心发生变化。我们是通过同化大法,心性的转变提高,内在的变化,影响着改变着周围的环境。自己的归正,环境也在归正。怕心是修去的,而不是躲去的。讲真相时有怕心,可以发正念清理,多学法,越讲环境越好。人心少了,魔难也少了。人心多了就有麻烦。比如一个同修晚上出去证实法,因为有怕心,其实越怕越有麻烦,结果招来几个公安追赶。谁知好不容易跑远,他们又坐着车追来。看来跑是不行了,只好站在一个门口边。这时心倒放下来了,没有了怕心,心想: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结果那车就开走了。

在家不远处,墙上写着“法轮大法好”。自己心性好时,没人敢动。当心性有问题了,就会有人来涂抹,只好晚上用水洗净,这就是心性问题招来的麻烦。我家靠我一个人打工为生,过的紧紧巴巴,那时资料点正需要资金,我想生活再苦,也得向资料点捐钱,家人孩子受点苦对他们将来有好处。谁知从捐钱以后,家中收入开始增加,生活比以前更好了。邪恶对证实法的资金是挡不住的。有时证实法做的顺一些,是不会想什么迫害赶紧结束或什么时间问题。我们都做的好,邪恶会自灭,迫害马上结束。

我们可以学大法得到身体好,变成好的人,家庭环境条件得到改善等,这些是让我们证实大法的。

很多人对大法不理解,是因为没有接触大法、没见过炼大法的。在讲时我一般告诉他们我就是修大法的,叫他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没什么特殊,只是在做一个好人,在向善。这样一来,自己必须用大法来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给大法抹黑。这样又证实了大法,又提高了自己,真是两全其美。

我体会到《转法轮》中有正法進程的内涵。从正法开始,到正法结束,我们应该怎么做,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了。“七二零”后,自己有两年没证实法,只是在家看大法书,结果看来看去,看不出更深的内涵;后来开始证实法,再看《转法轮》就不一样了。

我问妻子,我们成立学法小组,每天学法是为了什么?妻子说:同化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回归之路,每个同修都知道,可做起来为什么那么不易。一念之差,天地之别。如:学法为了提高,证实法为了威德,发正念为了自己安全,这个“私”藏在骨头里,有时并不是那么好察觉的,必须多学法,真正同化大法。

我们的一切来自于大法。做好三件事,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回归之路。学不好法,什么都做不好。证实法讲真相是我们实修的部份,不实修就理解不了大法更好的内涵。在证实法中实修,不可能事事都做的那么正,那就要多发正念,发正念清理干扰,又可以静心学法。

被别的同修带出来证实法的同修,或被正法之势带动下走出来的同修,我们应该看一看自己,是不是在法上认识法了。零六年底,我认识了一个外地同修,在同修建议下,我下定决心建立家庭资料点。但当时,家里资金几乎为零,对于电脑我和妻子一窍不通,好在上学的孩子懂一点技术。我计划向别人借钱,谁知正好亲戚也想买电脑,听说我们也要买,就买回来两台,先送给我们一台。就这样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成立资料点。当时没上网,外地同修借来U盘。可没几天,他因有事不管了,我说怎么办啊。又一想师父会帮,当天有一个给我送过资料的同修有事找我,见面后一说,她很快找来技术同修,帮我们解决如何上网等一些问题。我们现在基本可独立运行。回想当时一无资金,二无技术,可我们有一个一心想证实法的愿望,我们建立资料点是那么不费心不费力,一切都是那么自自然然,是师父在帮做。

今年五月的一天,邪党不法公安打来电话说晚上来我家。正好我们计划晚上出去散资料,我们决定:计划不变,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师父自有安排。结果资料也散了,公安也不来了。走师父安排的路,事情就这么简简单单,平平常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