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冰雹中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六月三日下午,一股超强的狂风冰雹突袭中原大地(国内很多媒体均有报导)。下午近五时,黑云翻滚着从西北方向压向周口大地。原本晴好的天空,恍如黑夜。几乎是同时,狂风裹挟着冰雹,一起袭来。行人纷纷躲避不及,多有被冰雹砸伤者。风过处,有些树木成排的被吹倒;楼顶的电视天线(俗称锅)、石棉瓦、门楣上的广告招牌被风撕扯得满空乱飞;沙颍河旁的两排路灯被拦腰折断。

在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中,发生了诸多奇异的事。特撷几则有意义的小事……

飓风有眼

大法弟子凤娥(化名)家院门前有一棵直径约六十公分的杨树。早想把这棵树除掉,又怕影响到自己和邻家的房子。这场暴风把凤娥家的这棵大杨树也吹倒了。狂风冰雹过后,大家都走出来,想舒解一下刚刚紧绷的心情,同时查看一下自家的损失。有的说谁家的房瓦被掀了,也有说谁家的玻璃吹烂了,还有的说路口那家弹棉花的房子被树砸塌了,只是没伤着人。村民看到凤娥家门前倒的这棵大杨树无不称奇,原来这棵大杨树不偏不倚的可巧躺倒在胡同里,稍偏一点就要伤到房子了。

前面的邻居王华走过来看看树,看看自己的房子,有点不敢相信。抬头见二蛋走过来,问二蛋:“刮风那会儿你在干啥?”二蛋说:“我看那黑风一来,刮的这个猛呀。我一想,乖乖,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雨,保不住要地震吧?我就往院里跑。谁知道雨里还有冰雹,砸的我抱头就跑屋里去了。找把伞我又跑出来了。”王华和凤娥笑的直不起腰。

凤娥说:“四川地震前,老百姓传说有地震,要住外面。老共说,没有地震,还是家里安全,结果来了地震。冰雹来了谁不往屋里跑,你倒好,往外跑。”

王华搔搔头走过来对凤娥说:“嫂子,你以前给我说,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师父就会保佑,我还有点不信。这回看到你家这棵树,我是彻底服了。抬着摆也弄不到这个程度。你看到没有?树从你家院墙根上倒下,这么大的树,你家院墙的根基一点裂纹都没有。这不是神佑是什么?”

二蛋也直说:“我还没注意哩。这树象长了眼睛一样,咋这么巧。婶子,真的有神吗?真的是要‘天灭中共’吗?”

凤娥说:“‘天灭中共’可提了好几年了。只有退出它的相关组织才能保全性命啊!”

二蛋说:“那我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神韵光盘带来的福份

大法弟子洪斌回家收麦,随手带了几张真相光盘。一进村碰到初中时的同学大伟。寒暄几句后,洪斌拿出一套神韵新年晚会的光碟给大伟,说了一句:“回家好好看看,这可是世界水准的演出啊。”临走又补充一句:“中共禁演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抽空找你说话。”

大伟进家门,见媳妇巧云正在磨镰,说:“就剩那一点了,明天再去割吧。”巧云说:“刚才小巧打电话,问咱的麦收完没。她家滩地的那片麦全倒了,收割机收不了,请咱明天去帮忙哩。”大伟说:“咱那一点地,五点去收也不迟,现在还不到三点呢,我先歇会儿。你磨完镰到咱娘家看看。”

进了屋,大伟把电视和VCD打开,放进光盘,坐在沙发上看起来。画面一出来,“2008年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大伟就为之一震。往下看,第一个节目是《创世》:天国世界的神佛为了宇宙的正法下凡世间,开创盛世。大伟说不出的激动,里面的内容全看懂了。接着往下看,一出比一出好。演员的纯净和甜美、婉约和善良,音乐的深邃,色彩的鲜艳和亮丽,一切仿佛是天国的情境。看着看着,大伟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巧云进屋时,见大伟看的正入神,就说了一句:“我先拉着架子车走,等会儿你再去吧。”大伟“嗯”了一声。

大伟正在看《觉醒》,看到警察毒打大法弟子时,大伟把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看到围观的群众忍无可忍共同起来制止恶警行凶时,大伟的心情格外的痛快。看到大伙对真、善、忍的敬仰时,大伟在心里默默的念颂着“真、善、忍”。当演员们齐齐的坐在舞台上,演员的背后,从背景上无限的延展出大法弟子静坐炼功的场面时,大伟的内心再一次的被震撼了。他感受到了一股力量,这是一股正的力量,这股力量太强大了,几乎要把他整个人凭空托起。

还有一点没有看完,大伟极不情愿的关掉机子。边骑车边回味着晚会的内容。起风了,他没有在意,冰雹砸到头上时,他才一激灵。骑车想往家赶,又想起了地里的妻子。一棵五十多公分的桐树被狂风连根撅起,照着他砸了过来。当时的能见度太低,又被风封住了双眼,大伟是连车带人被砸在了树下。不过大伟倒是很清醒的,压在树下的他就往出爬。前身刚出来,能躬起身的时候,又一棵同样粗的桐树照着他又砸了下来。前棵桐树有一枝树杈正顶着小腹上部,再次被砸倒的大伟还是没感到痛。钻出来再看看这两棵桐树,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是怎么爬出来的,怎么能安然无恙?车子被砸扁了,拽也拽不出来。

一会儿,风停了,雨住了,天空又放晴了。一切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不可思议。巧云拉着车子走了过来,看到大伟身上的泥土和树下的车子,啥都明白了。大伟问她:“刚才你咋样?”巧云说:“风一来,吹的人站不住,就只好蹲下身子,冷子(指冰雹)一下来,我就钻进架子车底下去了。”

俩口子试着拽车子,还是拽不出来,就只好回家了。大伟想继续看光碟,一开电视停电了。晚上躺在床上,大伟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起了光碟上有一个舞蹈是《善念结佛缘》,讲的是两个玩世不恭的青年,因为简简单单的一个善念,得到了神佛的点化。他用胳膊轻轻碰了碰媳妇:“你信神佛吗?你说今儿这事怎么这么奇怪?车子都砸成那样了,我一点事没有。保不住是神韵光盘给我带来的福气。嗯,对,肯定是神韵里演的神佛救了我。”

巧云听他说的有点蹊跷,嫌他有点神神叨叨的,但一想今儿个的事也真有点神奇,就说了一句:“真的有那么神吗?赶明儿个我也看一看。”

第二天来电了,俩口子坐下来看光碟。碟子还没放完,巧云就说了:“昨天咱俩口子有惊无险,不是无缘无故的,肯定是因为你看了神韵。这里面演的全是真的,真的是得到了神佛的保佑!”

“老干部”灾后吐真言

老张可是个老干部了。资格老、级别高,人缘又好,可谓德高望重。虽退休多年,生性淡泊的他倒也落得个清闲自在,下下棋、钓钓鱼、聊聊天,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这么多年,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是他的女儿修炼法轮功。

法轮功好不好?好,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迫害法轮功前他特意了解过法轮功,看过大法的书。一开始打压法轮功,他就站在了中共的立场上了。但是有一点,对外,他绝口不提法轮功的一个不字。对女儿,他也坚决不承认女儿给他讲的所有有关法轮功的好处。就这样僵持了许多年。

看到父亲如此的顽固,做女儿的不知如何是好。给妈妈讲法轮功的真相,想让妈妈背地里说说爸爸。做母亲的怎能不理解女儿的心意,何况自己以前也炼过几天法轮功。有时,老伴给他想扯扯这方面的事,还没等说呢,老张就把话堵上了:“你没想想,胳膊能拧过大腿吗?你可不能站在小玉的立场上啊。”

也有几次,老张给老伴说:“以前,我想着小玉和我一样,是个拧头。表面上看着挺好的,内心犟着呢!现在看,可不是这样,这闺女对法轮功是真信啊!”

女儿把《九评》放到他的枕头下,等段时间女儿和女婿一块来找他唠家常。还没说几句,老张话里话外听出不对劲儿,这不是明摆着来做我的思想工作的吗?女婿刚说了一句“中共现在贪污腐败……”他眼睛一瞪女婿:“忘了小玉关拘留所的事啦?在家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不好?”女婿说了半截的话给噎了回来。结果还是不欢而散。

走后,老张有点感慨的给老伴说:“看到没?华伟这孩子也给小玉争取过去了。这些年轻人啊,真让人不放心。”

有一天女儿推过来一辆自行车,说是车子上长着优昙婆罗花。之前,女儿给他拿来过有关优昙婆罗花的资料,他还特意查过辞海、词源,也让小孙子在电脑上给他搜索过有关优昙婆罗花的资料。他拿着放大镜看了半天,心里知道这花的神奇,可是话一出口却说成:“优昙婆罗花不是这样的,佛经中不是这样记载的。”

女儿刚要和他争辩,他放下放大镜,站起来走了。

事后,老张给老伴说:“我不是不知道法轮功好。你不顺着她说,她劲还那么大呢。你要是顺着她,保不住她哪一天又上天安门了。”停了一会儿,老张又安排老伴说:“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的态度让小玉知道。这是咱有可能控制她的唯一的一个底线了。”

这天天气好,几个老伙计相约去钓鱼。老张坐在马扎上,气定神闲。虽没钓上几条鱼,但老张垂钓的境界却是很高的,不以收获论英雄,要的就是这种心旷神怡的意境。凉风吹来,老张没有在意,猛然间看到满天的黑云由西北方向袭来:“不好,伙计们,有大雨,快走!”

老张收的快一点,刚把马扎放在车篓里,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就劈头盖脸的袭来。老张惊的有点呆了,但头脑里一下子想起了女儿常安排他的一句话,“遇到危险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这样一想,竟凭空落下一块塑料布来,一下子把他给车子全部罩住了。

老张心里这个激动啊,不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念“佛光普照,天降福布”。当然这后一句是老张自己加上的。那几个老伙计,东西还没收完,暴风雨就来了。看到老张有一块大塑料布护着,想过去,可是风太大,站不起来,只好抱着头蹲在地上,听任狂风和冰雹的蹂躏。

暴风雨虽只有十几分钟,但对于在狂风、冰雹中煎熬的老人们来说却是极其漫长的。风过后,那几个老伙计个个哭丧着脸往家赶,连彼此打招呼的力气都没了。老张虽心疼几个伙计,可是说什么呢?自己被塑料布罩着了,一点损伤没有。不好说就不说了吧,他知道这几个伙计回到家,不在床上躺几天是根本就缓不过劲儿来的。

尽管如此,老张还是高兴的。真是有神佛保佑啊,女儿说的一点都不假啊。回到家,见小玉站在门口,看到他,就喊:“妈,我说我爸没事吧,你看,是不是一点事没有?”

老张见到女儿,想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话一出口却是“佛光普照,天降福布”。坐到沙发上直说:“奇了奇了,真有神佛保佑啊!”女儿让他说说刚才是怎样避雨的。老张就讲他刚才的经过,讲到想起女儿常教他的那句话时,看看女儿却不说了,只说自己念“佛光普照,天降福布”,结果塑料布就来了。

说完,老张就走进卧室,见外孙进来,拉着外孙的手说:“宝啊,多亏你妈炼法轮功啦,法轮功可真好啊!”一抬头见女儿过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女儿说:“爸,我给你起个化名,把党退了吧!”老张直说:“好、好,退了吧!”